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八十章 向左向右

含生草 劭君 7737 2019-04-21 09:58:21

  一行五人进到后台化妆间,林美静眼尖最先看到林子茜,便引着众人过去,林美静向林子茜欢快地叫了一声“茜茜”,林子茜已经换了常服,林子苏远远地看到她,泪光禁不住又闪动了。上次见她还是元旦节,林子苏去学校看她,后来林子苏忙工作,林子茜忙着排演,两个姐妹也有大半个月没见了……

  林美静先过去给了林子茜一个大大的拥抱,把她大夸了一番,林子茜开心得笑成了一朵花,林子苏心里却是特别难受,脸上依然露着欢乐的笑容,走过去也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道:“好茜茜,你是最棒的!姐姐真为你高兴!”声音有些哽咽,林子茜却没太在意她的情绪,便笑道:“刚美静姐说你高兴坏了,我还不信,现在看你这么激动,看来是真的高兴,谢谢姐姐!最爱你了!”

  林子苏笑着噙着泪,林美静赶紧过来拉开二人,笑道:“干嘛呢,前台演完‘罗密欧和朱丽叶’,后台就上演‘姐妹情深’呢?”一圈人都被她逗乐了,这时邵小帅也走过来了,两人站在一起真是登对得不要不要的,林子苏越看他越喜欢。

  林子苏先给周瑁远一一介绍:“林美静,欧阳洋,李泓娟,你都认识的。”然后拉过妹妹,满脸的骄傲自豪,道:“这是我妹妹,林子茜。这位,是我的准妹夫邵小帅,是不是很帅?”

  周瑁远一一向他们点头示意,林子苏最后拉了周瑁远,道:“茜茜,小帅,这是你姐的男朋友,周瑁远!”林子茜笑道:“哇,姐夫啊!”邵小帅也跟着叫了声“姐夫”。

  男朋友!姐夫!……周瑁远对这样的引荐感到好奇妙,从未有过的体验,很新鲜,很愉悦。尤其是,她妹妹对自己的称呼,让他很是满意,忍不住就笑了。一旁的林美静却冲他翻了个白眼。林子苏真羡慕学姐,自己可不敢对他这样翻白眼……

  “哇,姐,你终于有男朋友了,咱妈终于不用再让你相亲了!”林子茜比林子苏还开心,这句话刚一出,周瑁远就怒目瞪向林子苏,林子苏心猛地一跳,该死,妹妹你怎么哪壶不提提哪壶,完了,又要被他误会了……

  “对呀,上个月阿姨还跟我说来着,说是要给子苏介绍一个大学老师,通情达理,还非常专一。哎,子苏,你去见了吗?”林美静不嫌事大,林子苏快气疯了,学姐这是要干嘛呢?你这是气到他了,但也害了我啊!林美静却是满脸的快意。

  林子苏再看周瑁远时,果然他脸色很难看,真怕他当众发难,欧阳洋赶紧过来打圆场,道:“子苏,一直都在忙,哪有时间去相亲!?”

  唉,欧阳洋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又会让他误会了,虽然解了“相亲”难题的围,但他定然会误会——欧阳洋怎么知道你在忙?……林子苏闭了眼睛,真想对这三人一人踹一脚……

  “是的,是的,因为最近二姐在跟进学校开学典礼的活动方案,很多事情要忙,每次到学校,连一口水都喝不上,而且还要忙总裁办的秘书工作,二姐都快成超人了,换了旁人早就累趴了!”李泓娟的救场,总算是最恰当的,林子苏对她感激涕零,真想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今天你妹妹成功公演,应该给她庆祝一下。而且,我也不能让子茜,白叫我一声‘姐夫’,我请你们去吃饭吧!”周瑁远终于没再纠结相亲的事,林子苏也舒了一口气,忙道:“茜茜和小帅跳了一晚上,也一定饿了!茜茜,今天你是主角,你想去哪里吃饭,告诉姐姐!”

  林子茜想了想没主意,便亲昵地款了邵小帅的胳膊,询问他,邵小帅便说:“去你最喜欢的风之韵人家吧!”林子茜一脸开心地说好。

  林子苏看着俩人自然的恋人情态,真是羡慕得不得了,嘴角的笑意一直挂着,听到他们说“风之韵人家”,便问周瑁远知道不,周瑁远摇摇头,林子苏便道:“子茜,那你给我们带路吧,需要走路,还是开车?”

