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觞

堪将何物比愁长 7

倾觞 raven 1968 2010-03-25 09:00:34

  杜玲感激地望着老刘,又回头望了望在那里作出一副醋意十足的姿态的弥裳。她知道她们俩在尽量地为自己开心,她也知道其实这两个人心里,未必见得比自己更轻松。

有好朋友真好啊!杜玲心中不由再一次生出这样的感喟。

几个人吃饭,弥裳和老刘争着将杜玲按坐在沙发上,然后两个人一齐动手收拾了碗筷桌椅:突然间,便只剩下一件事了。

是的。躲不过的。

下楼。穿过校园。然后打车,去绿墅小区。

大家都好像一下子找不出合适的话。弥裳和老刘一左一右坐在车上,各自握着杜玲的一只手。

杜玲的手,纤细而微有些粗糙。

这手上的纹路和裂口,在弥裳的心里划出了痛。

杜玲曾经是那么好学那么勤恳的一个人啊!弥裳忽然在心里,电光石火般地,感受到了杜玲当初的痛。其实昨天她也并没有当真责怪她不回信,而此刻她却忽然于心底,真正地谙透了杜玲的心情——当初。

时光在十年里封存了很多东西。可是有些东西固执地长出枝叶,茂密而浓郁,根深蒂固地开始生长。弥裳那么迫切地想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帮助杜子若和詹如月,因为这同时也是帮助杜玲了。

可是自己能够做什么呢?既非良医,又非巨富。能够做什么呢?她的脑中忽然灵光一动。

再有十来分钟车程就到詹如月的小区。弥裳掏出手机,叫了一声:“哎,有来电未接啊!”然后她大概是拨了回去,在那里嗯嗯呜喔地接电话。“……啊!那你看什么时候合适?现在?啊,我朋友在这里你看……啊,那好吧!”她挂断电话,仿佛若有所思一样地,刚要转头对杜玲说什么。刘婵已经在那里带着一种了然于胸又密不透风的了然神情,秋波送情了!“老刘你光是瞎喊,弄得我也没有听见人家的电话。”弥裳乐得占个先机,索性以攻为守。“切!真事儿似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你!是不是你手机静音啦?没事就把所有的错往别人头上推——恶劣!”杜玲忙说,弥裳你有事就去,别耽误了,我没什么事的!“啊这个……”弥裳沉吟着看着老刘。老刘有些不明所以了。“干嘛?你看我干啥啊?是不是要重利轻友了?或者是重色……”弥裳转身对杜玲说,杜玲我得回去一下,有点别的事,老刘,你先把你玲姐送过去,回头我有赏,啊!说着就请师傅停了车,开门下去,挥手和她俩告别了。

太突然了吧也!老刘惊呼。嗯,肯定是有什么大事!玲姐,你跟我说实话,这条腥鱼真的没有前任男朋友?是不是你昨天不好意思说啊?杜玲微笑地望着她:没有啊!这件事我说的真的都是实话啊!

sure?老刘还是半信半疑——这半信半疑从她眼睛里溢出来一部分,另一部分从嘴里溜了出来。“咄咄怪事啊!”

两个人到了。上楼,敲门。过了一两分钟,才听到如月的声音。“谁?”“我啊!”老刘的大嗓门里有些不满,有些“跋扈”。“哦!”里面的如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咯嗒一声,门开了,如月一边用手拢着头发,一边将二人往屋子里让着。拉刘挑了挑眉毛,扶着杜玲的肩膀,走了进去。杜子若身上穿着睡衣,看到两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急忙跑进盥洗室。老刘啧啧嘴,回头乜斜着詹如月,说你可真够意思啊你!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因为詹如月的脸破天荒地红透了——当然是在老刘眼里,当着杜玲。

“得啦!谁让我这人宽宏大量呢!嘛也不说了。鱼不知道有哪条水召唤,游出去了。我把玲姐送过来了。”“谢谢,谢谢!”詹如月对老刘的感谢真诚而明显,不过老刘倒有些不适应似的。老刘环顾一圈,床/上的被褥还没有来得及收拾,詹如月的房间第一次在老刘的眼里有点宇文弥裳的房间的特色了。

“嗯,这样啊!我也先回去一趟。你先把你自己妆扮成淑女,将杜子若整理成个书生:你看那人都不敢见人了!”老刘不依不饶地大声把后半句响亮地宣布完毕,然后搂着杜玲拥抱了一下。“玲姐,我还真舍不得离开你了!你小脾气真好啊!我老刘遇人不淑,遇到的这几个人没有一个像你似的温柔贤惠心灵手巧啊!”杜玲一下子很窘迫,不知道是由于这个拥抱,还是由于当着如月,毕竟她俩才是第二次见面呐。

老刘笑嘻嘻地摆摆手,转身拉门出去。詹如月反应有些迟钝,刚迈出半步要去送她,不提防老刘又推开门探进头来:“我下午过来,在家吗?——嗯,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吧!”老刘说完缩回头,嗒地碰好门,咚咚地下楼去了。如月不再试图送她,摇了摇头,对杜玲说:“对不起小玲,我们俩可能睡得太沉,这不,刚醒……”杜玲说:“如月姐,你别跟我客气了,多亏你,我哥才……这么——”好多话忽然哽住。她望了望如月,如月的神色变得凝重。她把杜玲的手握住,然后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谢谢,如月姐……”杜玲的声音轻柔而微带颤抖。“好妹妹!”詹如月的声音在杜玲的耳朵里确实是姐姐般的,和蔼而值得信任。

杜子若洗漱完毕出来,他当然听出来老刘的弦外之音,自己已经觉得不好意思好半天了。看到两个人相拥,杜子若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不由低下头,缓缓地向沙发走去。

詹如月放开拥住杜玲的手,挽住她的胳膊,也向沙发走过去。如月回身端过水果盘,说了句子若你给小玲削个水果。然后对杜玲微笑一下说小玲这是在咱自己的家里,你要放松自在些。说罢就去洗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