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五十八章 吹毛求疵

含生草 劭君 9339 2018-06-24 19:00:00

  上回说到周瑁远对林子苏一番严厉惩戒后,坐回办公桌,开始和林子苏说工作。在办公桌前,林子苏一直站着,面上虽然尽量保持从容,但脚却快疼晕过去了,又不敢动,周瑁远随即道:“董事长在会上都交代了什么事情?”

  林子苏赶紧拿起笔记本,准备翻看,周瑁远冷冷的声音传来:“在我的办公室,不允许员工看着笔记本,跟我汇报工作。张庆东没跟你说吗?”

  林子苏惊愕地微张了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她不想连累张庆东,但这事确实还没来得及说,而且今天才来总裁办,也就半天时间,一上午的时间都在做汇报,根本就来不及交代这些细枝末节。林子苏这样想着,就没回答周瑁远的话。

  “说话!”周瑁远脸色又是一沉,声音非常不客气,严厉至极。林子苏真想把本子当场摔了不干了,然后吼一句“姑奶奶不干了,你爱咋咋滴”……

  但是她不敢,盛怒之下的他,让人不敢和他对着干,这就是他的“狠”!“狠”到让人痛恨,又不能也不敢反抗!这大概就是历史书课本上被批斗的那个——万恶的独裁统治者。

  只是,林子苏也不是个轻易示弱的人,反而是遇强则强,一时压抑不住心里的那股倔气,虽然是认错,但声音却陡然高了一个分贝:“是我忘记了,和主任没关系。”

  周瑁远冷哼了一声,道:“记性不好,我有办法让你记住!把《总裁办规章》抄写二十遍,今天十二点前交给张庆东,晚了的话下个月工资一并扣除!”

  林子苏眼睛都瞪直了,他根本就是不讲道理,故意刁难人!他根本就是挟私报复,恨我跟他发那封邮件,恨我和他划清界限,所以以总裁办规章法办自己,冠冕堂皇,又让人无可辩驳。

  他这样做,难不成是想让自己低头认错主动求和,或者是想杀鸡儆猴整肃总裁办风纪,还是有什么别的用意……

  随即,林子苏似乎回味出他的用意,他这是既罚了我,又警示了张庆东——让他尽快把总裁办规矩交代给我,同时也暗示让他快速交办综合秘书的工作给我……真是一箭双杀,够狠够绝的招儿,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是这么个腹黑男呢?

  林子苏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又敢怒不敢言,只得回应道:“是!”周瑁远这才坐正了身子。

  林子苏担心他又扯什么幺蛾子,没等他再开口,就开始铿锵有力地回应他刚才的问话:

  “在会上,董事长一共说到五点:一,学校组织架构,校长上面增设校董事会,总裁您是董事会主席;二、关于聘请蔡晋,需要总裁您协调安排;三、学期设置,把一年两期改成三期,三个月一期,中间一期进行校招;四、让我先不着急考虑盈利,专心打基础,董事长说他要的是学校的品牌价值;五、董事长提到学校场地问题,总裁您已经让聖总和养老院洽谈收购的事情,今天下午就会有结果,这条是董事长问您,您说的,不是董事长的安排。董事长,最后嘱咐,让总裁您牵头协调和调配资源,让我统筹学校的筹建。”

  周瑁远这才消了一半心气,稍许满意地嗯了一声,语气也稍微正常了些,“上午你的方案,只是一个提案,具体的执行,你准备怎么做?”

  他果然来问目标分解和执行办法了,林子苏心里跳出一万个庆幸来,幸好开完会就向张庆东讨教了疑问。

  而且,中午睡过去前,也理出了一些头绪,心里一有了把握,林子苏的情绪也渐渐镇定下来,先反问道:“我想先请示一下总裁,您想让学校什么时候开学授课?”

