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六十六章 讳疾忌医

含生草 劭君 6120 2019-04-21 09:40:00

  第二天,林子苏早早地就来上班,按照原定计划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周瑁远果然言出必行,这天再没人找自己,这让林子苏得以全身心专注剩下文件的整理……

  15:30,林子苏将誊抄的电子文档发给周瑁远,随即又对分类的笔记重新扫描记忆了一遍,二十分钟后,林子苏准备去他办公室做汇报,回头见总裁办公室的门紧闭,便问李小玉:“小玉,现在谁在总裁办公室?”

  李小玉指了指前排赵恬妞的工位,“就她?没别人吗?”林子苏又问。

  “三点多送走高董,她就一直在里面!”李小玉撅了一下嘴。

  “她就做一些接待,又不需要工作汇报,怎么这么长时间?”林子苏心里有个不好的信号。

  李小玉哼了一声,讥诮道:“谁知道呢?说不定又在里面撒娇装病吧!”

  “不会吧?”林子苏不敢相信。

  “又不是一回两回,总裁办好几个人都撞见过!”李小玉没好气。

  来总裁办后,其他同事都有被周瑁远训斥过,连张庆东都没幸免过,而自己更不用说了,一周都能被他训斥一两次,但唯独赵恬妞,还真是没见周瑁远对她红过脸……周瑁远这样一个工作狂,怎么会对她这么容忍?这么长时间,他们在干什么……他们不会在办公室,干那什么吧?……林子苏脸上不禁一红。

  不行,我得去探探……林子苏终究还是没忍住,于是去敲了周瑁远办公室的门,敲了三回,听到门的反锁被打开,随即听到周瑁远的声音——“进来”。

  林子苏甫一进去,见赵恬妞躺在沙发上,脸色有些苍白,周瑁远坐在她身边,眼神有些焦灼,赵恬妞正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她看起来不胜娇弱,让人忍不住怜惜……

  林子苏脸一红,尴尬不已,后悔敲门进来,只得道:“总裁,昨天您让我今天四点给您做汇报,您,要是,忙着,我就再等您通知——”

  “她病了,好像发烧了——”周瑁远一脸的关切,眼神甚是焦灼,说这话时还用他漂亮修长的手去抚了一下她的脸,赵恬妞也忍不住哼哼起来……

  她病了,你又不是医生!再说了,至于让你这么关心吗?我才是你女朋友,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对另一个女人这样关心情切,让我情何以堪……林子苏强忍着心里的酸楚,道:“总裁,您也不是医生,您这样着急,她的病也好不了。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去帮她叫个医生,或者我陪她去医院看看,如何?”

  周瑁远正要作回应,赵恬妞却突然紧紧拽住了他,眼睛瞬间就含了眼泪,不胜娇弱道:“总裁,不要,我躺一会儿就好——”说话说得太急,还没说完就咳了起来,周瑁远赶紧回身帮她拍背,“好好好,不叫不叫!”言语也十分宠溺……

  林子苏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真病,还是装病……忍不住又想吼她,可是想起前阵子的事情,林子苏还是压住了怒火,这次一定要智取,千万不能再鲁莽行事。随即,道:“那总裁,我等您的通知!”

  周瑁远正要说什么,却被赵恬妞紧紧拉住,林子苏看了一眼赵恬妞,没再做停留,带着酸楚出了办公室。出来后,就去找了张庆东,“主任,赵秘书好像病了,发烧还咳嗽,现在总裁办公室,总裁正在安抚她。昨天总裁让我四点给他做汇报,如果汇报晚了,担心会影响总裁后面的安排,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来请示一下您!”

  张庆东闻言,禁不住皱了一下眉,道:“这样,你让肖薇薇给总裁的私人医生打个电话,请医生过来看看吧!”正中林子苏的下怀,林子苏忍住心里的欢呼雀跃,面上却很克制,平静道:“好的。”

  出了主任办公室,便到前台给肖薇薇说了事由,肖薇薇听说后,也是没好气道:“她就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勾引总裁,工作上什么都不行,服了!”

