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含生草

第八十五章 鸿雁传音

含生草 劭君 8971 2019-04-21 10:04:24

  年会进入最后的总裁颁奖环节,主持人邀请总裁上台授奖,追光灯立即追随着周瑁远,裹挟着总裁的威严和气场走上了舞台,在礼仪的引导下,他先给了董强一个拥抱——这让董强惊愕不已,一旁的两个主持人和林子苏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因为这在东森可是没有过的,周瑁远从未拥抱过东森的任何员工。在会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董强迎合了他这个特别的“总裁拥抱”,随后周瑁远给他颁发奖品——装着现房钥匙的礼盒,以及荣誉证书和鲜花。

  林子苏微笑着向董强鼓掌祝贺,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周瑁远看,他全程都很认真,很庄重,很严肃,甚至让人有些害怕。最让林子苏觉得不公平的是,他还表现得极其从容,极其稳重——一点也不像林子苏,她虽然在微笑,在鼓掌,在表示祝贺,但心却跳得很剧烈,莫名的悸动,莫名的心慌,有种“近乡情怯”的情愫……她还没整暇好心绪,他就在礼仪的引领下,开始走向自己了……

  他的气场渐渐温和了下来,看起来也没那么严肃了,眼神变得温柔,含着浅浅的微笑……看到他的微笑,林子苏忍不住也露出了浅浅的微笑,随即他走过来,伸出双臂来拥抱她,就像刚才拥抱董强一样,那熟悉的温暖和香氛,没有人比她更熟悉,令人迷恋……现场竟然爆发出阵阵的惊呼声和口哨声,“真想为你擦眼泪!”周瑁远在全场的欢呼声中,在她耳边悄悄耳语了一句。

  林子苏只觉得心漏跳了一拍,随即淡定道:“谢谢总裁!我不介意,让两千多双眼睛见证这一刻……”

  周瑁远放开她,抿嘴一笑之后,又恢复了总裁的严肃神情,在礼仪的引领下,一一为林子苏颁奖,和董强的奖项一样,只是分量更沉甸甸些……

  “这‘奖’,我迟早要还给你!”林子苏低声埋怨了一句。

  “你创造的价值,是它的一千倍,都不止。我觉得,你有必要学会‘心安理得’!”周瑁远言语有赞赏,也有威胁和警告。

  “我想要的‘心安理得’,不在这里,你知道的!”林子苏睨了他一眼,但嘴上依旧含着微笑,怕引起旁边人的怀疑。

  “晚上回去,我会有办法,让你‘心安’!”周瑁远露出坏坏的笑意。

  万众瞩目之下,他竟然这样脸不红心不跳地口出挑逗之言……林子苏微张了一下嘴,他只是这样一句挑逗的话,就让自己小腹一紧,像被电流击中,浑身一阵酥麻,竟说不出一个字来……周瑁远得意地魅惑一笑,随即转身就恢复了常态。

  随后,主持人邀请罗汉团队和四位“总裁”合影留恋,至此有了东森集团的第一个“天行健”奖项的大合影。

  随后,主持人邀请周瑁远发表总裁致辞,随即,周瑁远笑道:“2013年,是东森集团丰收的一年,我们的金融投资板块营收60亿,房地产业板块营收120亿,东森实业3亿,酒店旅游业板块2亿,东森科技营收1亿,整个东森集团2013年营收达到了186亿,百强企业排名从第43位上升到第32位,地产板块依然是屏源省龙头地位。”台下的惊呼声、呐喊声、掌声响成一片。

  随即,周瑁远笑道:“房地产板块,今年我们提出了‘聚焦’,我们的产品线集中在住宅产品的建设和开发,前两年我们的业务涉及住宅、酒店、写字楼、商业,虽然产品线丰富,但营收还不及今年的二分之一,可见,一个公司的发展强盛,不是你有多少产品,而是你的专业度和专注力。今年的‘聚焦’战略,让我们的地产板块营收达到突破百亿,业绩很喜人。但同时也暴露了一个问题,也值得我们深思,在120亿营收中,云连城市公司就创造了20个亿的营收,如果每个城市公司都能达到20亿的业绩指标,那么我们整个的地产板块营收就是360亿,可见,我们现在的成绩,还只是冰山一角,我们的事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今天,每个人都在讨论云连城市公司‘罗汉团队’的成功方法,为什么他们能创收20亿?我想,这里面除了公司给到的平台和机遇外,更多的是他们理解了‘聚焦’的思维,以目标为导向,所有行动都聚焦结果,不符合目标的行动,果断进行调整、放弃,所以我希望各城市公司,学习他们的这种聚焦精神,而不是停留在表面的营销技巧。那么,我希望,2014年东森的地产板块事业进一步深耕,创造属于你们的20亿时代!”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随即周瑁远又道:“我们都知道,2014年,我们提出了‘精耕’战略,年前,我已经让集团各部、各中心及各城市公司拿出标准化‘精耕’方案,我知道你们私底下,有不少埋怨和不理解的声音。在这里,但我只想告诉你们,标准化‘精耕’方案一旦落地实施,东森的地产板块事业将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我要用一年的时间,让东森地产板块跨越500亿。”