  周瑁远先是失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嘲弄的意味,然后将身子靠进白色的真皮大班椅上,领带下摆歪在一边,一只胳膊优雅地搭在扶手上,一只手拿着笔轻击桌面,眼睛紧紧地盯着她,道:“学校是你发起的,你是副校长,这该是你规划,怎么问起我了?”说着,就拿起保温杯抿了水。

  呃,这个杯子……那天在会所,自己拿着喝过水,当时渴得要死要活,也没在意那么多,不想这杯子他竟然是随身携带的,此时看到他拿着杯子喝水,林子苏心里五味杂陈。

  同时,又见他终于露出了笑容,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笑,还是嘲笑,但这让林子苏紧张的心终于有了暂时的放松,听他发问,脑子开始快速思考着对策,不自觉地就咬了嘴唇……

  周瑁远一直在盯着她看,看到她这个动作,便忍不住闭了眼睛,把大班椅转了过去,背对着林子苏,头仰枕在椅背上,然后抬了带腕表的左手狠狠地撩了一下头发,就差那句口头禅“come on”了。

  林子苏看到他这个动作,就知道自己又咬嘴唇了,赶紧放松了唇齿,又看到了他的腕表,赶紧放下双手,藏在办公桌下,准备把腕表取下。

  周瑁远很快就转过他的大班椅,再看她时,见她正低了头在办公桌下做小动作,便知她要干什么,喝令:“不准取!”声音夹带着十足的威慑力。

  林子苏惊了一跳,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一脸“为什么”的惊愕问号射向他。

  阴云密布,又浮到了他的脸上,周瑁远从大班椅里抽出上身,倾靠向办公桌,凌厉的眼神像剑一样杀向她,只听他道:“它会时刻提醒你遵守时间,我对没时间观念的人,是无法容忍的。希望你记住!”

  林子苏不敢违逆,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便抬起手腕,让他看着自己重新戴好腕表。心里却在想:我明天就换了,提醒我时间,也不必非得是你送的表!而且,我从来都是个遵时守约的人,你这完全多此一举!

  周瑁远见她眼珠子骨碌转,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便道:“如果你觉得,这块表,代表了什么特别意思。那好,明天我就给总裁办每个人,都发一块同样的表。我想,这样,会让你收起那些非分的想法。”声音很严厉,又带着几分嘲弄的口吻,一举粉碎了自己内心的“完美计划”。

  林子苏的脸涨得通红,一半是敢怒不敢言,一半则是被他羞辱得无地自容,他竟然猜到了自己所想——因为她确实是在“非分”的想。

  这样想来,真是自己多想了。林子苏知道他素来说一不二,也并不想因为一块表弄得人尽皆知,这岂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林子苏想到这层,这才极其不情愿地回应:“我会一直戴着!”眼神也毫不示弱地和他对阵厮杀。

  周瑁远这才收了阴冷的脸色,抬了抬手,示意她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林子苏这才收了厮杀的眼神,变回正常情态,理了理思路,声音也不再置气,直奔主题:

  “让我做主的话,我准备定在明年3月1日。以3月1号开学为当前第一目标,那么从现在开始,一共有五个月,除去春节的一个月,剩下四个月,准确地说,剩下也就三个半月。三个半月,我们需要完成组织架构、学校装修、人员招聘培训、外部资源协调(包括聘请蔡晋、军训教官、专业商务礼仪培训进驻)、后勤物资采购配置、招生、开学典礼活动七个节点任务。本月最要紧的任务是要敲定组织架构(尤其是校董事会成员名单)和学校装修;十一月,要完成教职员配置方案,并着手教职员招聘工作。同时,和蔡晋老师的朝阳团队、鬼谷基地、商务礼仪机构洽谈合作,这两项月底要全部达成。十二月,制定岗前培训方案,对教职工进行培训,这个我需要和蔡晋老师沟通。同时,本月后勤物资开始采购并进场配置安装,这两项任务,十二月底要全部达成。本月成立招生团队,招生工作全面开展,招生工作一直持续到一月底。一月,主要工作就是招生,建议可以从现在东森各城市公司招募置业顾问,自愿为前提。月底统计学员招生情况,并完成所有学员入学凭证的办理。其次是要完成开学典礼的活动方案,相关活动物料提前设计制作完成。所有筹备工作一月底全部达成。二月,过完年回来,开学典礼活动进入外联对接和执行落地,包括出席嘉宾及媒体邀请,新闻通稿等相关文案全部完成。三月一号,举行开学典礼。这是我的初步构想,我今天会把这些制作成详细的执行方案,提交给您,包括工作执行时间推进表。请总裁指示!”