  林子苏知道她的怨气,因为她和赵恬妞是前台轮值,但凡赵恬妞值勤前台时,都会撂下一堆工作,等到肖薇薇值勤时处理,肖薇薇对她早就心怀不满了。林子苏只得安抚她道:“唉,算了,不值得和她生气。”

  “也不知道总裁为什么就这么吃她那一套!”肖薇薇气冲冲地拿起电话通知医生,林子苏拍拍她,以示安慰,等她打完电话,林子苏这才交代:“待会医生来了,你带去总裁办公室,就说主任安排的。”

  肖薇薇笑着应了,林子苏这才重回办公室。二十分钟后,周瑁远的私人医生带着助理护士来了,肖薇薇一路引着他们进了办公室,肖薇薇也没出来,一直在办公室里等着。但,很快,几分钟,医生和护士就出来了,肖薇薇送走她们,路过林子苏办公桌时,肖薇薇冲她狡黠一笑,林子苏没意会什么意思,赵恬妞也很快就出来了,而且行走自如,只不过脸色还是很苍白。

  林子苏正在胡乱想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林子苏赶紧接起——

  “总裁!”

  “进来吧!”

  “好!”

  林子苏赶紧起身,去敲门——“进来”,声音很是低沉。

  林子苏走进去,带上门,转身看见他坐在大班椅上,林子苏第一次见他这样沧桑疲累,也忘记了刚才的酸楚,心肠也不禁柔软了下来,关心道:“总裁,您还好吗?”

  周瑁远放下撑头的手,然后望着林子苏,眼睛漆黑而深邃,惹得林子苏柔情泛起,目光也变得温柔起来……周瑁远有些晃神,随即摇摇头,很快就又恢复了总裁的威严神貌,“坐吧!”

  他竟然让我坐,自打来总裁办,每每在他办公室做汇报,他从来都没有让我坐过……林子苏有些受宠若惊地坐在他办工作桌前,和他面对面,“我看了你这次发的电子文档,好像和原文件不太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周瑁远盯着她,脸色被包裹着,让人读不懂。

  林子苏不敢乱象,只按照自己的意图解释道:“我大胆地认为,总裁您让我抄这些文件,是为了让我理解和消化这些文件的内容,尤其是重点的、核心的东西,所以,这次我没有向上次那样,一字不落地照搬。而是,先对文件通读,随后做了重点内容的笔记和关键词提炼,最后誊抄时,按照自己的理解,转化成了电子档,这也是为了让我向您汇报时的思路更明确更清晰。所以,我就擅自做主,这样做了!”林子苏回答得很小心,就担心哪句不对,又惹火他。

  周瑁远一直盯着她看,听她说完后,方道:“很好!这就是我想要的,如果前天你能这样做,就不至于又浪费两天时间,要知道,两天,又可以做很多工作了!”

  林子苏歉然道:“我会把这次教训,当做总裁给我上的课,我会谨记在心,以后不会再犯。”周瑁远眯了眼,道:“我给你上的课还少吗?”

  是啊,在上京,他就一直是自己的“远先生”,不是老师胜似老师,带着自己参加各种商务活动,接触各种新鲜前沿的信息,学习了解了商业经济、企业管理、投资理财等等,这也使得自己这一年多得以快速成长,并融入商业世界、企业运营系统……林子苏想到这里,禁不住红了脸,低了头,低声道:“谢谢总裁栽培,是我不知好歹,辜负了您的栽培!”

  “你倒也没有辜负我,你很聪明,什么东西,你都一学即会,在我见过为数不多的聪明女人中,你算一个,但你却是最年轻的一个,这也是董事长和我为什么要调你来总裁办的原因,我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周瑁远难得对她这么平心静气又语重心长地说话。

  林子苏感激道:“谢谢总裁!我会的!”

  “好了,你回去吧!”周瑁远摆摆手。

  林子苏惊愕地长大了嘴,楞了一下,才道:“可我还没做汇报呢?”

  “我有说汇报一定要用嘴吗?”周瑁远忍不住嘴角含了笑意。

  唉,他终于笑了……林子苏放松了紧绷的弦,赶紧摇摇头,这简直是多此一问,周瑁远指了指电脑上的邮件,道:“这就是我想要的汇报,而且超出我的想象。”

  林子苏闻言,这才放心,见他不再有指示,便站起身,向他欠了欠身表示感谢,周瑁远便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林子苏把凳子摆正好,便转身离开,但走了两步,又走了回来,“总裁,我可不可以提个建议?”

  周瑁远拧了一下眉头,看向她,不知道她又想整哪一出,但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

  “总裁,您体恤属下,是我们的荣幸,我们也非常感激。但我们更希望成为总裁您的分担者,而不是麻烦的制造者。而且,您疲惫的样子,我会很心……”林子苏禁不住红了脸,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直接说,只得重新斟酌了一下,才道:“嗯,我……,我们大家,都很心疼您,虽然您不一定需要我们的‘关心’!”

