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觞

此中有深意 8

倾觞 raven 1995 2010-05-06 12:24:27

  唐老破例地没有拒绝顾光斗的邀请,并且毫不客气地指明要去H市最豪华的饭店汇香阁。唐老坐在上座,潘岳轩坐在右手,唐老将缩在门口准备坐下手的弥裳叫过来,坐在自己左手边。顾光斗只好在下手作陪。顾光斗满面春风,唐老不露声色,潘岳轩笑着回应顾光斗的热情。这一桌在春色盎然的H城汇香阁里,酒香四溢,看起来其乐融融。

唐老毫不客气地点了最贵的茶,最贵的菜,只有弥裳坐在那里,如坐针毡。她抽空给老佟发了个短信。“老大,我被困在汇香阁,有唐老在,不敢告退,你安排一下,喂饱老刘,照顾好杜玲啊,谢谢老大,作揖啊作揖,三拜九叩啊!”因为既不是自己可以随意的场合,又不是自己可以畅所欲言的场所,因此她就在桌布底下,手指飞快地按着键码,和老刘老佟神聊。

不过唐老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心不在焉,说:“怎么,弥裳,你给我专心点,啊?今天可是非同寻常啊,你的两位老师都在场,还有你的顶头上司,嗯?好好表现。”

“哦,哦,哦啊噢!”弥裳被抓住了小辫子,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忙站起来给大家倒水。顾光斗不失时机地表扬弥裳说:“唐老,您看,宇文老师真是才貌双全啊!啊呵呵!”然后他又转头向潘岳轩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岳轩,这是咱们H师大中文系年轻老师的表率——宇文弥裳,呵呵!”潘岳轩还是微笑不语,缓缓地点着头,端起面前的茶盏,静静地喝了一口。

而弥裳就在这个时候,走到他身边,手里端着茶壶。

唐老咳了一声,对顾光斗说:“行了,你别忙活了,光斗!宇文弥裳是岳轩调教出来的学生——怎么,你没有看出来?”

顾光斗大为诧异,诧异得简直都称得上是愕然了。是的,世界上虽然有那么多的事情出乎意料,但是他真地没有料到事情会有这么巧!

是啊!这些事,怎么会料到呢!顾光斗心里却微微地有些发凉,凉得他不由自主地端起茶杯,想冲走那点凉意。不留神弥裳刚为他倒满的茶水,他仿佛听到自己的舌尖被烫得发出了一声哀鸣。

轮回啊!他在心里懊恼地想。可笑自己刚才在唐老介绍的时候,还以为他说的“两位老师”,包括他本人和自己。他以为潘岳轩是个外人,没想到,自己这个教过弥裳一学期课程的老师,可能是被排除在外了。老家伙还是没有看得上自己,看来自己无论怎么努力,原来也根本不在他眼里呵……关键是这个宇文弥裳,她怎么会是潘岳轩的学生?嗯?这个世界真他妈的……

他揩了把额头上的汗,做出一副笑脸说:“哦,是吗?什……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是说,岳轩做弥裳的老师?……”他自己都觉得这话有点笨,什么时候,难不成还小学?那大概就是中学了吧!按弥裳来H师大时间推断,应该是——“啊,对了,岳轩,你真不够意思,一走就没有了音信。这么多年,你都是在哪里发财啊?”顾光斗说了这话就骂自己,怎么这舌头像破布条子一样呢,发财这话,跟盖勖德那样的土财主说还可以,跟潘岳轩说,尤其又当着唐棣,简直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嘛!

潘岳轩仍然不动声色,笑吟吟地说你夸张了,我怎么可能发财,勉强饿不死,凑合着活着吧!

顾光斗很满意。潘岳轩接的这话茬与自己的对答很协调,像是多年不见的师兄弟之间的那种亲昵和调笑,他偷眼望了唐老一眼,老头子在低着头喝茶,满头银发和前额对着顾光斗,顾光斗,看不见他的表情和脸色。

“看不到就好,眼不见心不烦。”顾光斗心里嘀咕道。不过他同时又为自己不知不觉地顾及唐老的脸色而暗中生自己的气。不过暗气只能暗憋,嘴里还得不停地打着哈哈,心不在焉地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本来他心情还是不错的,但是他没有料到自己忽然成了孤家寡人。

他原来想自己用系里的钱尽尽地主之谊,既表达了与潘岳轩多年不见的师兄弟情谊,又乘机在唐老面前表现了自己的热情好客。因为他知道潘岳轩是唐老的得意门生,借花献佛投桃报李。不管怎么说,至少不会是件颜面尽失两败俱伤的事情。

可是……

弥裳此时斟完水,又坐在位子上,无所事事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因为在坐都是长辈,而且,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酒桌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场合,有他……他们……在,是很令她心惊肉跳的事。

她怕。

她怕酒,怕看到那种液体,无论是白得晶莹剔透,还是红得浓厚氤氲,她都怕。是的,看到他醉过了;自己也醉过了,醉,忽然成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怕见他举杯。他举杯的样子,会刺痛她。世界上那么多的人醉过,自己都可以做等闲看,至多看看那些诗词,听古人为自己找借口,说举酒酹滔滔,恨无知音者;说心事谁能知,更浮一大白……但是古人的醉不能动她,古人的酒不能醉她,古人的酒也不能伤她……甚至包括唐老,唐老喝了酒,会很天真,那种不再严谨的天真,弥裳会觉得亲切,觉得理解。可是唯有那个人醉了,她会难过。因为他似乎是为了酒而活,为了醉而饮……但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饮的背后,苦苦地挣扎,这挣扎刺痛她,这挣扎惊吓住她同时吸引住她,令她不禁回首,不禁注目—……

而每一次注目,都更深地令她在心里更清晰地回想起他当日的那场醉,还有,还有握在自己手中的,那份无助了柔软——来自于那个自己平生第一次注目和钦敬的男人。

弥裳胆战心惊地看着服务员端菜上来,端杯上来,端——酒上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