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十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2759 2015-08-07 15:40:44

  浮梦千年终花落。

玲珑弹指葬终生。

君王无情亦有情。

婉转成约只是空。

千寻塔。

葬了一世长安喧嚣。

一梦千年弹指间。

回眸一瞬空泪滑。

浮生错。

错步终为人散尽。

我静静地看着石桌上黎梦给我留的话,黎梦被封为语妃方泠梓为姬妃,四妃并列共同管理后宫,只是凌洛把凤印收回没有交给任何人。六公主交还给黎梦,雨贵嫔被寻了个理由禁足半年,悦贵嫔也被警告,这些是我被软禁后清雅告诉我的。

“语妃今早来探望娘娘,被侍卫请了回去,皇上下令不许任何人进入落霜宫”清雅和杞茹搬了个软塌在院子里,我轻轻躺着上面,初夏的风很是舒服。

对面的凌冽柯黑着脸看着我,我无奈笑笑,三天前他来这说华妃让他每天拿出两个小时过来,我会交给他很多,可是我什么都不会,教他什么?相府小姐理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爹他闺女确实是这样,但只是他的二女儿,从小我为了能和他见面,天天跑出府,夫子教的功课也不好好学,因此该学的都不大会只是会个架势,而被我强行拉着一起学的姝萦到时样样精通,这就是世人说的才女。一想到索璟心里有些疼,如何遇到他的已经记不清,只是第一次看见他时,一袭白衣如雪莲一样高贵。我与索璟相差七岁,从四岁到及笄十一年的时光我清楚的知道,我已爱他深入骨。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凌冽柯已经离开,闭上眼睛泪水再次落下:“清雅,再叫我一声小姐好不好,我真的好想回到以前,好想……他。”清雅并没有回话只是帮我斟满已经空了的茶杯,她永远这样,静静地,陪着我。

哪一年,白梨林间定下永世誓言。

哪一年,大雨倾落淋湿了守望。

哪一年,火光刺目跪碎一颗芳心。

哪一年,祠堂祈祷此生绝不再见。

时间一天天过去,四月中旬冽柯终于忍不住每天的无言相对两个时辰。

“你到底能教我什么?!”

“我什么都不会,怎么教。”

“……”

“要不,让清雅教你轻功?”

“本殿有师傅。”

“要不,让杞茹教你做饭?”

“你有听说过,皇子自己做饭的么!”

“也是啊……”

两个时辰后。

“时间到了,你走吧。”

“……”

夜晚我和清雅杞茹一起吃着晚饭,准确的说应该是我吃饭她们站着,清雅淡淡开口:“蛮夷入侵,已经攻下六座城池,青国也有所动向。”我手顿了顿没说什么继续吃饭。

“凌国虽是根基雄厚但腐败也是严重,西北大旱颗粒无收,朝廷播的救济被层层扣押,真正到百姓手里的不过是清汤和几粒白米罢了,凌国西有蛮夷入侵南有青国威胁,内忧外患,恐怕真的会支持不住。”我抬头,心中诧异这次当真是很严重么。“如果皇上要亲自带兵,华妃必会跟去,到时二殿下便会交付给娘娘。”我点了点头,想起之前在河溪说的一句话,若是这蛮夷入侵真能打到殷都该多好。那时的气话,竟然有可能应验,凌洛现在一定很忙吧。

我看了看窗外,深知什么也看不到却还是在看,若是现在能去看看他,就好了。我让清雅把饭菜撤下,杞茹默默地低着头不说话,她这几日倒是安静了不少“有什么事说来听听,憋在心里做事也分心。”我淡淡开口,杞茹犹豫了一会说到“娘娘在宫里一点也不开心。”我轻轻笑了一下,开不开心都要待在这里,又有什么的呢“娘娘,我听闻这里有一个暗门,先皇的一个妃子就是这样逃走的。”我摇了摇头:“别说是可能没有,就是一定有我也不会离开。”杞茹疑惑,后来便明白了“娘娘还有父亲和家人,若是娘娘跑了,皇上一定会迁怒于娘娘的亲人。”我没说话,继续听她说到“其实皇上对娘娘挺好的,虽说是禁了足但也不让人进来,不是因为怕德妃她们来欺负了娘娘么?”我依然没有说话,清雅来叫杞茹出去。