  “在我们大学那边,得坐公交车过去!”林子茜笑了笑。

  “你姐夫开车来了,别坐公交了,跟我们一起吧!”林子苏过去拉了她的手,俩姊妹便走在了一起。随即一行人就出了艺术中心。

  随后,林子苏、林子茜、邵小帅坐周瑁远的车,林美静、欧阳洋、李泓娟打了出租车跟在周瑁远的车后面,直奔“风之韵人家”。

  周瑁远的话不多,一路上都是林子苏和林子茜在开心交谈,林子茜讲她学校的趣事,还会聊一些八卦,又聊到她想开舞蹈培训班正在找房租……

  林子苏一遇到妹妹,也完全变成了一个小女生,变得多话、活泼、爱笑起来,对妹妹的宠爱之情也是满满的,这让一旁开车周瑁远的嘴角也不自觉地弯成了一道弧,眼睛几乎离不开她……

  三十多分钟后,到达风之韵人家。说是饭店,更像是一个文艺之家,里面布满了绿植花卉,几乎随处都可见的书墙,上面放了很多旧书,看着很有年代情调,这姊妹俩的爱好也是出奇的相似。

  林美静定的位置,是一个开放式的雅间,很像一个亭子,镂空的花架上有花有书还有艺术品……这时,服务生拿来菜单,菜单像旧时书单,里面的文字也是小楷书法字体,林子苏顿时爱上了这里,点菜时,周瑁远交给林子苏,林子苏则全权交给了林子茜和邵小帅,还特意交代姐夫请客千万别省钱,林子茜笑着就答应了。

  林子苏挨着周瑁远,林子茜挨着林子苏,李泓娟挨着林子茜,邵小帅挨着周瑁远,欧阳洋挨着邵小帅,林美静挨着欧阳洋,一共七个人。以周瑁远为尊为大,他一坐下来,不怒自威的气场全开,气氛不自觉的就变得严肃了很多,刚才还敢斗气的林美静,在他强大的气场笼罩下,竟也有所收敛了。

  欧阳洋更不要说了,刚被他罚了年终奖,职级还被降了,着实对这个总裁打心底里发杵。李泓娟和林子茜年纪相差不大,两人倒是很活泼,有说有笑,时不时地也带着林子苏谈笑一处。

  周瑁远便和邵小帅交流了起来,邵小帅性格外向,比较活泼,和周瑁远家教相近,所以相谈还算比较融洽。林美静便和欧阳洋谈到一处,时不时的也会忍不住笑成一处。

  为了打破这个僵局,李泓娟提出玩游戏-谁是卧底,这是几个人平常聚会时经常玩的游戏,所以几个人都不陌生。但这可把林子苏难住了,只有她知道,他从来不会玩这样的游戏,他玩的“游戏”都是几百万、几千万、上亿的游戏,即使有点娱乐性的也是高尔夫、斯诺克之类,和他们玩的游戏也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林子苏赶紧向李泓娟使了一个眼色,又拿眼睛扫了扫周瑁远,李泓娟立即会意,便道:“因为总裁是第一次和我们聚餐,就让总裁来当法官吧,其余人按老规矩。二姐,你来建房间,你建好房间,把手机给总裁。我这有两个手机,你用我这个!”

  李泓娟举了个手机向她示意,林子苏笑着应了声“好”,随即又道:“大家赶紧先打开游戏,我现在建立一个游戏房间,嗯……,……,就叫风之韵吧,房间号就是791230,你们快点找到进来,快快,速度!”周瑁远听到那个房间号,禁不住看了林子苏一眼,笑而不语。

  众人纷纷打开手机,陆续进入到房间里,林子苏趁着这时间,跟周瑁远讲解游戏的玩法以及法官该怎么做,周瑁远趁机告诉她,这个房间号是他的生日,林子苏惊讶不已,感叹太凑巧了,随即也暗暗记住了他的生日。等到大家都进入房间差不多了,林子苏给他的讲解也差不多了。

  随即大家开始抽词牌,周瑁远是法官,能看到两方的词牌——卧底的是“胸口”,平民的是“胸”。随后,大家开始依次描述自己的词汇,林子苏抽到的是“胸口”。

  “它会跳!”林子苏一语既出,桌上有几个人直接笑喷,一旁的周瑁远也忍不住冲她暧昧一笑,林子苏被他们笑得有点懵,心想胸口是心的地方,心不跳,人不是活不了吗?

