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觞

堪将何物比愁长 3

倾觞 raven 1973 2010-03-20 19:27:54

  人会以为自己是强大的,充满希望的,不可战胜的,尤其是年轻的时候。大把的日子,光辉的未来,灿烂的希望。

但是慕容懿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了。

原本以为事业,成功,是可以给自己带来满足充实的。可是为什么自己感到如此地空虚,是一种疲惫夹杂着的空虚。奋斗了那么久,本该孝养亲人。可是父亲含冤而死,祖父衔憾而逝。母亲忍辱负重等到自己事业顺风顺水的日子,可是,母亲又哪里享过福?母亲在照顾云青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抱怨的话,但是母亲是如何在自己的家和云青之间挣扎操劳的,慕容懿只要不傻,就可以想见。而如果不是母亲照顾云青,谁知道自己的家现在是什么样子?

可是云青……云青是舒月留给他的,或者说老天留给他的,与舒月之间的唯一的联系了。她长得那么像舒月,舒月的眉眼神情甚至声音。可是这个孩子的性格实在是不像舒月……舒月,不过舒月如果在性格里像她,一切,也许是另一副样子了。

慕容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他转而想到了唐菡和小彦。是的,他感到对不起他们。是的,因为云青。因为云青太令他伤脑筋,他那么渴望与她和好,至少相安无事。然后他就可以试着,一点点地,做一个父亲对女儿该做的事:关心她,和她聊天,谈论未来。哪怕不能够左右——他也不想完全左右——她的未来,她只要像个女儿似的跟自己说说,自己可以了解,可以知道,知道她好好的,或者知道她幸福……就够了!

可是这些是奢望。

因为云青他忽略了家,自然也就忽略了唐菡和自己的儿子。他总想自己是可以处理好这个事情的。相对于自己的公司而言,这件“家事”看起来实在是太小了。他本来有信心,有耐心,也有决心去处理好的……可是现在——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真的这么不济了。他一直感觉自己没有那么老,尽管年龄确实也已经开始步入应该知天命之年了。

舒月和唐菡在他生命里是不一样的。舒月是他心中的一份浪漫和遗憾,唐菡,其实更像是他生命和事业的支撑。他以为失去舒月可能自己再也不会爱了,一个人的经历和感受总会在心里留下痕迹或者阴影。但是遇到唐菡他发现自己仍然是渴望爱的——是人活着的本能或者是需要?但是他仍然以为唐菡是上苍安排好来改变他的生活和命运的,他曾经以为自己还可以幸福——因为当时他也几乎已经将舒月埋在了记忆的底层了。

而且他和唐菡确实是很幸福的。

直到母亲再次提起。

直到云青,终于被命运仁慈而又残忍地送到了他的身边。

这是舒月留给世界的唯一的痕迹和存在。这是上帝给她的公平。自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这是唯一一件自己可以为她做的事了,不管是为了弥补遗憾,还是为了缓解负疚。

尽管自己一直以为自己是兢兢业业地工作的。”男儿重横行,由来轻生死“,这句话此刻充满讽刺。在失去了初恋,也没有长辈孝养之后,这句话的意义,就是,为了自己的“纵横”——也许只是商场上——自己是不是看轻了这么多亲人的生死?自己得到的那些,为什么在而今的自己看来,丝毫不具备任何意义?

可是当自己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

还可以做什么呢?

他不知不觉地长叹一声。然后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正巧一个巡房的小护士走过来,见他出来赶紧说:“您怎么出来啦?您应该卧床休息的啊!”“哦!我没事!请问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年轻人他……”“啊,他刚出去一会儿,还专门告诉我要照顾您呢!有位病人换药,我刚出来……”小护士有点不好意思,慕容懿笑了笑,说没事的,他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可以吗?小护士忙说可以的。专门有公话间。本来高护病房都有的,但是为了病人安心养病,后来就安置到别处了。

慕容懿跟着小护士到了公话间,告诉护士说没事她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小护士犹犹豫豫地答应着,慕容懿走了进去。他拎起听筒,拨了唐菡的手机。里面传来一个优美温和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微蹙了一下眉头,想了想,拨通了家里的座机。话筒里传来小安的声音,慕容懿忙问唐菡是不是休息了?我生病的事情你没有告诉她吧?

小安忙说,啊叔叔您身体好些了吗?阿姨她在姥爷那边没有回来呢!我也没有告诉她。区同哥哥交代过的。哦对了,区同哥哥刚才来了。

好。慕容懿说。我身体没事,明后天就可以出院了,你不用惦记。唐阿姨回来的话还是不要告诉她……

放下电话,慕容懿走了出来。看到小护士在门边站着,一副紧张的样子。他知道可能小护士在担心自己“玩忽职守”而被病人怪罪。他说真的没事你放心吧!

正说着,却看到区同从走廊那一端大步走过来。他看到刚从公话间出来的两个人,愣了一下,快速跑过来。“董事长,您怎么下地了?您赶紧上/床休息吧!”

慕容懿对他点点头,两个人回到病房,小护士对慕容懿微微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区同手里拎着一个纸袋,还有一只保温桶壶。区同歉疚地对慕容懿说:“对不起,董事长,我原以为可以很快回来的……我顺便去了趟公司——这是小安为您煲的汤,她说这是您平时比较喜欢吃的。”慕容懿满意地看着他,说了声辛苦你了,然后坐到了桌前。

是小安煲的汤,汤的味道溢出来,熏香了病房里特有的那种来苏水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