  关于500亿目标,周瑁远在集团的高层会议上已经做了部署和安排,但中层管理和员工对此并不了解,2013年整个地产板块十八个地市一共才营收120亿,一年完成业绩的4倍翻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因此周瑁远话语一落,台下的员工们又是震惊,又是交头接耳,周瑁远还在继续:“你们中一定有很多人,500亿,怎么可能?年终总结会上,我在城市公司高层会议上讲过,今年你们的任务之一,就是拿地,我不管用什么方法,要钱我给钱,要人我给人,2014年我要拿下屏源省的所有招拍挂土地,包括土地转让,我只允许有5%的失手。要这么多土地,就是给我们的500亿目标做储备。还有我们做标准化管理,也都是为了提升集团上下各中心、部门的工作效率,我要的就是‘快周转’。储备这么多土地,我绝不允许任何部门的工作效率跟不上。所以,关键是你能做什么,如果每一个人都有云连城市公司‘罗汉团队’的精神,500亿,就不是不可能!”

  “也有人会认为,500亿,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想问一下,赵云龙赵总,你今年有什么梦想?”

  台下原本是一片严肃,周瑁远突然的话锋一转,惹得台下一片轰笑,摇臂摄像机迅速捕捉到赵云龙的位置,早有工作人员将话筒递给了他,赵云龙心领神会,故意调侃道:“换一套300平的房子,我们现在住的房子,还没有林校长刚获得的‘奖品’大!”

  全场又是一阵笑声,哨声成片,林子苏也禁不住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周瑁远也笑着望了一眼林子苏,便接过赵云龙的话茬,诙谐道:“那么我想说,公司实现500亿目标的那天,也是赵总你实现梦想的一天,也是东森所有人梦想成真的那天。500亿目标,就是东森所有员工的总和。赵总,明年你来找我兑现你的梦想!”台下响起经久不衰的掌声与喝彩声。

  随即,周瑁远面向罗汉团队,最后祝贺道:“恭喜云连城市公司,恭喜林子苏、董强,2014年,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创造更辉煌的业绩!”

  林子苏一声嘹亮的“敬礼”,罗汉全体成员,立时立定,向周瑁远和全场敬礼,齐刷刷挺直一排,让全场肃然起敬,并爆发如雷鸣般的掌声。至此,年会的“总裁授奖”环节全部结束,晚会也进入了尾声。

  但今年年会的尾声结束并不那么寻常,第一件是赵恬妞一改往年不参与年会的态度——今年竟然报了演出节目,而且蹊跷的是,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节目,直到今天上午才被安插到了年会的结尾,这也是为了不给既定的节目顺序造成影响。

  当她携大提琴出现在舞台上时,让所有认识她的人都震惊了,包括原来营销策划中心的同事,包括总裁办的同事,包括林子苏,还包括周瑁远。林子苏的第一直觉让她不得不去观察周瑁远的表情——透过大屏,林子苏看到主席台里的周瑁远,和林子苏一样,对赵恬妞表现出了惊讶之情,还有一种让林子苏看不懂的耐人寻味的复杂神情……

  再看舞台上的赵恬妞,穿了一袭裸粉色的晚礼服——那几乎不是她的穿衣风格——之前她打扮其貌不扬甚至有些土气,自进入总裁办后装扮就变得艳丽性感,这样清雅素静的装扮还是头一遭。优雅的盘发,坐在椅子上,身姿绰约,倚着大提琴,眼神忧郁,专注而深情……

  那样的专注,林子苏在她身上从未看到过。但现在的她,看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漂亮极了,优雅极了,那不曾有的艺术气质,仿佛是穿越了一个世纪,才抵达这方舞台,她的降临,让喧嚣了一个晚上的舞台,突然就沉静了下来,让每一个人为之倾醉……

