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纷飞

第四章

纷飞 1408 2009-02-20 22:32:53

  法国总统萨科齐与达赖进行见面的时候,闪朔坐飞机悄悄回到了北京。他两年前去的法国,在巴黎第九大学主读金融学院。但是金融这东西对于他来说像是一个女人的心思,永远琢磨不透,两年下来,除了英语和法语练的不错以外,对于专业学的知识简直还不如一位农村个体户懂的多。其实一年前,闪朔已经后悔来这里了。他那时候往家里打过电话,同父亲说了自己的想法,换来的却是一顿臭骂。骂完后转念一想毕竟是老爸花了不少钱才给自己送来的,不上确实不太好,于是只能安心在学校先呆着。

后来闪朔也有过几次想偷偷回国去的念头,不过仔细琢磨了一下,要是到了家,告诉老爸什么都没学成,非得再被赶回来。闪朔父亲的意思是想让儿子学一些和金融有关的专业知识,然后再回来帮自己公司的忙。就算最后去别的地方工作,也总归是个留学生。

在法国的第二年里,闪朔学了聪明,他不再和父亲提回来的事情,开始和同租一个公寓的法国朋友George诉苦。George一听这事,开始给闪朔出起了主意,他说,先让闪朔在法国找一些喜欢的事情学着,然后跟院长谈一下能不能转系。闪朔查遍了学校的院系,没一个感兴趣,于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心理疾病。随即还去了学校的心理咨询中心去做检查,一番折腾后,医生告诉他,他不但很健康,而且智商非常高。闪朔似乎重新找到了一些丢失的自信,学也这么凑合上着。

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George带着他去了一个社团为止。这个社团很有特色,专门教大家一些新颖好玩儿的技术。每周都会请来不同领域的高手。George带闪朔来的那天,碰巧是一家高档酒吧的调酒师来表演。闪朔完全被这门手艺迷倒了,在活动结束后,缠着George陪他去向那位调酒师拜师。调酒师是个棕发的美女,George有些不好意思,不敢过去。闪朔当时还想:以前在国内总听说欧洲人很开放,其实法国人就不然,他们其实满容易害羞的。于是只得自己硬着头皮用带着闽南话口味儿的法语去和那调酒师对话。那美女似乎没有见过东方男人,见到闪朔后就连问候时的亲吻也多停了几秒。她见有人欣赏这门技术,欢喜不已,立刻答应了教闪朔调酒。拜师的时候她还要问闪朔的中文名字。闪朔想了想怕以后调出毒药被警方通缉,于是说:东方朔。当然这位美女确实是个高手,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就把闪朔培训成了看起来有模有样的调酒师。不仅没有毒死过人,还考下了法国的专业调酒师资格证书。

闪朔拿到证书的时候一阵兴奋,宛如捡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毕竟回国以后他有东西向老爸交代了。虽然不是毕业证书,但是好歹也能充个数。不过最终决定退学回国还是在他看了一部美国电影之后,那是由亚当?桑德勒主演的《别惹佐汉》。讲了一个以色列军人为了自己当理发师的梦想而去美国奋斗,最终成功的故事。电影看的闪朔热血沸腾,发誓要回国,去北京或者是上海闯一闯。

碰巧要走的前几天,法国总统要接见达赖,这事情在法国闹的也不小。闪朔参加了一次游行活动,George也跟着他一起去了。法国人民强调言论自由,觉得这种行为严重影响了中法人民的伟大友谊,于是游行的时候法国本地人比留学华人还要多。George有点人来疯,见中国学生群情激奋,为了配合气氛,用闪朔教他的那博大精深的中文脏话对着两张画有萨科齐和达赖的照片骂着:“***,***。”

闪朔当时还在一旁暗暗好笑,回到国内以后才知道这三字儿已经在网上被炒翻了天。因为它是被和谐了的脏话,由此还导致了一种动物被人们所熟知,那就是羊驼(***的真身)。有多少人在这之前都没有听说过这种动物啊,只是因为三字儿,它就火了。闪朔心想:网络真奇妙,中国网络更奇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