  林子苏一气呵成,不带一点卡壳和停顿,周瑁远一直盯着她看,林子苏也没再怵他,全程都和他目光对视,不曾挪开。

  她就是这样,只要进入工作状态,立马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思路清晰果敢干练,言简意赅直击要点。

  周瑁远冷哼了一声,嘲弄道:“很好!关于蔡晋,你都替我安排好了!?”说这话时,抬着眼皮看着她。

  “我——”林子苏有些气急,这不是她的本意,他这么聪敏怎么可能意会不到,说这话明显就是挑刺……

  林子苏快速转动脑子,思索一个得体的应对,方道:“这只是假设,如果总裁您不愿请蔡老师,我就去掉这个假设!”

  “我说过不请了吗?你都会安排总裁的工作了,你来当总裁吧!?”周瑁远眼睛凌厉地盯着她。

  从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擅长嘲讽人!?……林子苏的脸气得红一阵白一阵,眼眶都红了,不敢再说话了,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有毛病,因为他看自己不顺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林子苏低了头,没再说话,等着他开金口。 

  周瑁远盯了她半天,才道:“校董事会、学校选址装修和外部资源协调,这三件事,我去协调,有进展会找你沟通,你安排好自己的工作计划和进度。”

  看她欲言又止的样子,知她想问董强的安排,便道:“董强的事,先观察一个月,再做安排!”

  “好!”林子苏知道这是他们的约定,因此也不好再做辩护,只希望别出什么岔子。

  周瑁远见她安静了,这才叮嘱道:“按照你刚才的‘假设’,做一个执行方案,下班前发给我,让齐琳琳马上给你配个电话,我随时呼叫你用。”

  “好!”林子苏也冷冷的。“另外,你把方案再做一个版本,等蔡晋他们过来,给他们讲解用。”

  林子苏心里有点小雀跃,他到底还是同意了自己的提议,便追问了一句:“这个什么时候要?”

  话一出口,林子苏就后悔了,因为周瑁远好不容易正常的表情,又阴沉下来,只听他嘲讽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见他?”

  “我只是想确认时间,然后安排手头的工作,如果蔡老师晚两天来……”林子苏赶紧解释,心里又有些不服气,为什么解释,他其实什么都知道,故意这样就是为了激怒我,让我难堪难受,这才是他的目的吧!

  “不管他什么时候来,这个方案明天早上10点前都必须给我!”周瑁远盯着她。

  什么?明天早上?手头上还有好几个工作,他是不想让我睡觉了吗?到底是工作狂,还是变态?……林子苏惊愕地说不出话,眼睛瞪得圆圆的。

  “有问题?”周瑁远无视她的愤怒,挑了眉毛,极尽挑衅和嘲弄之能。

  林子苏不想服软,便硬生生地回敬他:“没有!”眼睛骨碌一转,心里又有了主意——改方案,可以让董强代劳啊!想到了解决方案,林子苏的神情也就温和起来。

  “改方案,必须你自己做,不能让别人代劳!”周瑁远再次粉碎了她心里的“计划”。

  林子苏禁不住又瞪直了眼睛,心里那个被他气涨的宇宙,马上就要炸裂了……这样看来,他其实什么都能看懂,他就是故意的,他整个就是个变态!!

