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柳堡的小英雄们

22、宏亮入城 鬼子进村(4)

柳堡的小英雄们 jchyxz沐青 2026 2018-01-13 07:00:00

  “别忙,我到宁国寺吃住。”

  “有熟人吗?”

  “有个师兄在这滩,听说做知客。”

  “那好,你明个早饭后来拿东西。”

  宏亮把膏yao又粘到头上。

  胖子抓了几张草纸,让他揩手,然后开了门,到前面看了看,就招呼他出来,又指给他宁国寺方向。

  宏亮走到街上,悠悠然拐上东门街,向东走了不一会,就见到了宁国寺的山门。

  第二天,宏亮背着师兄送的两百个沉甸甸的铜板,再次来到鱼市口。胖子仍然引他进入里间,把情报交给他。宏亮把情报折叠得小小的,用油纸包好,还藏到烂药膏内。胖子帮他敷得一复如初,看了又看,点头赞叹说:“真是个绝主意!路上千万小心。”

  宏亮指着头说:“我来时就说过,它在东西在。你们成天在鬼子窝旁边,更要注意呀!”

  胖子紧紧握住宏亮的手说:“小和尚,谢谢你!”他引着宏亮来到店前。宏亮又跟那青年握手道别。两位地下工作者低声祝愿他一路平安。

  宏亮顺利通过检查出了城,还在南门码头搭上了那条望直港的帮船。到了地头,在王喜处吃了午饭,又取得一份情报,还藏进药里。不料,过哨卡时,所有铜板都被检查的二皇顺手牵羊,掳进了腰包。宏亮知道跟这帮活贼无理可讲,只好忍气吞声过了卡子。

  接他的木船早已等在河边。宏亮一登船,双棹齐划,轻舟如飞,只用了3个钟头,就回到了夏集。

  县委从宏亮取回的情报以及其他渠道得知,日薄西山的宝应日伪军即将对根据地再次发动“清剿”,于是,立即作出反“清剿”动员部署。

  这天下午,柳红英正在紫竹林召开紧急会议,忽听庙外传来敲击犁铧的报警声。她立刻指挥与会人员冲出庙去,并让郑乡长带领大家先撤,她带着杨晓成进村招呼军属、干属上船。刚把孟家母女催走,就听见南边传来枪声。她想,宏亮和哑巴在庙内藏乡政府东西,不知有没有撤走,就叫晓成先上船,她又返回来查看。才走不远,迎头撞见一群敌人气势汹汹地扑来,只好掉头向北奔跑。情急之中,冲到孟英家,一头钻进了她家的地窖,又移回沙缸,堵住了洞口。

  黑狗飞一眼看见远处的柳红英,就大叫起来:“那个人一定是柳红英,红党的柳堡乡指导员,快抓住她!”他带着冲在前面的几个家伙,猛扑过来,赶到近前却不见了人影,到小英和附近几家搜查了一番,也没找到人,只好带着人,跟九千岁到郑福来家驻扎。

  银海和郑刚在村北放哨,听见警报,连忙进村。在村口,他们看见柳指导员拐进了小英家,又见后面有敌人追赶,急忙退了回去,伏在乱坟地的草丛中,等天黑才混过敌人的岗哨,回到家中。分手前,小海再三叮嘱小刚:“看见柳指导员的事,对谁也莫提。”

  当晚,九千岁就追问郑福来,村里老佃户,有那几家带头闹减租,抗租不缴,又带头分了他田地的,他要抓几个杀鸡吓猴。

  郑福来小心陪笑说:“会长啊,那是红党政府搞的,老百姓能不跟着走吗?”

  九千岁恶狠狠地喝道:“我要叫穷鬼把吃下去的全都吐出来,拖欠我的租子必须加倍奉还。明天你带我一家家上门催办,不缴租就缴头!”

  郑福来心惊肉跳,老想着自已担任农抗会副会长替红党、新四军做事的隐情,一旦被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晓得,全家性命财产势必不保。好不容易沉沉睡去,却见蒋国枝用手枪点着他的脑袋大喝:“郑福来,好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东西,居然瞒着我们,暗地里替红党新四军做事!老实交待,谁是红党的人,谁是带头抗租的人,不说,把你几个伢子统统杀了!”他吓得大叫起来:“不不不,不关伢子的事!”

  郑妻被他惊醒了,推他一把,小声问:“你叽咕什么?什么不关伢子的事?”

  郑福来惶恐地睁大眼睛,只觉浑身冷汗,抹了一把额头,吁了一口气。

  郑妻问:“有什么心思?说给我听听。”

  郑福来长叹一声,不开口。

  郑妻又说:“我晓得,每次日本人跟九千岁一来,你就摘胆掉魂了。怕也不是怕事,过去,你也为他们出过不少力,他们就不讲一点情分?”

  郑福来没好气道:“这些人翻脸无情,如今有一处不到,所有功劳全都撂下水。”

  郑妻:“好汉不吃眼前亏,如今只好顺住他罢咧。”

  郑福来:“这个我能不晓得吗?人到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白芒跟九千岁要我把干部家庭、军属情况,都报给他,这个我要说了,武工队回来,我怎么交待?”

  “唉,你呀,也是没事尝黄连——自找苦吃,前天,柳指导员好心好意叫你跟她们一块堆转移,你又下不了狠心!”

  “不得说头了,挨一天了一日,睡觉!”郑福来无心再谈这些揪心的话题,一时难入眠,就闭目想心思。

  次日,蒋国枝带着管家、黑狗飞和七、八个全副武装的保安队,逼着郑福来领路,到他的老佃户家,一户一户地核对租账,清算欠租,累计罚金,勒逼老佃户纳粮缴钱,稍有反抗,就抓捕,毒打,一时闹得人心惶惶,灰心丧气。

  这天上午,银海怀里揣了几个饼,一瓶水,悄悄向小英家走来。他想,柳指导员大概是藏进了地窖或者夹墙里。那是他和小英捉迷藏时躲过的地方。眼下,她没法生火,能吃什么?我不送谁送?这事必须做得十分隐蔽,一旦被敌人发现,自己危险不说,还要连累指导员。他暗暗告诫着自己。为了应付敌人盘查,他提着一只篮子,篮子里放一把镰刀,装着下菜地,出了门,转弯抹角地向北走。到了小英家西边,继续向前走了几步,从小英家屋后绕个圈子,来到东边院墙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