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残影断魂劫

第四十章(31)

残影断魂劫 melancholy72 3424 2018-07-13 03:02:03

  玄霜怒道:“呸,谁是你的义子啊?我说过了,我跟李盟主并无干系,不过是搭他的便船而来。他是他,我是我。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想同你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才会答应随同!否则你以为凭李盟主这丁点拙劣口才,又能说动几人相助?只可说是你造孽太多,引起公愤,人人得而诛之!”江冽尘淡淡一笑,道:“行,你说得好。”

  玄霜怒道:“少给我打马虎眼!是了,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既然这位假梦琳不配知道,现在我来问你,你方才所说,你最出色的作品,又是最看重的棋子,所指的那个人,究竟是谁?”问出这句话的同时,全身都在颤抖。江冽尘淡然一笑,道:“你不是一早知道了么?好,我告诉你,没错,就是你。”

  玄霜身子僵住,脸上肌肉不住抽搐,惨然笑道:“原来如此,这才叫做局中之局……原来我不过是一颗棋子?”南宫雪抬手按了按他的肩,以示安抚,玄霜毫不领情,肩膀一震,将她手掌狠狠甩了下去,喝道:“好,我明白了!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不一样了!我要杀了你,我要做自己的主人,我要反抗你强加给我的命运!”

  江冽尘应道:“很好。棋子只有杀了棋手,才能摆脱控制。否则他早晚有一天,会有价值用尽之时,那时注定沦为弃子,就连你,也不例外。”

  李亦杰喝道:“对这种畜生,跟他废话什么?受死吧!”拔出长剑,飞身纵跃而起,玄霜也紧跟着抢上。

  江冽尘顺手拔起深插入地的残影剑,一出手剑光森然,冷冷道:“为了你们这几个不成材的对手,本座就让残影剑出鞘一次。能够饮尽你们的鲜血,也算是对它的滋补。”长剑仅稍一圈转,在身前划出个半月形弧度,一道银光铮然迸发,将李亦杰两人弹了出去。

  南宫雪叫道:“师兄,我也来助你!”同时跃起进攻,李亦杰一路引领,逐渐将他从山顶引入山脚旁的茂密树林。那里已给他充分布妥地利,只等敌人自行踏入,即可收效。江冽尘看出端倪,也做不觉。一进了林子,攻势陡然更急,时而劲道击断树干,令得三人四散躲避;时而功力撞上树身,蓦然回旋,才真正爆发出隐藏之威,向三人横冲直撞。

  一团纷乱中,南宫雪与李亦杰并肩而立,各将长剑挽出朵朵剑花。江冽尘冷笑道:“你们也未免太天真了,以为本座吃过两次亏,还会再吃三遍四遍?我一早设想过,绝不会再容你们使用双剑合璧!”

  剑光一闪,将南宫雪手中长剑削成两截。一脚就势抬起,踢中她胸口,将她踹得倒飞出去。同时剑尖朝四周一转,将半人多高的杂草震为纷扬而起的片片草屑,不少低伏之人都当场暴露在他面前。

  江冽尘冷笑道:“一帮蝼蚁杂碎,也敢妄与天争!”几剑斩过,四下里顿时一片血光弥漫。

  李亦杰怒道:“魔教贼子,便如此心狠手辣!”江冽尘道:“你来剿灭我教之时,也好不到哪里。既然自身实力不济,不足以自保,活该枉死。我只遗憾你怎地就带了这一群废物相助,不知是过于高估了自己呢,还是如此低估本座?”

  李亦杰暗暗祈祷,幸好没让南宫雪见到这种场面。对于江冽尘,他又怎敢再加低估?每想起他在战场时展现的修罗之威,甚至成了自己每晚的噩梦。

  江冽尘续道:“还有你,霜烬,当初你跟着本座,我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每灭一户满门,像这样死在你手上的,恐怕也是稀松平常。”玄霜怒道:“你自跟李亦杰相骂,听我插过一句话没有?谁要你扯到我头上来?”手中握着匕首,围绕在他身侧打转,在残影剑凌厉剑气中,他所带起的刀光简直不值一顾。

  他不愿与李亦杰配合,一面自行其是,同他攻击全然脱节,另一方还得防备着江冽尘攻击,两相难以兼顾,转身时一个疏忽,竟然一脚踏错方位。暗叫一声不好,果然江冽尘顺势便是一掌,正中前胸,击得他拖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弧线,向外飞出。

  李亦杰一眼瞥见半空中两道异常光线闪过,知道是江冽尘欲逞落井下石之利,却因距离尚远,难以救及。

  玄霜完全是受击跌出,全身四肢僵硬,别说防御、闪避一类,就连稍动一动手脚也是难为。那暗器同他还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却并不向他攻击。

  玄霜暗自不解,直到背部重重撞在一棵树干上,就听耳边同是“呼”的一声作响,两件暗器分别卡在颈侧,几乎是紧贴着皮肤,嵌入树干,同时将他牢牢钉住。饶是玄霜向来大胆,那一刻也几乎以为自己中招身亡。颈部凉凉的,像是脑袋已不在了。

  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哪知有时眼见也为虚,直到贴身感受同等压力,才知道那暗器并不如前时所想的“仅有巴掌大小”。好一会儿才敢僵硬地转动眼珠,向两侧分别张望,先觉眼熟,再定神一望,几乎惊得呆住,那不是别的,正是自己曾用过的独门兵器“日月双轮”。瞪眼道:“这是什么意思?”