  林子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闪过一丝不安——赵恬妞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今年年会的舞台上,事先没有任何声张。而且,竟然还演奏高难度的大提琴,她从不玩任何乐器,一是她。兴趣,二是她向来没有音律的才能,自认识她以来,林子苏都从未听她唱过歌,连她都自嘲自己“五音不全”,更不要说识谱奏乐了……

  她什么时候开始学的大提琴?为什么会学大提琴,为什么不学别的更容易些的乐器?她这样不动声色,惊艳亮相年会,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林子苏心头再次闪过不安情绪,她隐约预感到,她这段演出是冲周瑁远而来的——她不选容易的乐器,却选了大提琴,也许这是周瑁远喜欢的乐器!?

  林子苏依稀还记得,那日在他家弹奏梁祝时,他对《梁祝》是小提琴协奏曲,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可见他是了解并喜欢提琴音乐的……但是,他家里除了钢琴,并没有其他乐器,更没见过提琴的影子,这是为什么……林子苏感到困惑,感到不安。

  赵恬妞选择演奏的曲目,也是别有深意,曲名叫《鸿雁》,是一部老影视剧的主题曲,赵恬妞弹奏的是改编后的大提琴曲。这个歌曲原是表达思乡之情,但赵恬妞把它搬到这个舞台上,单“鸿雁”之名便寓意了很深的情意——赵恬妞和林子苏同修中文专业,深谙古典文学的典故寓意,自然知道“鸿雁”含有相思的意味,她这是在向心慕的男人——周瑁远传情诉衷肠。

  只是,贯通西学的周瑁远,能否听懂和意会到她的“良苦用心”呢?……林子苏嘲笑了一下,忍不住抬头望向主席台的周瑁远,他确实很专注地在欣赏她的提琴演奏,专注的侧影,让林子苏有些晃神,谁说他听不懂?他的专注,证明了一切……她,让他着迷了,丢了魂……

  一缕失落荡进胸腹,让胃又开始隐隐作痛,林子苏看向舞台上的赵恬妞,她竟也是和他一样的专注,只是多了几分伤感,忧郁,愁绪……那一抹裸粉,好似一道萧瑟凄婉的秋景,镌刻在舞台上,镌刻进他的眼睛里,心里,和脑海里……

  隐隐的胃疼,变得更加刺痛,她知道自己的“老毛病”又开始了,不得不起身离席到后台去取手包,她需要吃一片多潘立酮片来减轻这疼痛。

  在云连做销售时,因为忙工作饭点经常延迟,总是吃一顿不吃一顿,有时忙过了也就过去了,一年下来,渐渐也患上了胃病。来总部后,学校和总部两头跑,比在云连时还忙,也是经常有一顿没一顿的,尤其是最近这胃疼稍不注意就会加剧,林子苏这才开始注意规律饮食,偶尔难抗时,就会吃上一片多潘立酮片来应急。像今天这情况,还是头一遭。

  但林子苏也是不常记得按时,基本上都是晚上才吃,工作忙起来就会忘记,但她会随身携带,以备不时之需。搬去周瑁远家后,就几乎没吃过,在她看来,去他家后心情好起来,胃口渐渐也好起来,胃疼的次数竟然越来越少了。今晚这一闹,似乎比以往疼得反而更厉害了……吃了多潘立酮片后,胃疼这才得到缓解。林子苏也不想在回观众席,而是留在了后台……她又困又累,就昏昏然睡在了梳妆台上。

  直到云连的罗汉们找到后台来,林子苏才昏沉沉地起来,和他们叙话,武荃将披肩还给林子苏,董强也将他们的“计划”和林子苏讲了清楚,林子苏很是支持和赞赏,便说就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趁着明天罗汉们都还在常青市,把这事办了,别让李秦沁过年也被他恶心,一众罗汉们纷纷附和点头。因为约好明天再聚,当晚林子苏就和罗汉们各自回去休息。

  前台的晚会已经结束,后台这会闹哄哄的,林子苏本想换回常服,但身体懒怠得不想动,便将常服装在箱子里,披了披肩出去,准备先打车回去,她猜测着周瑁远今晚大概会应酬很晚了……

