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倾觞

与君生别离 2

倾觞 raven 2071 2011-04-04 13:13:18

  慕容云青可不信命。

或者不如说,如果必要信点什么的话,那她干脆信公平。如果硬要说公平是老天爷分派的,那么好吧,她无所谓!可是如果老天爷不公平的话,那她就要挣回属于自己的——不,不如说属于自己和妈妈妈的——公平。

至于手段?无所谓!

目的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份公平不是为了自己。妈妈已经不能够再要求,或者她不记得她是不是要求过……那个时候自己还太小,从母亲那里她一直是得到的吧!衣食住行,爱抚照顾,妈妈是不是想过去索取呢?可是望定妈妈的照片,她看不出,自始至终笑对着世界的母亲,能够向谁去要求索取?

——如果那个毁了她一生的男人不在身边,将她抛在世界上的那个偏僻的角落里,过着自己的幸福日子的话!

慕容云青,越想越恨!

她想知道自己想怎么报复他。可是她想不出。

她弄不清楚自己的妈妈到底想自己怎么样报复他,虽然他做的事在云青眼里是万恶不赦的!抛家弃女,停妻再娶,事业有成……或者还花天酒地吧——总之,总之!

云青不想知道慕容懿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看到她现在妻贤子孝家庭和美,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坟上的青草,绿意萋萋。好多的颜色都会变成绿色的,到最后,像苌弘化碧,像幽恨无穷。云青忽然想到自己的名字,母亲给自己取名字叫做云青,一定是想把仇恨和幽怨,写进自己的名字里,这样的话,一切就会随着自己的身体生长,扎根进自己的血脉肉骨。

她相信这一切是母亲要告诉自己的。因为母亲已经无法说话。她不愿意相信尘土已经封住了母亲的口齿,但是她知道,空间已经永远地隔开了她们。

但是时间没有。

她的每一次呼吸,都有双重意义。

母亲给予自己的。生命,性格,甚至,包括美丽。她自己是美丽的,这件事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了。邻居们常常夸她,同学们常常夸她,最最亲爱的奶奶常常夸她……可是她照过镜子,自己的脸上没有一丝那个慕容懿的影子。

是的,不是她不愿意那么认为,而是确实,眼睛的形状,面庞的轮廓,包括嘴唇的样子,都一丝一毫不像那个人。她感到安慰,因为她不愿意自己的脸上,留下一丝那个人的痕迹。她同时感到恨:这个人什么都没有给自己,自己的一切都是妈妈给的,妈妈给的,妈妈用自己的命,给了自己一条命。这条命应该是为妈妈活着的,做所有妈妈没有做的事——以及,所有妈妈想做的事。

可是妈妈到底想要自己怎么做呢?

云青不知道妈妈最想要自己做的是什么?是想要那个男人的命吗?是吗?是吧?妈妈!

云青嚎啕大哭。

没有人听得见自己的哭声。在这绿荫叠翠的东山,在这人世之外的荒寂寂寥里,云青面对着母亲的墓碑,嚎啕大哭。

妈妈你爱我吗?你为什么不说话?妈妈你想我吗?你为什么舍我而去?妈妈,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啊?怎么做,才能让您得到安慰,怎么做才能令您的在天之灵安息呢?

我不知道了!妈妈!

云青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这个男人到现在为止,对自己的所有的要求都尽力满足,他没有舍得打过自己一下,甚至没有训过自己。虽然这十来年一直是与奶奶生活在一起,但是他常常来奶奶家,买很多东西,吃的用的玩儿的。

当然这些东西云青也从来没有碰过,但是奶奶都放起来了,专门的一个柜子。奶奶有时候会打开柜子的门,把自己拉过去,搂着自己的头,说,青儿啊,你不要怪你爸爸,你爸爸是爱你的啊!

云青只是把眼睛转开,不看那个柜子,不过她眼角的余光是看到了的:柜子里满满登登的,都是小女孩子们喜欢的小玩意儿。那个叫唐菡的一开始也来,但是云青恨她,恨她夺走了自己的爸爸,从自己和妈妈手里,把爸爸夺走了!所以后来她就不怎么来了……好像是当着自己不怎么来了。奶奶的话里话外偶尔会透出来,说是小菡来了——然后奶奶就陡地住口了,赶忙用别的话打岔过去。又好像这个唐菡也经常给自己买东西。云青不知道那个柜子里到底有多少东西是唐菡买的,有多少是爸爸买的。云青不关心,也不在乎,那个柜子一直锁着呢!自从奶奶走了之后,她一直没有打开过。

不过按照她的脾气早该清理掉了,可是她却没有那么做。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因为什么……是因为奶奶吗?因为那是她收拾起来的东西?

奶奶……

云青想到奶奶,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为什么爱我而去?云青感到这个世界太过不公平了!怎么能这样呢!云青感到愤怒了!而且她们连宇文弥裳也要夺走吗?云青霍地站起来,绝对不行!

她抹了抹眼泪,戴好太阳镜,把母亲墓碑上的那块掩住照片的石头推回原位,转身,大踏步地往山下走。

车子在山脚等她。

司机为她打开车门,她低头上车,车子启动了,稍微迟疑了一下。司机向观后镜里望了一眼,然后缓缓地向城里开去。

他开得很慢。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每次来这里是做什么,但是每次来她的眼穿着举止都很不像平常的样子,尤其是每次她都会戴着一个很色的巨大太阳镜,但是脸上还是会有泪水的痕迹。

虽然只不过看起来是稀薄的液体,可是泪水这个东西只要是在人的脸上流过了,总是不肯马上消失的。

但是老成的人总是不会问的。虽然司机不知道是不是因此自己被雇佣,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年轻女老板的高深和凌厉风格,使他从来不问。

大部分普通人都是这么活着的,不是吗?更何况这些事情猜得出来,从装束到神态,这个老板只有在这个时候是最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的。也许这才是本真吧——那种每个人都无法掩饰,也无法有意装扮出来的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