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觞

空想芳馨 3

倾觞 raven 2137 2009-10-07 22:35:47

  被老刘当做是老男人的慕容懿,是在看到宇文弥裳的那一刹那就认出她了的。

当时他和区同刚刚进门。门口的服务生一边询问他们是否有约,一边揣摩着两个人的身份。在他要将他们带入包间的时候,慕容懿用眼神告诉区同他不想进包间。

虽然区同不知道老总为什么突然破例地来这种地方,但是他对于慕容老总的人格是从未有过怀疑的。于是他对服务生说道:“我们不想进包间,我们想在大厅里找张比较安静的桌子就可以了。

服务生一直习惯于根据衣着言谈来判断来客的身份和手风的,这不仅会影响酒吧的收入,而且会牵涉到他们自己的外快。但是这两位客人却都是看起来衣着并不刺目,而且装束也不是很新潮的样子。虽然他们这里公司的白领也经常光顾,但是那些一般都是摆出一副不可一世或者出淤泥而不染的样子。而这两位,却是不卑不亢,悠然自在。他们在言语间并不给人威压,但是却无形中使人不可小觑。

服务生其实蛮喜欢这样的客人的。有一种人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太多了,自己却摆出一副潮人的样子。岂不知潮头过处,垃圾遍地。

这些人即使自己以为活得很成功,其实却根本一无是处。但是有时候迟钝麻木也是“好事”,所以,这个吧里面常常会有些人拿着出丑当出名,拿着现世当“献演”了。这样的世界,怎一个乱字了得!

服务生遇到这种人,一般都很容易有办法撬得小费。因为那类人常常把此种做法理解为“风度”“派头”。岂不知就是服务生也往往有一部分自尊心很强但是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来看他们这些硬充上等人的低级嘴脸的。一转身,就会骂他个傻X!

到底谁对呢?

人们既然已经模糊了标准和界限,自然,评判就开始变得不仅艰难,而且无谓。

可是遇到像今天的两位这样的客人,服务生自己也感到愉快。端盘子送杯盏竟也特别的勤快周到,而且还热心地推荐既实惠又质高的品类酒。

慕容懿于是乎感到这个地方虽然人员嘈杂,但是服务很周到。虽然各色人等兼俱,但是却也不得不说算得上条理井然。

他向四周看看,吧台坐台满了百分之九十五左右。坐台围绕着一个舞池,舞池上方是华丽的吊灯,而在舞池的中央,是一个凸起的所在,里面应该是亮着灯光的。慕容懿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做什么用的。但是这个设计是很冒险的:如果不是这个地方够大,那么这个所在就很容易割裂了酒吧的空间而使整个的酒吧显得壅塞了。

好在这个地方很宽敞。而格局突然因此一变。整个的舞池不动声色地被隔成了几个部分,有暧昧之心的那些都市男女,大可以在一侧跳舞,也可以别具匠心地转过一小圈,避开朋友的那桌,或者同事的眼线……

慕容懿摇摇头。以他的性格他是不赞成不磊落的关系的。无论什么时代,什么年纪的人。人格是最后的底线:所有的遮蔽都是某种意义上的掩耳盗铃。而不管其他人能否听见铃音,那种自作聪明的做法,本身就是可笑的。

感情虽然可能只是两个人的事,但是,人无时无刻不活在他人的目光里。做惯苟且之事的人自然会显得猥琐。所谓观其面知其心,这话虽然古老,但是却很有道理。

不过,看来云青这个小妮子,是看穿了现在都市人的心理了。所谓饮鸩止渴的人,怪不得鸩毒本身;而至于助纣为虐,那纣王本人,按照现代的刑法,恐怕也得算是主犯了。

他不知不觉地替云青开托。在他的眼里,这个地方只是投其所好而已,只不过投其所好的方式,别具匠心。在很多人都喊收入太低消费不起的时候,类似这样的场所里,聚集了形形色色心态各异的人。当然,这其中大部分人的钱,来得容易。至于是不是来得干净,那就很难说了。

他就是在这样默默地沉思的时候,目光随意地转向四周。一眼,就看到了宇文弥裳。他揉了揉眼睛,再仔细看:没错!是那个女学生!她和两个女同伴在离他大约三思丈远的地方。因为区同吩咐服务生要一个安静的地方,于是服务生周到地把他们安排在这个转角的坐台旁。其实这个地方看起来很背静,但是视野却很开阔,有一种左转右看既可观人又可赏景的优越条件。

而慕容懿之所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倒不是慕容弥裳变化很大。她的样子看上去没有怎么变,至少体型还是那样的窈窕。她面上的神情,比几年前当然是成熟了很多,但是那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味道,却使她的这种成熟也具有了某种超脱的意味。所以在这个酒吧里面,即使灯光打得如何暧昧朦胧,弥裳仍然是一个清水芙蓉般的女子,雅致得不落窠臼。他一眼认出了她,因为她的影子在他心里是镂刻得很深的——她是女儿的救命恩人。而从某种程度上,她也是那个将自己从对舒月的错恨里解救出来的人——那么她也就同时,是他一家子的恩人!

她还是披肩的长发,油亮亮地披垂下来。她大部分时候在不言不语地吃东西,听着两位朋友说话,时而抬头拒绝走到桌旁作势邀请跳舞的男人。她喝酒不多,一味低着头拿着刀叉在那里摆弄。

慕容懿感到惊喜,同时又感到奇怪。

他今天为云青的事情整整地头疼了一天。这个他友爱又疼又有些无奈的女儿,令他感到无所适从。也许因为在乎,人才会有这样的患得患失的感觉。慕容懿有时候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冥冥中舒月的指引,否则,为什么他刚刚想到请宇文弥裳帮忙,她就仿佛从天而降一样,出现在离他不远的那椅子上了呢?他兴奋地一拍额头,有些欣喜若狂。

舒月,是你在帮助我吗?他的双唇几乎有片刻禁不住颤抖了一下,那句话也差不多要脱口而出了。

区同不知道为什么慕容老总忽然间沉默不语了,他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坐在那里的三个女子。

他马上就会知道,那个吸引住他目光的女孩子,叫宇文弥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