  林子苏气得差点翻白眼,但想起他讨厌这个没礼貌的表情——不能再惹爆他了,不然不知道他还会有什么变态的手段。想到这里,林子苏赶紧眨了一下眼睛,以掩盖翻白眼的意图。

  “走吧!”这是撵人的语气,冷漠至极。林子苏欠了欠身,怀着无限的怨恨和愤怒,离开了总裁办公室,临走也没敢表露自己的不满,而是微笑着向他致意。

  林子苏出去,长了记性,很小心地把门带上。 

  林子苏走出办公室后,忍不住活动了一下脖子和肩膀,只觉得浑身酸痛又无力,却不敢停歇,放下笔记本,就先去找齐琳琳,就是早上给他们安排工位的“小齐”,坐在前排左一位置。

  找到齐琳琳后,说明去意,齐琳琳听说后立即到阁楼仓库里拿座机电话,并帮林子苏安装调试好。

  一切完毕,齐琳琳不忘到总裁办公室告知结果。林子苏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狂嘲:这样的小事,也要跟他汇报结果,他可真是个控制狂!

  忙完电话,林子苏就去找张庆东要《总裁办规章》,张庆东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歉意一笑:“实在是抱歉,没提前给你交代这事,是不是受罚了?”

  语气颇为关心,这是林子苏今天听到的最暖心的话,鼻子不由得一酸,便点了点头,道:“被罚抄写20遍,让今天12点前发给您检查!”

  张庆东也收了笑意,语气又柔了下来:“没别的了!?”

  林子苏眼圈一红,低了头,道:“扣了一个月工资。”

  随即,她又抬起头,眼睛里盛满了明艳光彩,豁然道:“这样也好,吃一堑长一智,迟早要在这上面栽跟头,早点栽也好!主任您别安慰我,不然我会哭的!”说着红了眼,一边含着笑。

  张庆东便道:“好,不安慰你,我知道你可以调整好。这就是你的好,换了别人,就没这心胸了。记住,能受多大的气,就能做多大的事!”林子苏点点头,深以为然。

  随即,张庆东起身到办公桌旁的文件柜里,取了纸质的《总裁办规章》递给她,又拍了拍她的肩膀,既是安慰,又是鼓励。林子苏感激地笑了,这才离开,回到办公桌前。她需要理一下今天要完成的工作: 

  日期:10月8日    星期二

  天气:乌云密布雷电交加-其实晴空万里

  今日待办事项:

  收拾办公桌,列一个办公物品清单,给小齐帮忙配置;

  拟写执行方案,召集董强三人开会讨论,开会前写一个讨论大纲,分工协作;

  完成学校筹备执行方案和工作排期表,6点前发给总裁;

  抄写《总裁办规章》20遍,晚上12点前发给主任,抄送总裁;

  修改学校筹备方案,明早9点前发给总裁;

  尽快向主任了解综合秘书的工作内容,熟悉总裁办的人事结构、工作流程和禁忌事项。

  林子苏看了一下表,15:38,剩下不到两个半小时。

  开会来不及了,只能找董强沟通,让董强给王、李分派任务,明天再找时间开会。

  方案,还是要自己构思和主笔。

  清单,等方案提交总裁后再做。对,先把办公桌整理干净!

  抄写规章,12点交都可以,那等下班后吧!

  改方案,等抄写规章完成了,再做吧!

  沟通综合秘书的工作,看来也只能放在下班后了,上班时间要筹备学校的事物。

  天呐,怎么这么多事,逼疯人的节奏!