  林子苏觉得自己温柔得一塌糊涂,自己可从来没这么温柔过,禁不住惹起一身的柔情和渴望。她确实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沧桑疲惫的样子,没有了昔日张扬霸道的神采,这样的他,让林子苏心疼,她好想去拥抱一下他。只觉得鼻子发酸,惹得胃又是一阵隐隐作痛。

  周瑁远有那么一瞬的晃神,仿佛也被她的温柔感染,“我,其实,都是因为——”周瑁远望着林子苏清澈关切的温柔目光,欲言又止,随即改口道:“我懂你的意思,以后我会注意的。”声音难得一现的温柔,他的神情也变得柔和了很多。

  哇,天啊,这简直破天荒的一遭,他居然听了我的劝,还向我保证……“我——,……”林子苏心中泛起一阵温柔,很想一诉衷肠,可是看到他漆黑深邃的目光时,也是欲言又止。

  办公室里有一阵的安静,安静得太温柔,就像此刻他的温柔。唉,林子苏,你该走了,你会被这温柔沦陷的……“那我先走了,总裁。”林子苏想赶紧逃离。

  周瑁远轻嗯了一声,林子苏赶紧拖着几乎快要瘫软的双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唉,林子苏,你这是怎么了?你在想什么啊?他一温柔,你就又准备自作多情了吗,你忘记了他是怎么怼你的,还是你忘记了他对赵恬妞关心情切的样子……

  林子苏摇了摇头,出了总裁的办公室,回到办公位上,才发现微信上有好几条未读消息,其中有一条是肖薇薇发来的:

  “子苏,那个‘赵贱人’根本就没病,医生一进去,她听说要看病,立马就从沙发上跳起来,说自己没病,不用看病。但总裁不放心,还是让医生给她看了一下,医生看过之后,你猜怎么招?”

  林子苏忍不住好奇,便赶紧回道:“刚在总裁办公室汇报工作,她怎么招了?”

  肖薇薇很快回复道:“她根本就没有病,就是来例假了,有点痛经,医生给她开了点很普通的益母草冲剂。总裁问为什么会发烧,医生都笑了,说不是发烧,来例假体温升高,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我真是服了,她也太不要脸了,来个例假都要在总裁那里装柔弱。总裁办都是女员工,每个女员工来例假痛经,如果都像她那样,总裁还要不要工作了?”

  林子苏看到肖薇薇的消息,又好笑又好气,心里也是极度不舒服,也感到很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回肖薇薇,就只回了她两个省略号。这也不能怪赵恬妞,如果周瑁远不给她装柔弱的温床,以周瑁远的专制和冷峻,给她一万个胆,她也不敢。说到底,赵恬妞是拿住了周瑁远的软肋,才让她一次又一次得手。他的“软肋”到底是什么?……呵呵,对女朋友冷酷无情,对别的女人却如此纵容和宠溺,这算哪门子的“男朋友”?……

  林子苏想到这里,胃又开始隐隐作痛,忍不住喝了杯子里的水,想缓解一下胃痛。可是水早已经凉了,刚喝了两口,林子苏就忍不住一阵干呕,刚喝的凉水很快就吐了出来,最近一直犯这毛病——早饭不能吃,吃了就犯呕;凉饮不能喝,喝了也会吐。

  旁边的李小玉看到她吐,吓了一跳,赶忙问她怎么样,还问她要不要看医生。林子苏赶紧摆摆手,说不碍事,让她忙自己的。然后从包里摸纸巾,结果不小心又摸到那块早就洗好的“手巾”,那是方老师的,林子苏一直随身带着,想着哪天不经意再碰到他,可以随时还给他。

  看到这方手巾,林子苏更觉得人事沧桑难料,不禁悲从中来,忍不住用手巾捂住了脸,她怕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和眼泪……几分钟后,镇定好情绪,这才收拾了心思,重新回归工作。

  17:11,张庆东让林子苏去了他的办公室,“子苏,咱们总部一年一度的圣诞舞会要开始准备了!”张庆东神色掩抑不住的喜悦。

  “圣诞舞会?”林子苏因为在总部没待过多长时间,之前只听说过,但从没有参与过,乍一听到,也挺有些意外,不知不觉又快到年底了,这一年过得可真快!

  张庆东见她这么吃惊,便笑道:“往年都是让营销中心做的策划和执行,今年既然你来了总裁办,你也是营销策划方面的大拿,又做过活动策划和执行,所以,我想今年的圣诞舞会,就由你来做活动总控,主导舞会的策划和执行。如何?”

