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上帝赐我个老公吧》(全本完结)

第三十六章 回家过年

  东想西想了两天的欧阳诗终于等到男友放假了,看着把大包小包的各种各样的东西放进车后箱的人,欧阳诗觉得有个男朋友还真的很不赖,尤其他是个很体贴的人时。不然以她这种以懒提东西的个性,如果自己坐长途汽车回家,会拎着袋换洗衣物回家就要偷笑了,更不要说是买礼物送给家人。

两小时的路程就在她跟周公聊天中渡过,看到老家SW市的KFC,欧阳诗才发现已经到离家不远的地方了。不好意思的转头对旁边的人笑了笑说:“你辛苦了!我每次坐久一点的车都会睡着。”

“嗯。没事。”看着眼前的人,费冠宇是满脸的不舍,不放弃的又问了一次“真的不要我送到你家吗?”

“不,不用。我叫个车,不到二三分钟就到家了。”

知道自己没机会去她家的费冠宇只要把后车箱的大包小包拿出来,“我帮你叫辆车。”

“不用,我自己叫就好。你先走吧,你还要开几个小时的车呢。”

看到她一脸的坚持,费冠宇只有回到车上,看到站在车外对着他笑的人,勾了下手指。

“干嘛?”虽然看到他这个动作虽然有点昏菜,但还是乖乖的把头靠到车窗旁。

“再靠过来点。”

“干……”还没问出口的话止于贴上来的温温软软的双唇间。

看到眼前睁大的双眼,费冠宇低声笑了出来:“下次我吻你的时候,记得把眼睛闭上。”

这时反应过来的欧阳诗倏地觉得脸上热呼呼的,羞怯低叫了声:“你怎么在这里吻人家啦!”在大路上接吻,丢脸死了,万一被家里的人或是亲戚朋友见到,那时肯定会被那些八卦人物追问个不停。

“哦,在车里就可以吗?”知道她在顾虑什么的费冠宇故意这样问她。

一听这话的欧阳诗这时觉得脸上更是火辣的可以在上面煎鸡蛋,看着眼前满眼笑意的人,“不跟你说了,开车小心一点啦!”

“嗯。那走了。”看着车后镜里越来越小的那个人,费冠宇觉得现在开始就有点想念她了。“看来太低估了冒失鬼对我的影响了。”心里当下作出个决定。

正在家里跟弟弟张贴春联的欧阳诗,听到妈妈在叫她,说是她手机响。放下手中春联,跑到楼上的房间。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嘴角一扬,说话的语气更像是在撒娇“到了吗?”

“……”

“我和弟弟在张贴春联。你呢?在干嘛?”

“……”

“一会我要跟我姐去逛花市。”

“……”

“……”

煲完电话煲的欧阳诗在姐姐的叫喊下终于舍得放下手中的手机。热恋期的人就是这样,这几天费冠宇一天一通电话,也不管话题有没有营养,全聊一通,通话内容变得不再重要,觉得通电话不够甜蜜的聊聊我我的两个人,还外加短信诉衷情。欧阳诗没想到短信中的他竟然还会发些比较肉麻的话,比如说我很想你啊,你有没有想我之类的?这些可是她人在他面前时他从不说出口的。呵,回到S市里一定要他当面说出来。

逛花市,这是近几年来欧阳诗会做的事.每到农历年的最后一天,中午的时候她都会和姐姐去花市买些花回来点缀一下过年的气氛!

不五分钟的车程就来到离海边不远的花市,看到那些用木条临时搭起的,充当温室的棚子里,到处是人,很多人都抱着同样的心理,等到农历年最后一天,去买几大盆回来.

空地上还有摆着结满桔子的桔子树等.温室里也有各种品种的菊花、海棠花、水仙花、桃花、剑兰、蝴蝶兰、招财树等以及还有很多说不出名字的花和绿色植物.

有些花就直接放在空地上,一排排的过去,用姹紫嫣红这个成语来形容是再适合不过了.

菊花等一般品种的是十元三盆,其他品种的有不同价钱;海棠花就看整棵的大小,最小的一般都要80元以上;水仙一棵大部分是30元左右;桃花一枝1到2元;剑兰约是30元;而蝴蝶兰则是以枝来计算的,一枝15元;招财树一棵最便宜的都要100左右。

有些花是因为只能在过年前销售出去,所以还是有价可议.至于绿色植物因为不受时间的影响,却是一丁点的价钱都不减.花了四十元买了四盆不同颜色和品种的菊花和一盆蝴蝶花,花了十五元买了一大束桃花,别名叫银柳.

欧阳诗两姐妹买完花又回到卖桔子树的地方,再去问那些卖桔子树的老板,终于等到跌价啦,呵.由80元跌到45元.因为天气热,逛花市的人又多,欧阳诗不想再逛下去,就催姐姐,不要再等降价,45元一盆买了算啦。

逛了整个花市用了二个多小时,包括来回的车费共花了105元,满载而归的两人开心的回家。

一家人吃完年夜饭,打电话的打电话,发信息的发信息,各自向自己的同学朋友或是同事拜年。接着边吃着零食边看电视。

想起小时候,一到过年就兴奋得不得了,又是放鞭炮又是跟着一群小伙伴到处跑。

长大了以后,对过年的兴趣是越来越淡。对被禁止燃放鞭炮的事也觉得很庆幸,因为少了很多呛鼻的气体。对需要出外市里去县城的亲戚家拜年更是觉得是一件觉得苦不堪言的事。只希望可以用通过打电话拜年了事,可惜目前还不行。

除夕夜就这样过了,欧阳家除了欧阳诗留守家里之外,其他的都各自有节目,打麻将的,出去跟朋友聚会的。

想到远在他市的几个死党和男友,欧阳诗不免心里郁闷了几把。

过年连好看的电视节日都没有,联欢晚会这类节目她向来不喜欢看。看来只能准时睡她的美容觉。

不用上班时总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一晃就过了到了年初五,这几天除了天天看搞笑的电视节目外,就是到亲戚家拜年,当然少不了还有每天跟某人的电话或是短信联系。

昨天得知他已经回到S市,想到那两个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的欧阳诗这时再也呆不下去了。找了个借口,向家里说了声,一大清早坐上第一班长途汽车回S市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