  林子苏刚离开会场,便收到周瑁远的微信,林子苏看到微信,懒散的身体一下就惊醒了——原来一向小心谨慎从未出错的杨玫,在晚会临结束时把脚崴伤了,而且很严重,周瑁远当即就派车送她去了市人民医院救治。周瑁远微信告诉林子苏,他派了郭晓钊来接她,让她乘车直接来医院,看过杨玫,坐他的车一起回去。

  林子苏看完消息,便和郭晓钊联系,随后去了约定的地点,坐上车就直奔市人民医院。到医院,杨玫的病房里有好几个人,包括周氏姐弟,以及集团一部的几个中层,居然还有那头“色狼”——杨董。

  林子苏看到那杨董在,就不想进去,因为她一见到他就浑身不舒服。但同时,林子苏也感到奇怪,这个杨董怎么会在这里?对啊,他姓杨,杨玫姓杨,他们什么关系,父女,还是什么亲戚关系?……

  周瑁远正在和杨玫说话,神色很亲和,杨玫的脚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固定着,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但脸上的神色看起来很轻松,全然没有了往日干练的女强人的气场,倒像个小女人,很难得的一面,大概女人到了他面前,都会变成这样的女人吧!为什么自己就成不了这样的女人,和她们相反,自己和他总是在吵架,而且每次吵架都会吵个天翻地覆,两人都气得不行,和好后又爱得更炽烈疯狂,更难舍难分……

  他对杨玫也很温和,很尊敬也很爱护她,那种感觉,就像多年的亲人朋友,哦,不,感觉像夫妻,像相敬如宾的夫妻,他们确实很有夫妻相……林子苏呆呆地站在病房门外,心中一阵酸涩,又惹起一阵胃痛,竟不知该不该进去……

  直到周琞扬发现门外的林子苏,提醒了周瑁远,他才看向她,病房里的人也望向了她,林子苏这才换了一副神色,走了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想对一众人宣示自己对周瑁远的“主权”,但身体却背叛了她的意志,在一众人的“林校长”声中,她走到了病床的一边,和周瑁远隔着病床,杨玫躺在病床上,神情和他一样的温和,看着她走过来。

  林子苏走近了,也不自觉地抿了温和的神情,关切道:“杨总,您的脚怎么样?”

  杨玫微微一笑,柔声道:“没事,只是崴了一下,没什么大事,倒是劳驾总裁和这么多人来看我。你怎么衣服也不换,外面应该很冷吧!?”

  周瑁远盯着她,脸色被包裹着,林子苏心里有些酸涩,讪讪一笑,道:“还没来得及换,听说您脚伤了,就着急来看您!”

  杨玫明媚一笑,拉了她的手,道:“我就想着你肯定会来,果然不愧是我带出来的人。”林子苏不料她拉自己的手,有些受宠若惊。

  周琞扬不知怎地,神色有些不豫,看了一样周瑁远,道:“我们走吧,让杨玫好好休息!”

  杨玫见状,突然就撒开拉林子苏的手,坐起了身,正想说什么,却见周瑁远和颜悦色道:“你好好养伤,不用担心二部的事,我们先走了!”

  杨玫很温顺地点点头,看了一下旁边的人,颇有些犹豫,挣扎了一下,还是脱口而道:“瑁远,我给凤姨备好了她要的东西,我已经定了回加拿大的机票,和往年一样,也给你定了,我让周媚明天送你办公室里。”

  周瑁远蹙了一下眉,神情变得冷峻,先是看了一眼林子苏,林子苏也是一脸震惊,杨玫这话的意思,往年他们都是一起回加拿大过年的,杨玫的父母在加拿大吗?这说话的口气,就像多年夫妻一样……林子苏只觉得心头寒凉,猛地一阵钻心的痛感,一阵阵恶心想吐,禁不住让她拧了一下眉,很快这劲就又过去了……

  周瑁远看了一眼林子苏,沉吟了一下,才道:“你先回吧,我还有事要办!”他的话听起来很冷漠。

  杨玫似乎有些失落,道:“那宝……”

  杨玫话还没说完,周瑁远忍不住就回敬了一个凌厉的眼神,道:“少操点心,对养伤有好处!”杨玫没敢再说,这才咽下要说的话。那“杨董”来回巡视着周瑁远和林子苏,眼珠子滚来滚去,猥琐至极。

  周瑁远不豫地转身就离开了,路过林子苏时,看了她一眼,林子苏还在走神,没注意到他的眼神,随即呼啦啦一群人也纷纷告辞离开,唯独那杨董还坐在她床边。

  杨玫看起来有些累,主持了一晚上的节目,现在又摔伤,放了谁也扛不住,杨玫疲倦地抚了一下额头,转头对旁边还在盯着林子苏看的杨董,冷冷道:“你回去吧!”