  林子苏快速收拾整理好办公桌,然后招来董强,简单沟通了一下,董强很快就明了,林子苏把刚才在纸上草拟的目标和任务给了董强,让他去做排期表,并嘱咐他安排一下李泓娟和王姗姗的工作,她现在实在顾不上她俩。

  随后,林子苏开始专注做执行方案,此时已经16:00。来不及做PPT方案,先做word版,看时间再决定是否制作PPT。

  打定了主意,林子苏便开始在键盘上一个字一个字敲方案…… 

  16:00,董强把排期表给了她,她又给董强指点了几处,董强又去修改,10分钟后排期表完成。

  林子苏的执行方案写到一大半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林子苏不假思索迅速接起,放在耳朵边,用肩膀夹着电话,一边没停下敲键盘的手,随即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到我办公室”。

  “你——”林子苏正要问你是谁时,想起只有周瑁远知道自己的座机电话,除了他,不会是别人,立即答“好”,赶忙保存了文档,心里暗骂,明知道我6点要交东西,还叫我,故意的吧,又想找茬罚我!

  林子苏敲了门,这次周瑁远很快就说了声“进来”,林子苏进去后,周瑁远正在办公桌前看电脑,周瑁远看见她,便道:“你把这个文件,拿给赵云龙。他要有什么问题,你直接回答就好了,完了之后,回来给我汇报一下。”

  为什么不发工作邮件?非要我跑一趟,这是借故拖延我交方案的时间吧!……林子苏在心里嘟囔埋怨,但行动却干净利索,问都没问,看也没看,快速应了声“好”,便风一般地出了总裁办公室。

  因为她非常明白,此时不能再和他争执,那样只会更浪费时间,现在我必须和时间赛跑,不能再让他揪住自己的小辫子……

  17:21,林子苏看了一下腕表,她知道,这趟下去,还不知道要耽误多长时间,肯定会误了交方案的时间,再被罚,下个月的工资可能就真没了。

  反正他只说给蔡晋的汇报方案修改不能让别人代笔,其它的方案他并没有限制,那么执行方案我可以让董强先代写一会儿。于是,她把已经写了三分之二的方案,发给董强,并向他简单说明了后面的大纲构思,让他补充完成。

  林子苏特意交代他,方案完成,发给她,不要直接给总裁,她还要再过一遍。董强答应了。

  林子苏这才拿了文件,等电梯太慢,走步梯下去……林子苏犹豫了一下,只觉得脚脖子的痛感越来越深,她恨透了自己今天穿了一双高跟鞋,虽然之前在云连也经常穿高跟鞋,可并没有像今天这样又站又跑一天,以至于后脚跟都磨出了血泡,撕裂的痛感让她分分钟钟分心走神……

  为减轻疼痛,林子苏当机立断脱掉高跟鞋,拿在手里,一路狂奔跑下步梯……到48层,穿越安静的公共走廊时,林子苏和王静撞了正着,王静惊疑地看着提着高跟鞋、光着脚的林子苏,林子苏只向她点头表示了一下歉意,但来不及向她解释,直奔赵云龙办公室而去!

  一直到赵云龙办公室门外,林子苏才赶紧穿上鞋子,穿上的一刹那,钻心的刺痛,让林子苏的眼泪差点都掉出来了……

  等着,老娘今天回去非把你这“跟”敲断,敢这样折磨老娘……林子苏冲高跟鞋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随即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面带微笑敲门…… 

  当赵云龙看到林子苏时,很是意外,“林子苏!?”林子苏向他微笑点头。

  “上次你来我办公室,是来跟我吵架,这次不会又是来和我吵架的吧!?”赵云龙笑道。

  林子苏忍不住也笑了,心里却想,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哪还有力气吵架,强颜欢笑道:“那时候不懂事,让赵总费心了!今天刚调回总裁办,以后还要多麻烦您!”赵云龙哈哈一笑,不置可否。

  总裁办人事调整,他是知道的。见她说话办事比以前有分寸多了,便知道成长了很多,颇感欣慰。

  林子苏赶忙把文件递给他,笑道:“总裁让我把这个文件送给您送来!”

