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墨客江湖行

第十五章 逃

墨客江湖行 山有神木兮 2391 2017-03-21 22:52:53

  将最后一点内力汇聚掌心,沉气凝神,

  就在吴天均打算以身赴死的时候。

  忽然,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衣袖一挥,霎时间黑暗之中散射出星星点点的银亮色的光芒。

  “唰唰唰”吴天均周围几人应声倒地,几个三流高手全部死亡,后面一点的十几个黑衣人也是伤亡过半。

  “呵,看样子唐傲那小子没骗我啊,这东西威力确实挺大的。”一声贱贱的轻笑,时涛熟悉的声音传入吴天均耳中。

  “闲话少说,趁现在,冲出去。”吴天均刚想说话,便被时涛提着肩膀从窗户飞了出去。

  此时的来福客栈已经被烧了一半,火势已经蔓延到他们刚才打斗的大厅,浓烟滚滚,附近的居民听见打杀声都是一阵惊慌,不过也有胆大的躲在门缝里瞧。

  “快追,别让他们跑了。”杜虎黑着脸提刀追出来,身后是剩下的几个手下。

  原来,刚刚打斗之时,杜虎使用的是自己的绝技旋风刀法,却被时涛虚晃一枪依靠高强的轻功躲过那至强一击逃了出去。

  “五爷,咱们要不要给七爷他们发个信号?”幸存下来的崇阳城内的暗桩刘裕说道。

  “嗯,也好。”

  “嗖”一支响箭摇曳着火光升天而起,整个崇阳县城也开始为之颤动。

  崇阳县衙,灯火通明,院子内还不时发出惨叫和兵器碰撞的声音。

  “狗官,敢得罪我蕲黄四十八寨,莫非你是活腻了?”阮但带着一众手下围在大堂前,恨声说道。

  本来,蕲黄四十八寨大当家王猛派杜虎和阮但两人前来追杀时涛,不过两人商量了一下,觉得对付时涛只需一名二流高手压阵六名三流高手一拥而上便能手到擒来。

  因此,阮但便带人来到崇阳县衙,一是为了讨要死去的刘航三人的尸首带回去给他们的家人和蕲黄四十八寨的兄弟一个交代,二是为了堵在衙门口牵制崇阳县的捕快和乡勇去来福客栈那边搅局。

  刚开始,阮但只是抱着威逼县衙交出尸首和拖延时间的打算,却不料这县令是个硬骨头,竟然死活不肯交还尸首,还调集人马想将其捉拿,由此引发了大规模的血战。

  崇阳县总共有捕快五十七人,乡勇一百人,事发之时县衙内能调集的不到三十人,随后赶来的乡勇有七十几个。随阮但来的蕲黄四十八寨的人有八名三流高手,十几名精英匪众,人虽然不多但却战力强悍,还有阮但这个二流高手在一旁虎视眈眈。

  崇阳县令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微胖老者,面容宽厚而不失威严,卧蚕浓眉,虎眸大眼,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面对土匪的威逼,县令并不惊慌,一面指挥衙役捕快抵挡,一面派人去团练使那里调集乡勇,也正是因为他的指挥有方崇阳县衙才没有失守。

  “大人,咱们伤亡惨重,捕快衙役已经有二十多人阵亡,乡勇也死了三十多个,已经伤亡过半了,再这么下去迟早会拼光的。”县里的捕头李义也是一名三流高手,此刻却是肩膀挂红,提着沾血的佩刀来到县令面前大声喊道。

  “李捕头你给我顶住,就算是死也不能让这些匪徒占领县衙,我等身死事小,朝廷的尊严和百姓的性命却是大事。”老县令表情坚毅,目光凝重道。

  “是,属下定当誓死守候。”李义一咬牙转身下去。

  “东翁,您这又是何苦?那些土匪要尸体给他们就是,也能避免这一场无妄之灾。”一旁的师爷犹豫了一下,开口劝道。

  “老黄啊,你也跟我这么多年了,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人,我就不至于年近花甲还只是个区区七品县令。身为朝廷命官,又岂能向草莽匪类低头弯腰?只要是为了这大宋江山,为了崇阳百姓,我苏潼虽死何惜?”老县令看着不远处厮杀的众人,轻叹一声。

  “嗖”,远处城南方向一支响箭直插云霄,所有人不禁抬头望去。

  片刻,打杀声逐渐消散。

  “大人,退了,那群悍匪退了。”捕头李义狂奔到苏潼面前,声音颤抖的嘶吼道。

  “退了?好,好,快去安顿好受伤的衙役兵丁,派人将衙门收拾干净,给乡勇们腾出地方让他们好好歇歇,再派一名腿脚利索捕快去江陵府报信,另外再派两个机灵点的去城南看看,那支响箭是从城南射出,哪里必定发生了什么。”听说贼人退了,苏潼也是舒了口气,随即吩咐道。

  再说吴天均和时涛,两人从窗户跳下便钻进一条巷子里。

  这是几天前两人策划好的逃跑路线之一,因为知道蕲黄四十八寨势力大高手多,所以两人也从未想过要正面硬刚,早已做好了战略转移的准备。只是没有料想到这些人会来的如此突然,时机把握得那么准确。

  “天均,待会我将他们往城东方向引开,你往城西去找王小姐,这些人的目标是我,不会太注意你,有王小姐庇护你定然能安然无恙。”时涛一改之前的玩世不恭的态度,用非常坚决的语气对吴天均说道。

  “要走一起走,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冒险去引开他们?你要是再这么说别怪我不认你这兄弟。”吴天均听他说要引开那些土匪,让自己逃走顿时脸色一黑,气恼道。

  “兄弟,我们当然是兄弟,正因为是兄弟所以我才这么做。王家的慕雪小姐和你是朋友,而且王家家主还有事嘱托于你,也只有他们才能保下你。”

  三天前,王慕雪曾来客栈看望吴天均和时涛,三人有了些交集,王慕雪也说过要吴天均两人到王家暂时躲避,不过被吴天均和时涛同时拒绝了。王慕雪也没有多劝,只是说如果有难就来王家,王家的大门随时敞开。

  “这件事情因我而起,也应该由我自己去面对,而且我轻功也不差还突破了二流境界,以他们那些微末功夫不一定能追上我的,放心吧。”时涛眼睛有些微微湿润,故作轻狂的说道。

  “时大哥,我......”吴天均也是眼眶微红,声音有些梗咽。不由想起这些天和时涛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

  从城南郊外第一次遇见时的冷酷霸气,再到被吴天均救活后的逗逼风格,还有平时对吴天均武功修炼的指导,甚至传授他祖传的轻功,还有将那块关系到一个巨大密藏的玄铁令牌毫无保留的交给自己。想到这些,吴天均感到心里有说不出的不舍和伤感。

  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几个对自己好的人,也是关系最密切的人,这段时间吃住都在一起,两人已经形同兄弟,面临分别,甚至可能是生死离别,又怎么可能不伤心呢?

  “五爷快看,他们在那呢。”一阵脚步声传来,又是杜虎等人追了过来。

  “快走,我引开他们,如果三个月后还没有我的消息你就拿着这个去蜀中唐门走一趟,找唐门的唐傲,到时候他自然会知道怎么做。”时涛说完扔给吴天均一块玉佩,转身飞跃而起,迎向杜虎等人。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