  “女生都有!”林子茜描述得中规中矩。

  “它,应该有这么大吧!”李泓娟用手比划了一个圆圈,刚一比划出来,众人都笑喷了,尤其是林美静,嘴里含的水都喷出来了,欧阳洋也是笑得合不拢嘴,赶紧给她纸。周瑁远则是忍俊不禁,林子苏也不知道众人为什么笑,但被大家笑声带得也倚到周瑁远的肩上笑了。

  但林子苏很快回过味来,猜测李泓娟说的有可能是“胸”,结合妹妹刚才的描述,林子苏一下就猜出二人非我阵营。只是,她还不能确定哪个词代表卧底。于是笑中,便观察其余人的神情,看到桌上除了林子茜和邵小帅笑得比较含蓄,尤其是邵小帅笑中带着懵然,而其余人都笑得很嗨,似乎都意会出了李泓娟的词,林子苏由此推测,“胸”很有可能是平民的词,只是需要再有一个人的描述才能完全佐证……

  李泓娟却一本正经地看林美静,因为该她描述了。

  林美静正要描述,突然自己又捧腹大笑起来,众人被她搞得也笑起来,但都表示莫名其妙起来,林子苏便笑道:“快点啊,谁浪费时间,谁直接出局了啊!”

  林美静这才稍微收敛了一下,然后学着李泓娟的样子一边比划圆圈,一边道:“有的人,应该会大一点吧!”

  她一语道出,全桌的人又都笑翻了,周瑁远刚喝的水险些喷出来,而林子苏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了——“胸”是平民,李泓娟、林美静和林子茜都是贫民。也是因为她猜到了“胸”字,所以听到林美静如此描述,直接就笑得直不起腰,一旁的周瑁远忍不住也笑了,但笑得很含蓄,看着林子苏笑弯了腰,便去扶她,扶起她时才发现她眼泪都笑出来了。

  李泓娟早已笑得花枝乱颤,林子茜也被她们带得笑了起来。林美静也是没得谁了,直接笑得喘不过气来,欧阳洋虽然稳重,但也是笑红了脸,邵小帅也跟着众人笑呵呵。

  这一茬,众人笑了好半天才翻篇,该到欧阳洋了,林子苏便开始故意释放烟雾弹,笑道:“学长,别再比划大小了,说点别的吧!”一语既出,又笑倒了一大片,林美静笑岔了气,道:“子苏,你故意的吧!”惹得众人又笑得东倒西歪,让几个“平民”都深信不疑她也是“贫民”。

  林子苏故作无辜道:“善意的提醒!学长,学长,快点——”然后,众人都望向欧阳洋,周瑁远却看向林子苏,他已经知道林子苏猜到了答案,禁不住对他抿嘴一笑。

  “医生放听诊器的地方。”欧阳洋的描述没毛病,也很正点,让大家顿时没了笑点,只有林美静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他的描述,让林子苏开始认为学长有可能和她都是卧底。

  “那里不能生病!”邵小帅的描述,让几个抽到“胸”的“平民”浮想联翩,忍不住又是一阵爆笑。

  笑声中,林子苏已经排除了学长的可能,确认了邵小帅和自己都是卧底,其余几个都是平民。

  林子苏趁大家还在发笑,就给邵小帅递眼神,但是邵小帅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但她的眼神,却被周瑁远看到了,林子苏向他投了一个撒娇和恳求的眼神,示意他提示一下邵小帅,周瑁远却故意笑了摇摇头,林子苏只得冲他撇撇嘴。

  周瑁远让大家指认“卧底”,林子苏就开始随便指认,第一个被指认下去的是欧阳洋。而欧阳洋呢,已经猜出了林子苏是卧底,他在说描述时,就是在帮她放烟雾弹,迷惑大家。在指认卧底时,他也不指认她,看她指认谁,他就指认谁。这一点,被洞察纤毫的周瑁远觉察出来了,他是看在眼里放在心里,抿茶之际瞄了他一眼。

  就这样,林子苏因为知晓了游戏的“谜底”,便完全向“胸”的指向进行描述,让几个“贫民”产生误解,几轮下来,平民全部被干掉,卧底的林子苏,竟活到了最后,大跌所有人的眼镜,得知真相的众人也都纷纷惊诧不已,都说林子苏太会伪装,但其实只有欧阳洋在第一局就知道她是卧底。如果第一局林子苏被指认出来,以邵小帅的腼腆,第二局就一定会败下阵去。

  …………

  众人一直欢笑到快10点才结束。林子茜和邵小帅回学校,虽然这里离得近,但鉴于之前的事故,林子苏不放心,坚持要送他们到学校。欧阳洋则护送林美静、李泓娟回青年小区,分别时,林美静问林子苏什么时候回去,林美静想跟林子苏谈她和周瑁远的事情,怕她晚上又留宿他家。林子苏便告诉她,送完子茜就回去了。林美静这才放心。

  送完林子茜、邵小帅,周瑁远没有立马启动车子,而是看了林子苏好半天,林子苏问他怎么了,“你真的要回青年小区吗?”周瑁远问。

  “当然,我答应学姐了!”林子苏笑道。

  “你妹妹的演出已经结束了,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答案?”周瑁远突然变得很冷峻起来。

  “答案?什么答案?”林子苏已经忘记了和他的约定。

  周瑁远瞪着她,身体逼迫过来,道:“你喜欢我用非常手段向你要答案吗?”