这一夜我竟失眠了,脑海中浮现了一幅幅画面全都是关乎凌洛,任由我让他替我挡光的他,将猫放在我腿上的他,任由我给他梳头发的他,在梨花林间将我扶起的他,面无表情的他,浅笑安然的他,目光幽深的他,和静静听着方泠梓弹琴的他。和他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记得好清楚,我到底还是习惯了么,习惯了他陪在我身边,习惯了他清冷的声音里那似有似无的宠溺,习惯了他的容忍,任由我胡作非为,我不知道我的嚣张给他在朝廷上添加了多少的烦恼,我只知道他从不让我给他行礼,从不向我动怒也从不多问我以前的任何事。我闭了闭眼,今天大概是太矫情了吧。天才蒙蒙亮,我便起身刚打开房门,冽柯正坐在石桌上,他好像特别喜欢这个桌子,我笑了笑开口道:“殿下竟然来的如此早。”

“本殿向来不赖床。”他又是一副欠抽的模样,“真丑。”

“……”吸气呼气,我不和他一个小屁孩一般见识。

“还没有我母妃半点好看。”他冷哼一声。

“华妃娘娘若是不漂亮,怎么能生出向殿下这般如此精致的美人呢,长大啊一定是个美人坯子哦”我笑了笑,这混小子大清早来挑战我。

“你!”冽柯跳下桌子指着我又把袖子一甩,冲着后面的杞茹吼道:“不知道本殿没吃早饭么,还不快去准备!”杞茹毕竟还是小,急急忙忙的跑去厨房我挑了挑眉开口对清雅说到“吃过早饭后把二殿下送回去,还望华妃好好管教一下殿下嚣张的脾气。”

“你!”冽柯瞪向我我一撸袖子上前几步捏住他的脸软软的很是舒服:“小兔崽子,老娘不发威真当好欺负是不是?!”我回视他瞪我的眼睛“老娘好歹比你多吃了十年饭!”

“你放手!”冽柯推开我,我一时受力不稳向后倒去,一双手轻轻扶住我,清雅将我轻轻扶着,我刚想说什么却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威严高贵:“冽儿。”凌洛一身明黄龙袍站在不远处,不怒自威。绝世的容颜没有丝毫的表情,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眼里净是平静没有一丝宠溺。

“儿臣见过父皇。”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小霸王现在乖乖站好。

“朕说过不许任何人进入落霜宫,冽儿是忘了么。”凌洛声音有些冰凉,听的我心里发寒:“四十鞭责。”说完转身就走,我惊呼一声,四十鞭打下去,冽柯如何受得了!我看见冽柯乖乖的被带下去急忙追了过去只是到了门口却被拦了下来。

“滚开!”我冲那侍卫吼道,那侍卫冷冷的开口:“皇上有令,不许您踏出落霜宫半步”我回头哀求的看着清雅,她走过来揽住我的腰飞出了落霜宫。我看见鞭子一下下打在冽柯身上,他银白的袍子已经被染红却咬牙不发出一点声音,华妃就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若不是看她得手紧握成拳还当真以为她不在乎,既然在乎为何不阻止?我冲上去多过鞭子狠狠地抽在那太监身上那太监惨叫一声“疼么!”我问道:“区区一个太监,还没有资格鞭责二殿下!”清雅扶起冽柯,我看向华妃:“他是你的儿子,你不心疼么,为什么不制止?!”她不说话,转身离开“华聂衣,你不配做一个母亲。”冽柯拿过我的鞭子扔在地上:“你来干嘛”他没有看我闷闷问道“我不来,让你被打啊?”我没好气的回答“你知道后果是什么么?”冽柯看了我一眼,我没有回答“很疼吧,清雅带他去抹抹药。”我挥了挥手毫不在意的说到。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

艾氏默钱,原为淑妃贬为默夫人仍不思悔改公然忤逆圣旨,即可押入天牢,听候发落。

钦此。

——我怎会不知道后果,我又不傻。

我虽侍卫走着,冲着不远处的黎梦笑笑,路过她时我听见她的声音轻若浮烟“梅梨两花落了。”我没有什么反应,心中却是丝丝苦涩这三年我竟一次也没看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