  “啊?我?”

  “对啊,我请示了总裁,总裁也同意了。”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我都一点不知道,也是,这些天不是忙学校的事,就是忙着那堆文件,总裁办的事情都快与世隔绝了……“舞会形式的活动,我还没做过,不确定能做好,而且可能会涉及到部门协调,我——”

  “这些,你都不用担心,你做总控,需要协调什么,你告诉我,我给你做支援,但实际的沟通和调度,还得你自己去做。”

  “那什么形式和内容,都可以由我定吗?总裁他——”

  “对,完全由你自主决定。你放心,总裁每年圣诞节都会回加拿大过节,不会参加舞会,所以你不需要有顾虑。不过,活动方案,总裁会过目审核!”

  张庆东简直太善解人意了,林子苏又问:“参加的对象都有哪些人?”

  “主要就是咱们总部的员工,包括我们的董事股东们。”张庆东很是亲和,望着她,又道:“有一点,往年的活动都不太理想,主要是大家参与的积极性不高,所以你得有些新意,看怎么吸引大家参加,把活动氛围搞活!”

  “我能看看历年的活动方案吗?”

  “不能。”张庆东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随即解释道:“不是不给你看,而是不想限制你的发挥。”

  林子苏只得点点头,“关于费用?”

  “不给你设限,你根据你的创意设计做活动预算,到时候报在方案里,最后总裁会裁夺。”

  “好!”

  回到办公位,林子苏查看了一下日历,今天都11月28号了,24号的活动,也就剩下26天,减去8天周末休息时间,也就只有18个工作日,恐怕活动前不能双休了,双休的时间里还可以腾出4个工作日,22个工作日可用,时间还是很紧,林子苏在笔记本上列写了一下近期的工作内容:

  ——————

  日期:11月28日星期五

  天气:“天气不明”-外面想下雪的节奏

  1.做时间排期表、写提案、做提案汇报(总裁),需要调查一下过往活动方式,找到“不愿意参加”的痛点,需要时间找灵感,至少需要预留5天;

  2.制作执行方案、召开活动通报会,预留3天;

  3.活动物料设计制作、对接外联单位、召开活动动员会、发布活动通告、活动邀约、媒体邀约(如果活动需要的话)、新闻通稿文案等,预留7到10天;

  4.场地布置搭建,活动预演,预留2天;

  5.24号,活动执行;

  6.每周预留1天,即每周五到学校开会和办公,沟通和跟进学校工作。

  ——————

  离下班还有20分钟,时间排期表,今天下班前就做出来,明天一早发给主任,让他先大概了解活动进度安排,预留协调时间……

  林子苏便又开始了“圣诞舞会”紧张的活动策划和筹备阶段,工作的忙碌,就像一剂强力有效的镇静剂,可以暂时让她忘记情事的不快……

  由于张庆东向林子苏特别提到,往年圣诞舞会员工参与的积极性并不高,为了保证此次活动的有效性,林子苏制作了一个舞会调查问卷,以总裁办的名义,通过工作邮箱向集团三大部各中心发送了邮件问卷调查,要求提交的日期是周一上午12点。

  同时,趁着周末双休,应张庆东要求,周六还去参加了一个商务酒会,直到晚上9点多才回到青年小区,妹妹林子茜正好过来小住,也和林子苏谈起她们系要搞圣诞舞会,因为是舞蹈系,所以大家的想法就有些恣意张扬,为了打消大家的顾虑,特别设置成了假面舞会,让大家可以借助舞蹈道具,伪装自己,尽量让同学们无法认出自己,舞会上还会设置很多创意奖项,比如“最佳伪装奖”……

  妹妹不经意的谈资,倒是给林子苏很大的活动创意灵感。对啊,我们也可以搞一个“假面舞会”啊!员工参与积极性不高,很大程度上,是对自己的自卑和不自信,如果伪装得谁也不认识,那他就会恣意放纵了,而且现场不能太明亮,打造成暗场氛围,让大家彻底抛开自我……对,活动的slogan,就叫“elease yourself,be yourself”——释放自我做你自己!

  林子苏为这个突然到来的idea感到兴奋不已,给了妹妹一个大大的拥抱,把林子茜搞得莫名其妙,但林子苏来不及解释,她要赶紧先写出来,形成一个简单的活动创意提案,尽管此时已经是22:35……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