  林子苏这才想起明天就是11号,要在11号前答复是否搬去和他同住,最近都把这事忙忘了,赶紧道:“今天不是才10号吗?我说了11号——”

  “还有两个小时,就11号了,你一定要等到11号,那我就再给你两个小时,想这个问题,就在这里想!”周瑁远打定不放她回去的主意。

  “别这样,好吗?妹妹的公演才结束,最近我一直在忙学校的开学典礼方案,月底还要给董事会做汇报,确实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个问题。你如果,非要让我在这两个小时做决定,这么仓促的时间,我很可能给到你的,会是一个冲动的不计后果的答案。”林子苏努力不和他争吵,今天他愿意屈尊见自己的朋友,还忍受着这样小儿科的娱乐游戏,林子苏心里很是感激和感动,所以今天无论如何要给他一个平和的心态。

  “你总是这样,你有严重的选择困难症,知道吗?你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你其实想和我住到一起,可是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周瑁远有些焦躁。

  对哦,严重的选择困难症……周瑁远一语点醒林子苏的症结所在。我在害怕什么?害怕和他没结果,我太渴望太需要一个清晰的结果了,可是他给不了,因为他是个不婚主义者……

  “我确实害怕,害怕我们没有结果,我太怕自己付出了真心,最后却没有一个公正的结果。而这个结果,你也已经告诉我了,你是个不婚主义者。但是,你不明白,婚姻对我的意义。和你的害怕不一样,婚姻是唯一能给到我安全感的东西。但是,这个‘安全感’,你却给不了我!我很矛盾,我爱你,但是我也渴望安全感……”林子苏终于和盘托出自己的隐忧。

  周瑁远越听越感到焦躁,不停地挠头发,终于忍不住,没等她说完,就吼道:“安全感!?安全感,才是最不安全的东西。别因为自己的固执,错失了美好。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清醒一些,婚姻是最不值得信任的!”

  “我现在就是最清醒的时刻,再也没这么清醒!不是我该清醒,该清醒的是你,你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阳光都照不进去,就像你热衷的席勒的作品一样,都是黑暗扭曲的。我一进入到你的世界,就做不了我自己,你完全不了解我的感受!”林子苏被逼做抉择,就会变得暴躁,忍不住也上了脾气。

  “林美静他们,就是你想要的世界吗?恶趣味,低俗,仇富,没风度,没教养,没礼貌……这就是你想要的世界吗?她们能带给你什么精神引领?她们,才是人性丑恶的一面,只会把你拖进低俗的世界里,你永远都只能陪着她们做三等公民,永远成不了金字塔尖上的人!”周瑁远忍了一个晚上,终于爆发了。

  低俗,没教养,丑恶,三等公民……他要不要这么自我感觉良好……林子苏听到他对自己那些朋友是这样尖酸恶毒的评价,顿时火冒三丈,吼道:“她们比你有温度,比你阳光,比你更懂得尊重别人,最重要的是,他们能给我快乐,能带给我安全,这是你给不了的!”

  周瑁远瞬间安静了,她的一句话也点醒了他,忍不住挠了挠头发,神情变得沮丧。他不得不承认,她和他们在一起,的确比和自己在一起快乐多了……两人半天都没说话。

  “我送你回去!”周瑁远不再和她争执,神情也变得很冷漠,启动车子离开常青大学。回去的路上,周瑁远没再说话,但时不时地望一下窗外,像是在思考什么……

  回到青年小区,林子苏临下车,后悔刚才冲他发脾气,便主动拥抱了他一下,道:“虽然结束得很狼狈,但还是谢谢你!今晚上,因为你,我很快乐,也很有安全感。”

  “宝贝,你快乐,我也快乐!”周瑁远无奈地和她告别,神情依旧很沮丧。

  “谢谢远先生!”林子苏忍不住抱着他的头亲吻了一下,这才依依不舍地下车,关门,挥手告别,周瑁远一直目送她进入单元楼,才开车离开。

  刚一回到家,林美静便拉她坐到了沙发上,欧阳洋还在,李泓娟闻讯也从房间里出来了,几个人就坐到了一起,林美静先道:“子苏,我一直反对你和周瑁远交往,不是因为他当初不问情由开除我,这事早翻篇了。我就是,觉得他和我们不是一个阶层的,今天晚上,你也看到了,他明显和我们玩不到一起。他融入不了我们,我们也融入不了他,你要是选择了他,就意味着和我们的疏远。你真的愿意为了他,放弃我们吗?”