  赵云龙接过文件,打开查看,是一道总裁令,关于学校人事调度的事,文件上没说具体调什么样的人,赵云龙便问:“文件上说你在筹备销售精英大学,让我们中心给你调度几个人力给你,不过,文件上没有明确指明调度什么人,你有什么建议?”

  林子苏急着赶回去做方案,所以拿了文件就没看,早知道这样就先看一下,在路上也好思考一下,现在才来临时思考,又得浪费一把时间,便努力沉静下来,厘清人力需求——

  周瑁远说他负责校董事会名单、学校选址装修和外部资源协调,那我这边的工作就剩下人员招聘、后勤物资采购和招生三大块工作要务需要人力支援……

  林子苏拿定主意,这才道:“我这边需要三个板块的人力支持,招聘、采购各一名,财务两名,出纳、会计各一个。嗯,暂时就这样。”

  赵云龙见她确定了,这才笑道:“好,我安排李九一协调,明天上午11点,我让他们去找你!”

  林子苏表示了感谢,一分钟也不敢多耽误,向赵云龙告辞。 

  一出门,又脱下高跟鞋,拿在手里,奔回50层,到50层时,林子苏才把鞋子扔地上,重新穿上,正好被前台的肖薇薇看到,她低声惊呼道:“子苏姐,你——”

  林子苏赶紧冲她嘘了一声,示意她别声张,然后指了指脚,肖薇薇似懂非懂的,但很听话地噤了声,林子苏穿上鞋子的一刹那,眉头都蹙成了一条线,忍了忍,才向肖薇薇挥了挥手,强忍着脚痛奔回总裁办,临去总裁办公室时,先去看董强,询问方案情况,董强说还剩最后的小结……

  17:41,还来得及,交代董强继续,林子苏赶紧去敲总裁办公室的门,得到“进来”允许后,这才推门进去,里面正有人向他汇报工作,林子苏只得站在沙发会客区等着……时间每往后面走一分,林子苏的心就抽紧一分……林子苏心里默默地细数着秒数。

  三分钟后,那人终于汇报结束离开,林子苏这才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汇报说:“总裁,文件已经交给赵总了,赵总回复说,明天上午11点让他们来我这里报道!”

  周瑁远看着电脑屏幕,很专注,并没有看她,似乎没听她说话,所以也没应她的话。

  林子苏焦急得火急火燎,却又不得不冷静应对:“总裁!”“总裁!”连叫两声,周瑁远才把目光回向她,然后问道:“哦,怎么样?”

  刚才的汇报,他居然完全没听……林子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文件已交给赵总了,赵总回复说明天上午11点,让他们来我这里报道!”林子苏咬牙切齿地又说了一遍。

  周瑁远道了一声“好”,又回头去看电脑,也没说让她走,林子苏也不敢走,停了一会儿,林子苏只得问:“总裁,您还有吩咐吗?”

  “嗯,去吧!”“独裁者”终于放人了,林子苏长吁了一口气,在心里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赶紧转身离开,刚走到门边,便听他道;“准点给我方案,和没交是一样的结果,也是会被罚的!”

  呵,还知道提醒我?……算了吧,他有这么好心提醒你吗?明明是在示威,好吧!?……

  林子苏内心的两个声音互怼,但她也不忘赶紧转身,换了一个面孔,面带微笑,恭敬地应道:“五分钟,给您!”

  周瑁远紧紧地盯着她,听到她的回答,点点头。林子苏这才转过身,就在心里骂了一句“变态”,然后拉开门,轻轻带上。

  17:53,林子苏带门时迅速瞄了一眼腕表,她现在好感谢这款腕表,不敢想象,今天如果不带这款腕表,将会是怎样的度日如年……

  要知道,不知道时间是多少,对林子苏来说是件多么恐怖的事情,尤其是现在……

  林子苏马不停蹄地通过微信让董强把方案发过来,董强果然能干,已把方案都搞定了,还检查修改了一遍。林子苏拿到方案后,又从头到尾检查修正一番。

  一看腕表,17:58,正好五分钟,随后快速给周瑁远发了工作邮件。

  发送完邮件,回到收件箱,就发现了集团发的通告,林子苏紧张地打开查看,里面果然有关于处罚自己的通告文件。

  哈哈,真好!林子苏,你火了——回总部上班第一天,以为是“衣锦还乡”,却不想第一天就混了一个总部史上最严最快的“罚单”!

