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禁爱:落花不堪折(暂停)

见太上皇之我是谁

禁爱:落花不堪折(暂停) 贪睡的鱼 927 2009-02-21 19:37:21

  微风依依,竟是温暖和煦。虽已是深秋了。

一番安静的对弈下来,沈梦青停了手,抬头一笑:“紫阳输了。”

太上皇不语,摆了手,宫人立刻倾身向前,恭谨而娴熟地倒了茶水,递于太上皇手中。

墨颜顺手理了理沈梦青微乱的秀发,温和地笑道:“这一病,却是连棋艺也差了去了。”

沈梦青不反驳,只静静地端坐着,望着棋盘,安静而怪巧的模样。

太上皇慢悠悠地呷了口茶,眼神奇怪地瞥了一眼在旁的墨颜,转眼,已笑意吟吟地问沈梦青:“丫头,还记的你最爱吃的水晶糕吗?”

却是完全另一种问题,与棋盘风马牛不相及的怪异,却又如此的自然。

沈梦青震了一下,在脑子里胡乱地搜索着相关的记忆,却嗡嗡地怎么也想不起。

头不自觉地疼痛着,眉毛轻皱。

像是感应到沈梦青的疼痛和无措,墨颜加大了握着沈梦青的手的力度。

沈梦青努力皱着眉,想要抑制这种疼痛,却似乎仍无效果,耳边墨颜淡淡和煦的声音却是渐淡渐远,“父王,紫阳病了之后,好多事已记不得了。”

后来还说了什么,已渐渐听不清楚,也看不清了。恍然间,墨颜惊慌的声音:“紫阳,紫阳。”“太医,快传太医。”

以及众宫人手忙脚乱的声音,和那微微的一声长叹,那一声长叹,悠远绵长,似蕴涵了无限的哀愁及悲凉,那是谁发出来的,

直觉地,沈梦青努力着想要睁开双眼,却无奈眼皮子越来越重,最后,索性由了自己陷入沉沉黑暗当中。

ⅩⅩ

是谁?

我到底是谁?

铜镜中,一个绝俗的人儿,白肤胜雪,纤长烟眉,已是绝代风华。

而,就算再美亦何用?终究锁在了这深宫,只能静待时光流逝,红颜老去。

最终,她却连自己是谁也不知。

亲王之遗孤,帝王之独宠,天下之美人,都是她,而她,却是谁呢?

手中的木梳缓缓嵌入浓密的黑发,细细密密地梳着。思绪已越飘越远。

自那日拜见太上皇意外昏倒后,墨颜便剥夺了她那点可怜的自由出入各个宫殿的权利,连去御花园都要有大批的宫人及专属的太医陪伴着。

众人皆欣羡与嫉妒的荣宠,她轻易地得到了,却还心为之恼,知道的人便要说她故作清高了。

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沈梦青亦不回头,这儿除了春儿,谁还有那样大的胆子与特权,没她的令,轻易地出入她的寝宫。

“春儿,给我梳一个髻吧。”轻叹一声,手自然而然地递过梳子。

身后的脚步声,顿了顿,随即拿了沈梦青反手递过来的梳子,轻梳起来。

沈梦青却一味低着脑袋,漫无目的地思索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