  刚和周瑁远吵了架,林子苏感到头痛又心累,欧阳洋也劝道:“这一点上,我觉得美静说得是对的。过去讲‘门当户对’,不是没有道理。我们都只看到王子和灰姑娘上半场的幸福,却看不到下半场,他们在文化、教育、家庭、观念、背景等方面的差异导致的矛盾和冲突。你现在被爱情冲昏头脑,不会去想这些问题,但是当你意识到这个问题时,可能就晚了,那时你会受到伤害。而且总裁这个人,善变霸道,性格很阴骘,还是出了名的暴脾气,私德也是有问题的。你妹妹已经被伤害过一次了,我们不想你再受到伤害?”

  “为什么你们都要逼我?”林子苏快崩溃了,周瑁远要她给答案,学姐学长也要让她二选一。

  “子苏,我们不是逼你,我们是真的不想你受到伤害,如果今天带的男朋友不是他,我们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担心。大家都觉得有问题时,就说明他是真的有问题的。周瑁远换女人像换衣服,你根本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林美静关心情切。

  “他是人,他不是洪水猛兽,你们根本不知道真实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你们相信传闻,但有句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人们更愿意八卦别人的‘坏处’,却很少关注和赞扬别人的‘好处’。可见,传闻也并不都是善意的?”林子苏忍不住辩解,又拉上李泓娟来佐证,因为她知道李泓娟懂她:“三妹,你也这么想吗?”

  “二姐,你知道的,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小时候,我们学过‘小马过河’的课文,我觉得你应该像小马那样,去勇敢尝试一下。而且,我觉得你和总裁挺合拍的,你很有事业心,不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女人,你想事业有所发展,就必须得有总裁这样的男人帮助你,平常的男人也hold不住你。爱情,这东西,你情我愿,合拍就好。现在这世道,哪有谈一次就能成的,像子茜和小帅这样的都是国宝级了的。平常心对待就好了,成不了,又能有多大伤害,顶多是‘第一次’没有了,那也值不了什么钱。我觉得,大家别给二姐太大压力了,别让她做二选一的选择题,这换了我,我会很难过的!朋友和男友,选谁,都是件很艰难的事情!”

  李泓娟平常嘻嘻哈哈的,很少去讲这样有见地的道理来,但今天这番话,却打动了林子苏,也说动了林美静,让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安静了下来,林美静安静了一会儿,便气冲冲地丢了一句“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决定吧”就回房间去了,其实她也明白,李泓娟说得并不是没有道理。

  欧阳洋见林美静去了卧室,也起身告辞,临走,还劝道:“子苏,你别生你学姐的气,她是关心你,才这样!”“放心,学长。你们就像我的亲人一样,我生谁的气,都不会生你们的气!”林子苏强颜一笑。

  “子苏,你记住,互相有所求的关系,才是对等的,也是最稳定、最长久的。我知道,现在对你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但是,我还是想说,你和总裁是不对等的,你对他的所求,是大于他对你的所求,你迟早有一天,会明白这个道理的。我很担心,你会受伤!”欧阳洋语重心长,对她真是放不下。

  “学长说的没错,但我也相信一个道理,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他真的和你们想的不一样。”林子苏逆心已起,越遭反对,反而越极力维护周瑁远。

  欧阳洋无奈地叹了一声,道:“好。如果不开心了,我——,呃,和你学姐,都是你的后背和依靠!”欧阳洋拍了拍她的肩膀,林子苏微笑示谢。

  欧阳洋走后,李泓娟和林子苏也聊了很长时间,林子苏不想和她聊太多周瑁远的事情,他也不喜欢她和别人分享他们之间的事情,所以林子苏很快就将话题引到了学校,然后是蔡晋和董强,然后是元廷胥和王姗姗,周瑁远的茬这才算过去。

  第二天上班,林子苏担心昨晚的事,又激起周瑁远的阴阳怪脾气,所以凡事都很小心,但一天都没见到他,让林子苏很是失落。直到快下班,才见到他的人影。然后,他在微信上给她留言,说下班让等会他,他想带她去一个地方。

  林子苏终于舒了一口气,一天紧绷的心也落地了,赶紧回复了他“好”,直等着他忙完……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