  那杨董这才站起身,林子苏见他将手压在杨玫的肩,哦,动作很是暧昧,道:“宝贝,那你好好休息,明天再来看你!”

  宝贝!?……称呼如此亲昵,林子苏又惊又疑,那杨玫对他的举动,看起来似乎习以为常,带着几分克制的反感情绪,声音更加冰冷了,道:“你忙吧,我这没事!”

  “我让赵云龙来照顾你!”那杨董似乎很关心她,杨玫这次没说话,其实是懒怠说话,大概是累了,或者别的原因,直到那杨董离开,她的神色才有所转暖。

  那杨董离开时,对林子苏又是一阵色眯眯的垂涎三尺,走过她时还舔了一下嘴唇,林子苏本就因为胃痛引得恶心想吐,看到他猥亵的样子,恶心更加剧。

  病房里,就剩下了杨玫和林子苏,林子苏刚要说话,就收到微信消息,快速瞄了一眼,是周瑁远的短信,说是在楼下等她,让她赶紧下来。

  林子苏还盘桓在刚才他和杨玫往年同回加拿大过年的梗里没出来,又加上赵恬妞突然现身年会惊艳演绎多情的大提琴曲,这两桩事惹得她肠胃绞痛异常,往常一片就能定心的多潘立酮片,今天好像失效了……看到周瑁远的微信催促,心里又是一阵酸楚,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不想下去见他了,她宁愿躲在杨玫的病房里。

  “子苏,早点回去休息吧,你也累一天了,不用在这里陪我!”杨玫虽然很疲惫,但言语声音还是很温柔和善。林子苏这才起身,歉意道:“杨总,那您休息,我先回去了,我再来看你!”

  杨玫微笑着点点头,林子苏刚要转身,她又道:“你今天很棒,很漂亮,还没有祝贺你!”

  林子苏腼腆一笑,道:“这都是杨总的栽培,没有您,就没有今天的我。我欠您一声,谢谢!谢谢您,杨总!”

  杨玫有一阵晃神,随即微微一笑,道:“你有才能,有天赋,迟早非池中之物。希望明年,你更上一层楼!”林子苏感激地点点头,这才转身离开,刚走了两步,就听到身后的杨玫说了一句话,让她再也迈不动腿了——“周瑁远,不是个靠得住的男人,你离他远点,他对你没好处!”

  林子苏停了脚步,严格说是惊住了——“靠不住”,“没好处”,“离他远点”,这是什么意思?他有什么问题是我不知道的吗?……林子苏一脸困惑,本能地转身望向杨玫。

  “有个女人因为他绝育了,她的前妻也是被他逼死的,他还打过好几个女人……”杨玫脸色很沉郁,幽幽道。

  绝育!?逼死!?……林子苏震惊地看向杨玫,一股冷意从头顶刺入骨头,一直浇灌到脚骨,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冷颤。随即想起那日在上京,他自揭伤病,还说他不想伤害自己,那种求而不能的感觉会让他发疯,让他丧失理智,他因此伤害过女人……自己问过他怎么伤害女人的,他以不想让她知道太多人性的黑暗和丑恶为由,就掩饰了过去,这也成了林子苏这些日子最大的困扰。

  没想到,这个问题轻而易举在杨玫的口中得知了……果然,只是听到了一个结果,就让自己震惊的竟是张口结舌。

  杨玫却显得很镇定,坦然自若,仿佛并不以为然,道:“绝育的那个女人,是我的大学闺蜜,不然我也不会知道。他前妻的事,你如果不信,可以问周琞扬。周瑁远玩女人的花样,你根本不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他配不上你,你应该找一个好男人。子苏,相信我,我都是为你好。虽然,周瑁远是你我的老板上司,但于私,我从来没把你当做员工,因为你是我一手带进东森的,也一直视你为妹妹,我不想你受伤!所以,离他远点,他对你没好处!”杨玫言语诚恳之至,说到最后,眼中都含了泪光,这是林子苏第一次看到杨玫柔软的一面,她从来都是以女强人示人,从不曾示弱,眼泪于她更是比奢侈品更奢侈。

