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妖精的假面

第十章 兵变

妖精的假面 天下小雪 1790 2009-02-27 15:58:44

  自从段菁莹出宫这一年多来,段风亦的身体状况是每日聚下,所以他把朝中大事全都交由自己的大儿子段鑫处理,太子段鑫代理朝政以后,段风亦就安心地过着养老的生活。

第一次与亲人分离这么长的时间,段菁莹本以为是件很好玩的事,不曾想自由的生活远不如被家人疼爱来的安心。每次看见父亲头上的白发,她就总感觉好像会随时失去他一般。

所以自她回宫以来,每天都会去向父亲请安,然后陪他一起用午膳,等他午睡后,段菁莹才悄悄离开。

但是他的身子还是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在炎热的七月病倒了。这一病就再也没有起得床来。

与此同时,匈奴大肆在辽东边境烧杀掠夺,使得平静的皇宫多了一些谈资。不过也只是谈资而已,与匈奴的战争时有发生,并不稀奇。

因此,除了朝中官员外,也没多少人在意。

段菁莹为了更好的照顾父亲干脆搬到父亲寝宫的偏房住下。

一直留在宫里的郑文昊本来每天都去看望段菁莹,可这样一来为了避嫌,郑文昊也不敢经常往皇上寝宫去。

所以少了郑文昊的关注,倒是让段菁莹轻松不少,在面对郑文昊时段菁莹总有一种不敢靠近的忧虑,深怕一个不注意就会逾越了自己可以承担的。深怕再看见他俊朗的脸上多了忧愁。

十二月,洛邑下了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

月中,大理国进犯。中原受到两方力量夹击,战火扩大。平静了十二年的天下又开始狼烟滚滚。

第二年三月,江南发生兵变,段风亦病情加重,朝野大乱。

段菁莹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装不进心里去,约定的时间终于到了,梨花重新开放,整个三月她都往返于皇宫和东坡之间。却一直没有等到该等的人。

梨花乍开乍谢被称之为薄命的花,等到四月来临,段菁莹的心才冷若冰霜。

梨花,离别之意。

转眼四月也将过去,段菁莹只是麻木地、任性地每日仍旧去东坡等候。每当回到宫里心都更加沉了些,但是看父亲睡得安详,段菁莹心里又有了平静。

失落的痛原来是无处发泄的。

推门进入偏房,屋里的灯灭着,小绿早就歇着了。

段菁莹回转身关门,倚在门上的手还没撤离就忽然被人紧紧按住,感觉身后有人贴过来,还没来得及惊呼已经被人用手捂住了嘴。

段菁莹心里大惊,却听耳边传来郑文昊低沉的声音:“媳妇,是我!”

郑文昊感觉怀里的人不再挣扎,却也不放手,整个身体十分放松地倚在段菁莹后背,手心感觉到她冰凉的嘴唇渐渐变暖,然后若有所思地说:

“媳妇,我这几天一直来看你,可是你白天都不在。小绿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我只有晚上偷偷溜进来,本来不想打扰你的,但是…我要走了。”

走?段菁莹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意外,却被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媳妇,你曾经说过,如果我能像我爹那样英勇善战,骑马射箭样样在行,你就嫁给我。你还记得吗?….这次战乱,我要随着我爹去战场。…如果我能够回来,而那个人还没有来的话,你能否嫁给我?”郑文昊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了些,感觉到她有些挣扎,才又开口:“媳妇,我不想让你看着我离开,我也不想让你跟我说再见…我只想抱抱你!就这样…就一会儿…”

深吸一口气,郑文昊闻见段菁莹身上药草和梨花混杂的味道。舒心地微笑着。

段菁莹双眼渐渐朦胧,等的人没来,战争却来了。这一仗打的人心惶惶,在不安的情况下,只想找个人依靠,可是爹爹病重,郑文昊也要走了,心里的空虚要用什么来填满呢?

郑文昊走后,段菁莹瘫坐在地上失魂落魄了一整晚。寒夜的地上沁骨的冷,可是她却感觉不到。

第二天就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越下越大。

如果有雨,梨花很快就会被风雨打去。段菁莹不再去东坡,因为梨花带雨,她不想看楚楚可怜的梨花,哭的样子。

等雨停的时候,东坡的一切就都过去了。

段菁莹只是安心照顾病重的父亲,偶尔还是可以听见关于战场上的事,不过听到的却总是某某地失守,某某将军阵亡。一整个年份里,每天都度日如年一般地熬过。

就在段菁莹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洛邑已经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在这个时候偶尔可以看见宫女太监们拿着任何可以拿到的财务在宫内行色匆匆。对于这些段菁莹也只是望而不闻,洛邑沦陷也就等着任人宰割,能逃的就逃吧,可是作为皇亲国戚的自己就算逃出宫外,又能逃向哪里呢?

这一场仗打的如此之疾,让人望而生畏,一切就像串通好了一般,突然之间就叛乱了!

尧允的军队驻扎在洛邑城外,他部下的两千精兵已经潜伏在城内,就埋伏在皇宫外,等候他的命令。

尧允遥望着洛邑城门,这一个月来的困守使得双方兵力都疲惫不堪。而在这平静的夜晚,他可以感觉到今夜的一切就像弦上的箭随触及发。

十四年的处心积虑,十四年的仇恨在这夜将统统爆发出来。

今晚的这一仗将一决胜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