  江冽尘似笑非笑,道:“本座暂时没空陪你玩,待会儿就用它,给你送葬。”玄霜怒道:“你想得美!”向左侧探手,握住日曜轮,稍一用力,直接拔了出来。另一边月晖轮也是如法炮制,冷冷道:“这就想解决了我,没那么容易!既然你慷慨给我送上兵器,我也不好意思浪费!”江冽尘神情不似慌张,倒像另有几分喜色。

  李亦杰与玄霜在前方合斗江冽尘,均感吃力,后端树顶忽地甩下一根草绳,套过江冽尘头顶,又自他双肩绕回一圈,线端握在原翼手中。而原翼脚尖绷在一根树枝上,正呈倒挂金钩之势。

  李亦杰叫道:“原兄弟……”玄霜却不忙着叙旧,或是根本无旧可叙,手中双轮舞出道道光影,就如一片密集的细网,向江冽尘直逼。而那草绳一端有火星蹿起,沿着绳索一路蔓延。李亦杰看出原翼用意,当即挪转方位,无形中阻住江冽尘退路,三人一时呈僵持之势。

  凡是这一片树林内,漫山遍野埋伏的尽是李亦杰的人,此时又有几人在小路拐出,同入合围。江冽尘提指连挥,在残影剑攻势之外,将新围上的一干人都扫了出去,胸前各自穿出血洞。等将身前障碍清理妥帖,迅速转身,双指捏住绳索一端,一道内力注入,冷冷一笑。

  李亦杰等人初时尚自不解,接着便见那火苗移动到半途,就如被一股力量遏止,停得一瞬,又被它反向逼退,向着来路汹涌而至,这一次的速度更是快得多了。

  原翼一惊,料不到他还会有这等怪招,暗叫一声:“糟!”当即松手,身子连向后跃起。转眼间火苗已燃到他方才所立之处,“砰”的一声爆响,但见那前一刻犹自高耸的参天巨木,此时除树叶哗哗洒落外,就只剩半空木屑翻飞。

  玄霜低咒一声:“该死!”正想再上前抢攻,便听得一声呼喝,原庄主手中握着一圈银白色几近透明的丝线,正以各处方位递出。身形踏着八卦方位挪动,那丝线也同时密密匝匝的缠在江冽尘身周各处。

  江冽尘试着牵动手指,感到指间压力同时收紧,一瞬间仿佛全身上下,都陷进了这无边束缚。微微皱眉,却也未显慌张,一如局外人看戏一般,淡淡道:“有趣,这又是什么东西?”

  原庄主朗声大笑,同时手臂加力,将丝线收得更紧,在自己手背上也绕了一圈,道:“这就是你上次用来捆住我众位兄弟的玩意儿,西域天蚕丝!刀砍不断,挣不脱,怎地忘了?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它的特性,若是强行挣扎,等它收紧到某一限度,便会锋利如刀,到时将猎物切割成条条细丝,恐怕叫你落得比那钱姑娘更惨!”

  江冽尘右臂掠过一层黑气,撑拄着残影剑,一面仍以右手应付李亦杰等人攻势。连原庄主也清晰感到天蚕丝越收越紧,勒得手臂隐隐生疼,冷笑道:“七煞小子,你当真不要命了是怎地?”

  江冽尘冷笑道:“那又如何?反正你们从来也没打算放过我!”左掌一翻,一道掌力劈空激发,将李亦杰与玄霜逼退数步,右手这才抬起,将残影剑旋转一圈,就听空气中传来无数细微的爆响之声。

  原庄主一只手背上密密匝匝绕着厚厚的几圈,难以立即甩脱。那天蚕丝在江冽尘这边本已收得极紧,半边压力顿消,另一端嗖地弹起,两端力道尽绷于一处,原庄主闪避未及,胸口给这股反弹之力着实狠震了一下,所幸只皮肉隐隐疼痛,真气运转中,察觉体内并无伤损。

  江冽尘冷笑道:“还真是可惜啊,原庄主,似乎是你太大意了。你难道不知,不论是哪一家的独门暗器,残影剑都足可斩断的么?”

  原庄主闷哼一声,道:“好,前一局就算扯平。”一甩手挥出一条长鞭,径扫他下盘。江冽尘一跃而起,那长鞭下就如一曲狂舞,而表面看来江冽尘虽在纵跃闪避,但不论残影剑斩到何处,那一截游龙就仿佛陡然死了一般,当即蔫了下去。纠缠在光声鞭影中的一套剑法舞毕,原庄主手中的长鞭已然拖在地面,断为数截。

  此时唯有江冽尘的狂笑声在林中回荡,道:“怪不得李亦杰能当上武林盟主,果然有其中道理,哈哈哈哈!原来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自以为是的蠢货如此之多,低级毒药就罢了,如今竟还以为这种小儿科的把戏就能诛杀本座。怎么,别告诉我这天蚕丝上也下了毒?”

  原庄主本意是暂时束缚住他的行动,好让旁人趁机群起合围,倒不信他竟看不出来。偏要如此调侃一通羞辱正道,却也不愿再开口解释。首先他从未以正道自诩,其次在他眼里,以多欺少本就算不得什么光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