  林子苏不由得鼻子一酸,她没想到杨玫这样高不可攀的女人,竟然视自己为妹妹!林子苏有些受宠若惊,自己曾几度对她有过诸多嫌隙和猜疑……可是,此时的林子苏无心和她构筑感激之情,强忍着心里的震惊和悲伤,走过去,颤抖了声音道:“谢谢你杨总!你好好养伤,我有时间再来看你!”言罢,禁不住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以示感激。

  杨玫温柔地嗯了一声,也紧紧拥抱了她,两人握手言和,四目相对,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直到杨玫拍了拍她,林子苏这才离开杨玫,离开病房。出来病房,迎面险些就撞上匆匆赶来的赵云龙,赵云龙也没说话,只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进去了。

  林子苏回望了一下病房——看得出来,赵云龙很是关心和照顾杨玫,也许不止于杨董的关系,赵云龙脸上的神情泄露了他的情意。可惜,杨玫并不喜欢他,不然他们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林子苏走出病房大楼,才发现真的很冷,她只搭了一件毛呢披肩,抬头看时,周瑁远已经从车里下来,手里拿了风衣,走到身边后,把风衣给她披上并裹紧,然后搂着她扶进了车里,林子苏并没有拒绝和抗拒,享受着他的照顾,心里却是一阵痛,一阵矛盾。

  一路上,林子苏胸口都是隐隐作痛,又加上胃痛引起的恶心,一直就没说话,只靠着座椅假寐,心头思绪万千——身边这个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到现在自己对他都是一无所知,他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险恶和城府?

  虽然她知道他一定有很多不堪的过往,她一直都不愿去追问和面对,她太害怕得到他过往的那些答案——就像他了解社会和人性的黑暗,那他又参与了多少黑暗的构建?也许,他就是个黑暗的人……而他从不愿我了解他真实的一面……

  林子苏越想越难过,胸口的恶心也在加重,眉头也蹙得越来越紧……周瑁远在一旁看着她,想说点什么,但见她闭目不言,像是在休息,可脸部的表情却在变化,好似有难言之痛。周瑁远的心也跟着抽紧,抬起手指轻柔地滑过她的脸颊,拨开发丝,手握到她的肩上,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让她靠着自己睡……

  林子苏真希望今晚没听到杨玫的那些话,不然此时此刻两人应该会很愉悦和开心,可以度过一个美好难忘的夜晚。可是现在两人各怀心事,都缄默不语,而他还是这样温柔得让人无法抗拒……不管内心有多挣扎,有多矛盾,只要他一个温柔的举动,就能化解这些挣扎和矛盾,不费吹灰之力,不费一言一语。她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抗拒他,离不开他……也许,离开他还有上天堂的可能,而继续和他在一起,就只能下地狱……

  林子苏冥想中,车子已停入车库,陡然的下坡,让林子苏再也忍不住胸口的翻江倒海,几乎是冲出了车子,看到一处的垃圾桶,便飞奔了过去,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的呕吐,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晕车,还是胃病犯吐,但她的胃太空了,上午11点吃的工作餐,到现在滴水未进,以至于将胃酸都吐了个干净,还不解恨,恨不能把肠胃吐出来……周瑁远在她身边,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皱了眉头,满脸都是关切,一边帮她拍打,一边拿了口袋巾准备给她。

  林子苏终于有点好转,见他递过来手巾,一把就推了,而是从自己手包里取了“自己的手巾”——那还是上次呕吐时,方老师递给她的手巾,她一直随身携带,还没机会还回去。

  林子苏擦完就握在了手里,周瑁远扶住她,一直回到那个“冰冷的宫殿”。林子苏进到自己的房间,洗澡收拾完,看到床上扔着的手巾,忍不住拿起来,禁不住捂住脸,痛哭起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才终于平静下来,决定不再留恋这样的情绪,拿了手巾去洗,直到清洗时,才发现白色的手巾上面有血丝,但是很细微,不注意看都不容易察觉,最近太忙喝水也少了,大概是又上火了……林子苏看着手巾,忍不住苦中自嘲了一下。洗了手巾,林子苏这才上床睡觉。

  这要是放着以前,林子苏会赖着周瑁远,一定让他陪自己睡,直到林子苏睡着,周瑁远才会回去,但今晚林子苏却没留他,更没赖他,甚至有点撵周瑁远的意思,这让周瑁远甚是困惑和无奈……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