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六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857 2015-08-07 15:49:09

  “三弟,你这风流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过来。”一道柔美的声音轻轻飘入我的耳中,二妹姝萦美目微嗔一脸无奈的看着雾肆。雾肆只是吊儿琅当的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倒了杯清雅刚泡的茶,姝萦笑笑,对我说到“姐姐在宫中待的还好么,可受苦了?”姝萦坐到我旁边眼中点点的担忧和歉意。

“皇上待我不错,这贵妃头衔可不是摆设,也会让人忌惮三分。”我拍了拍她的手,回话到。

“若不是我任性,姐姐也不用替我进宫这后宫的斗争,又怎能好的了。”姝萦眼眶微红,我急忙道”你有意中人,有怎么能让你们被生生拆散。”我皱皱眉,看着姝萦的装束“两年前你已经及弈,怎么还是未出阁的装束,沈公子他……”“啪”一道清脆的破裂声响起,我看向温怒的雾肆,只听他冷哼一声说道“那个负心汉,说好去青国告诉家中老母,这一去就再不回来,姐姐进宫的第二年他来信说让二姐不要在等他,他已经另娶他人了。”我一惊“沈公子他,不像是那样的人。”“姐姐别再说了,都过去了。”姝萦的笑容有些苦涩,但顷刻之间就恢复了温柔,她岔开话题“听说皇上特别宠爱姐姐。民间有流传说洛殷帝宠爱淑妃将罕见的天宇梅树和雪冬梨移栽到梨花宫,淑妃不喜红诺大的皇宫不见一点红就连红色的手帕也从不看见淑妃厌白宫中只一人穿白,说是皇上求淑妃才允许的。”我笑了笑摆摆手说“哪有这么夸张,皇上乃九五至尊,又怎会听我的?”三个人对视笑笑。

在家中待了五六天,雾肆每天都会来看我总是免不了和清雅打起来,我也乐的看热闹,这一天看雾肆和清雅又打了起来,原因不过是雾肆调戏清雅,冬姨领来了一个人,方泠梓。我很是诧异,她不是死了么。

冬姨温柔的对我说到“小姐,她是昨日被人送过来的,说是那日落下悬崖被人救起。”我点点头,让清雅带方泠梓去另一个房间。冬姨吩咐人摆上梅花糕和各种点心,她把我从小看到大,是看着我和雾肆姝萦长大的,叫了我十五年的小姐,至今不改口。

“要好好奖赏那人。”我对清雅说到,清雅点点头就走了。冬姨有些犹豫,小心翼翼的开口说到“小姐,救了姬贵嫔的人是,索公子。”

茶杯从我手中滑落,我愣愣的坐在那,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压下心中的疼痛,勉强对冬姨笑笑“冬姨,我累了,你们先回去吧。”说罢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内,刚关上门顺着门坐到地上,泪水早已滑落,我原来还是这么的爱哭。

这几天乌云密布,天灰蒙蒙的本该来的一场大雨迟迟不肯下来,方泠梓住进了我家,我这几天都没见到凌洛他一直在忙好像出了什么大事连父亲也是愁眉不展。

“清雅,发生什么事了。”我半倚在贵妃榻上百无聊赖的看着书“蛮夷入侵了已经攻下凌国西北三座城池。”我微微有些诧异,问到“是如何拿下的?”

“听闻是有内奸。”我叹了口气并不太担心。凌国能历经二十四代皇帝一千多年的历史,也是有深厚资本的,且不说凌国地大物博,就是这边关险要的地势,要进攻也是很难得。

“清雅,陪我出去走走吧。”我起身放下书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外面的天“带两个油纸伞吧。”

“是”清雅淡淡回应着。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曾经的白梨林,这白梨开花我今年还是看不到了。

“淑妃娘娘。”索璟站在不远处向我行礼。

“索公子。”我轻轻点头之后便是擦肩而过。

索璟那如白梅的衣袖擦过我的指间,我眼前有些模糊扶着树心疼的厉害。清雅在身后淡淡的开口“娘娘,何必呢。”我猛然转身,冲她吼道“你爱过人么,你什么都不懂!你不会知道那种感觉,林清雅,你别整天一副淡然的样子,我看了十二年早就看够了!你以为自己很漠然很冷艳么!”我知道这样说不对,但是心里堵得慌,根本不受控制“索璟他杀了我爷爷,杀了我十六个亲人,可我还是爱他,三年前我捅了他一刀,我想过自杀,可……”我生生住了嘴,不远处一身绛紫华服的凌洛立在那里,身后是父亲和雾肆。我望着他心中一片冰凉,膝盖一屈跪在地上不说话,凌洛过来将我扶起没有说什么话就走了。

“胡闹!”我不知站了多久只是听见一声怒吼,脸颊有些疼,我抬头看向父亲“浅儿……”父亲看了看打我的手和我,语气软了下来唤了我一声,我后退几步慢慢转身离开。我一直走走到腿钻心疼也不停下,清雅将我拦下,我见她全身湿透才知道下雨了,而我身上竟然没有一丝的水。

“娘娘,回去吧。”清雅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我没回话只是避过她看向别处。

“淑妃娘娘,皇上请您回相府陛下说……”不知何时出现一个黑衣人,我接过他的话继续说“你说蛮夷入侵若真能打到殷都该有多好。”我转身冲他一笑,眼前模糊,这不是泪是水,我没有哭,一定没有哭,只是这油纸伞就在头顶护的我滴水不沾,那么脸上不是泪,是什么呢?

“走吧,带我回去。”我闭了闭眼,向着相府的方向走去,那黑衣人低声说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清,也不在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