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永恒的进化

稍安勿躁

永恒的进化 左启 2056 2017-07-17 21:59:34

  阴险的冷笑声回荡在整个停车场中,就像是大家都明白了笛安的计划似得。靠在保时捷前车盖上的撕裂者等得众人的笑声停止,才撩起外人看上去有些迷糊的眼睛,不紧不慢地说道:“到时候不知道古浪那伙人会不会出手,如果他们出手,那可就麻烦了!”

  “怕什么?大不了连他们一并干掉!”铁锤把胸脯拍打得啪啪直响,豪气冲天地对着破膛者说道,“灰猩猩,有你我做前排,谁能突破我们地防围!”

  灰猩猩灰黑色的眼珠子转都不曾转动一下,就这么笔直地盯着铁锤说道:“如果古浪手下只有楚雄楚霸两个高级进化者的话,对付起来也不难,可是如果他手下还有其他高级进化者的话,到时候恐怕就……”

  “军师说得有理!”笛安的神色暗淡下来,一对明亮的大眼睛也黯然失色,“如果古浪手下真得有隐藏起来的高级进化者的话,我们只得退出这座城市再次逃亡了!”

  像是一个阴晴表一样,随着笛安的脸色暗淡下来,其他进化者的脸色也顿时暗淡下来。他们都是跟着笛安逃亡了许久后,才好容易在这里打下一片地盘。如果再让他们逃亡的话,先不说能不能再找到一片立足之地,估计还没等他们出城,那些高级变异者就已经把他们撕成碎片了。

  笛安一脸忧郁地看着眯起眼睛养神的灰猩猩,希望他能给自己提供一些值得兴奋的建议。可是灰猩猩干脆闭上眼睛,躺在车盖上睡了过去。

  “今天太累了!有什么事醒来再说吧!”

  “好吧!”笛安失落地站起身来,挥了挥手说道,“大家都去休息吧!狗刨子和花茶注意警戒!”

  “是!笛安老大!”一个鼻子硕大,体型匀称,身高近三米的追寻者和一个身量不高,但是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穿云霄站起身来,应了一声后朝停车场门口走去。

  铁锤眨巴了几下眼睛,呆呆地看着笛安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一脚踹开靠在身上打盹的矮兔子,伸直双腿就地躺了下来。

  被惊醒的矮兔子惊慌地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什么情况时,才重新靠在铁锤身上,安心地眯上了眼睛。

  黑暗的角落里,薛原有些惊慌地看着脸色难看的笛安,他不知道平日总是带着一脸开朗笑容的笛安今天脸色为什么这么阴沉。他等得笛安停在他面前,才结结巴巴地说道:“笛安老大,今天的统计没能完成……我们遇到了风行者,所以……”

  “没事!也不差这一天!”笛安拍了拍薛原的肩膀安慰道,“你们没事就好!”说完,他又失落地继续往里走去,刚走几步,他又停了下来。

  “你们以后要相互信任!危急时候要懂得互相帮助!”

  “是!我明白!”薛原鼻子一酸,感动得差点哭出来,他拼命眨巴着眼睛,让泪水迅速蒸发在眼眶中。

  薛原和张合原本都是原平市本地的进化者,他们的团队被笛安吞并后,两人很识时务地投靠了笛安。但是两人以前分属两个团队,打打杀杀地也碰到过好多次,所以难免会结下一点仇怨。虽然在笛安的调解下两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可是一到关键时刻两人总想着至对方于死地。这也许就是两人在以前的对抗中磨炼出来的求生本性吧!

  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爬了起来,清凉的晨风里,一丝干燥的灼热感正逐渐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同样的时间,处于市中心西南方向笛安的团队已经睡熟,和笛安团队地盘接壤的位于市中心西北方的大龅牙团队此刻却是一片怨声载道。

  在一个弥漫着浓重蜡烛味的地下室里,几支燃烧的蜡烛如同鬼火一般不停地上下跳动。昏黄的房间内,一个端坐在黑暗中的身影忽明忽暗,人影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伸展在身前,伸长的手臂大概能有一米五左右。人影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只是一对凸出在外,显得格外硕大的门牙,让周围的人看了又觉得有些滑稽可笑。他就是肖平,绰号叫做大龅牙的高级追寻者。因为他的领地和笛安的领地接壤,两人又是从一个地方逃亡出来的,所以平日里两人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

  围坐在肖平身边是的三个快要进化到高级的中级进化者。其中一个是破风者,破风者的身形消瘦苗条,一截暴露在外的脖子纤长而白皙。当她发动声波攻击时,声音便从胸腔中升起,经过长长的脖子时一层一层地加强,最后,当声波从她嘴里发出时,便具有了穿墙洞石的威力。

  “这次又是绿皮搅局,头儿!我们干脆联合笛安干掉绿皮得了!”坐在肖平左手处的囚山者气恼地推开身前的酒瓶子,满是疤痕的脸上一双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肖平放下手,身体朝着右手边的影刺倾斜了过去:“杨林,你怎么看?”

  杨林像个修行的老道一样盘着双腿坐在地上,摇头晃脑地摸了摸下巴上稀疏的胡须,声音如同给人解命的神棍般吞吞吐吐地说道:“稍安勿躁,大家稍安勿躁!我们绝对不能和笛安联合的!首先,笛安会不会和我们联合都是个问题,他的地盘并不和绿皮相邻,而且他和秃子的关系也不错,所以他根本就不担心自己的地盘受到威胁。如果他一心要作那坐收鱼翁之利的鱼夫的话,哪怕真和我们联合起来也不会是诚心的。”

  “其次,即使我们两家联合起来,也只是和绿皮的实力不相上下,如果真的战斗起来也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到时候只能便宜了秃子那小子!”

  还没听完杨林的分析,肖平就一把推开身前的空酒瓶子,气恼地叫嚷起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绿皮不断蚕食我们的地盘吗?”

  “稍安勿躁!办法一定有的!只是……”杨林神神秘秘地说道。

  “只是什么?”肖平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不满地瞪着杨林问道,“快说,什么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