  俞琳徽、周媚就等着看你的笑话呢,谁能想到你这么快就让她们称心意了!销售冠军如何,“独裁者”踩你还不是像踩一只蚂蚁一样……

  林子苏心里灰丧极了,他还真是说一不二,从不浪费口水!

  短暂的灰丧之后,林子苏来不及去怨恨,而是赶紧列写了一个办公物品领取清单,然后把清单给到齐琳琳,让她帮忙配置。

  随即,召集董强三人在微信群里开会,微信开会——已经成为她的工作常态了,今天的微信会议议题是:

  1.熟记《总裁办规章》,林已被罚,要引以为戒;

  2.职能分工,分林王、董李两组;

  3.已提名董强任校长办公室兼教务处主任,但会被考察一个月;

  4.学校筹建执行方案已提交,明天分派具体任务。 

  林子苏先通告了自己被罚的事情,嘱咐他们抓紧时间熟悉规章,别踩雷区,凡事拿不准就先多问问总裁办的员工。

  对人员的分工,林子苏让董强带着李泓娟协助自己专务学校的事情,具体工作任务,等执行方案确定后,进行分派。

  林子苏特别嘱咐董强要好好表现,千万别出错漏,务必全力争取“主任”岗,这是他发展和晋升的一个好契机。

  最后,林子苏告诉她们,这两天她的主要精力会放在熟悉综合秘书的工作上,王姗姗协助自己理一些秘书事情,李泓娟听从董强安排。群里刚刚交代完,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林子苏赶紧抓起电话,“总裁好!”“到我办公室!”“好!”林子苏挂了电话,微信会议结束,让他们该下班下班,不要等她了。 

  林子苏走进总裁办公室,“你收拾一下,跟我去一趟养老院!”周瑁远直接给指令。

  “可是,我还要——”林子苏看到他杀过来的眼睛,没敢再说下去,只得道:“好!”心里却想,敢情你逼着我交了方案,你却一眼都不看一下。

  还有,你不知道,你罚我抄规章二十遍了吗?还有那个不能代笔的修改方案!跟你去了养老院,又不知什么时间了?

  林子苏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总裁办公室,从未有过的精疲力尽,让她颓进了椅子上,关了电脑,把办公桌收拾整齐,这才起身背了包,将椅子推进办公桌下,检查无误后,就去向张庆东告别,张庆东正在敲着键盘写什么东西,难得他今天竟然没出去,林子苏笑道:“主任,您还忙着呢?”

  张庆东笑着嗯了一声,“怎么样,忙完了吗?”林子苏摇摇头,“一会要跟总裁去养老院一趟。本来想着今天下班,叨扰您一点时间,了解一下我的具体工作,看来今天不行了!”

  张庆东笑道:“不着急,明天我把原来综合秘书的工作文件打包发给你,找个时间,我跟你具体沟通。等学校场地下来了,我会带你参加一些公司对外公共关系的维护……没事,今天,你先忙。”

  张庆东看了看表,道:“6点15了,总裁不是让你跟他去养老院嘛,你赶快去吧,别让他等!”林子苏这才赶紧起身告辞。

  刚出去,就听到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林子苏赶紧跑过去接起,“你准备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声音就像冰雹一样砸过来,林子苏赶紧道:“总裁,我一直在等您,但您没出来,我以为——”

  “来我办公室!”林子苏应了声“好”,唉,又要挨骂了!天呐,才来一天,你被骂了几回了,早知道总裁办是这样,就不该答应来!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