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帝陵探秘笔记之神秘诡异唐十八陵

76.春子

  76.春子

这次我又带上了大光,因为伟子过年回老家还没过来,而且除了大光之外,我们有多了位新朋友,一个脸蛋比苹果还圆的女孩,我们都叫她春子,来自北京,是家电视台的导演,也是我的一位网友,她听说了我们的探险经历后,楞是辞掉北京的工作,一个人独自来西安找我们几个,在我看来,她似乎不正常,这么好的工作都不要了,还连蹦带跳的,不过现在的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多了,既然来了,那就来吧,再说人家小姑娘怎么着也是冲着我的这张老脸才来的,总不能给人家个热屁股吧。

春子是个绝对人见人爱的女孩,胖乎乎的脸蛋,短发,来时一身迷彩,足蹬骆驼,头戴棒球帽,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的活力。

春子的到来,让那几名家伙吃惊不小,尤其是大光,一有空就去粘到春子身边,只可惜话题扯的太远了,一会东一会西,人家春子说什么,她似乎都懂什么,可当春子问起昭陵的事情时,大光就胡编乱造一通。再说春子也不是小姑娘了,二十六七岁的人了,也不是那么好哄的,每到这时候,春子就笑,把大光笑的表情都僵在那里不动,笑完了春子就问昭陵的事,大光只有使劲摇头的份。

因为伟子回家,大光又有女朋友,不管春子有多少钱也不能让她天天住酒店,在征的了春子的同意后,我就去买了纤维纸,把我那只有二十平米的小卧室一分为二,我住外面春子住里面,又去买了路由器,把网也分了,我在外面用我的电脑,春子在里面用她的本本,吃饭到是很简单,大部分时间是和大光时光他们一起在外面吃,偶尔心血来潮了也自己买东西在小厨房里煮,而且生平第一次吃到了女孩子亲手做的菜,哪个滋味呀,就两字:幸福。

因为刚过完春节,天气还很寒冷,我又没装空调,以前还生个炉子取暖,自从把房子隔开以后,就没地方放炉子了,于是就只有多弄几床被子,咱受点委屈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让首都来的朋友受任何委屈,而春子也很大方和勤快,在没去桥陵之前,每天都会把我的房子里收拾的干净明亮,看来,男人还真需要个女人,要不,那家不叫家,叫窝。

正月底的一天,突然下了大雪,温度也降了不少,晚上到了半夜,寒冷的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进来,我捂着被子在床上看出,春子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她那边还正对着窗户,风更大。

“春子,冷不?”我有些担心。

“啊——嚏——”春子给我回了喷嚏。

“你看你,好好的北京不呆着,跑来受着罪。”我嘟囔着。

“我愿意,我乐意。”春子的话语里有些火药味。

我没再敢做声,过了会,还是放心不下,就又问:“冷的很吧?”

春子在里面恩了一声,我叹了口气,书是看不下去了,就起身,哆嗦着身子抱起一床被子。

“我能进来不?”我在外面问。

“想进就进。”里面还有火药味。

我掀起帘子,春子盘腿坐在床上,她睡的床本来是我睡的大床,我在外面又另外支了张小床,春子的鼻子泛着红,双手抱在胸前。

“给你,把这床再加上。”我把被子放在床上说。

春子看了我一眼,眼里不但没感激,还有些怨恨。

“实在不行,咱明去买个空调。”我只有笑笑,我那里还有钱买空调,几次下来,光装备都买了几套,包括手里这破手机,都是伟子给我买的。

“知道你买不起,逞什么能。”春子嘟囔了句。

我转过身说:“早点睡吧,睡着了就不冷了。”

春子没搭理我,我转身又回到自己的小床上,两床被子就剩一床了,这怎么睡,哎~谁又让咱穷呢,搓了搓手,钻到被窝里。

春子一直没关灯,刚住进来的时候也许是顾及什么,毕竟男女同处一室啊,但是到后来这几天也就习惯了,但是今天晚上又没有关,我掐指头算了算,春子来到西安差不多有半月了。

太冷了,这破天气,都啥时候了还下雪,我在心里嘟囔着。

“海哥。”春子在叫我。

“咱啥时候去桥陵?”春子的声音温柔了许多。

“等天一晴朗就去。”反正也睡不着,那就聊吧,我从被子里钻出了头。

“你冷不?”春子又问。

“不冷,你冷不?”我反问。

“冷。”春子答到。

“那你把这床也拿走吧。”我心里就有点气了。

“那你给我抱进来。”还真得寸进尺了,好,给你就给你,我没好气的下了床,卷起被子。

里面的大床上,春子只占了一半,两床被子整齐的盖在身上,也只盖了一半。

“都压在上头。”春子说。我把被子又压在上面,她就有了三床被子,而我一床都没了。

“去把枕头拿进来。”春子看着我。

“拿枕头干吗,你不是有吗?”我想发火,可对着那张可爱的圆脸,发不起来。

“叫你拿你就拿。”我只好转身再去抱过枕头。

春子把枕头放在旁边,轻轻的抚平枕巾,说:“上来吧。”

我差点跌倒,站在地上,不敢动,脑中一片混乱。春子让我上去和她睡一张床,这怎么可能呢,可事实确实是。

“叫你来,你就来吧。”春子继续叫我,我还不不敢动,春子看了看我又说:“我相信你,你是个正人君子。”

就这样,两个人躺在了一张床上,春子翻过身子抱着我,略带清香的呼吸吹在我的脸上,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而我,一夜无眠。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温度升高了几许,我又搬了出来,继续睡我的小床,一个星期后,我叫上大光,带上春子,一起踏上去桥陵的探险之路。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