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二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777 2015-08-07 15:51:07

  ——

“小扶桑啊,天雷下来你躲什么,看,元神被劈了一半吧?”

“小爷今天心情好,要救你也行,叫声爷来听听。”

“元神小爷就拿走了,等你修成仙之日来仙界找爷,正好缺个使唤丫头。”

——

迷迷糊糊,感觉身边有什么东西在动,睁开眼一只纯黑的小猫在我脸边挠着耳朵,碧绿的眼睛盯着我,我愣了一下,喵的一声后我突然坐起身,小猫受了惊吓跳下床被凌洛抱住。

“陛下,这是……”我下床站在凌洛面前“青国使者送来的,爱妃在宫里也挺闷的,这只猫朕就赏给爱妃,以后陪你作伴”凌洛清冷的声音让我有些疑惑,却又不知哪里不对劲,不做多想我服了服身“臣妾谢皇上。”凌洛叹了口气将我扶起来,拉我坐在他的腿上“后日陪朕出宫微服私巡,去河溪。”我心一惊,河溪河溪江南烟雨“臣妾不想去,这几天身体不适,太医说不宜舟车劳顿”因为背对着凌洛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我想一定是面无表情的吧,这三年我从来也没看过他除了面无表情和轻笑以外的任何表情。

凌洛今晚没有在我这过夜,想必是有些生气我驳了他的好意吧,听清雅说他去了百鸣宫。

“娘娘您就不生气么!”方才那个清秀的宫女在清雅离开后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气什么?陛下去了百鸣宫?”我翻了页书,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回答。

“百鸣宫的华妃本就有二殿下已经母凭子贵这几天皇上几乎都去她那里,娘娘要是再不抢可就要被人说是失宠了啊!”那宫女越说越激动,我轻笑一声示意她下去,抬头望向窗外窗户关着遮住了外面迷人的夜色,若是梅梨两树同时开花该是多么的壮观。而我却一次都没看见过,前年是病了错过了花期去年是去拓明寺祭拜,今年怕是也看不到了吧。

翌日中午。

我坐在去河溪的马车上是的我还是去了,皇帝的命令我怎敢违抗。马车很大也很稳我很好奇一国之主微服私巡竟然浩浩荡荡这么多人,这不就是对别人说我是皇帝我来检查你们了!而且皇帝和宰相同时离开朝廷这么长时间真的可以么?想了半天也想不通果然我还是舒舒服服的做我的贵妃就好了,清雅为我倒了杯茶,茶色淡绿香气四溢。刚拿起茶杯眼角瞥见一抹白,这才想起与凌洛同去的妃子不只有我还有姬贵嫔方泠梓。她依旧一身雪白,只是眉头紧蹙闭着眼脸色发白。我知道那是晕车,因为我刚从河溪去殷都的时候比这个还要严重,还好有清雅的茶,我嘴角上扬,轻抿一口微热的茶水,她晕车与我何干?这一路走走停停一晃半月就过去了,我没和凌洛见过几次面。到了张城主府中,这一夜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拉着清雅偷偷溜出去,清雅的轻功是极好的当然只限于轻功,从小我就让她练轻功这一练就是十二年,这中间清雅从未问过我为什么,在她的世界里我的命令就是圣旨,就连凌洛也改变不了。夏风微凉消了不少暑气,我在街上慢慢走着这三年竟然把我以前的走路姿势都改了,凌洛父亲和张城主正在议事我只要赶在他们结束之前回去就行了,这三年没出来竟对着曾经熟悉的繁华街道有些陌生了。“娘娘,今天是十月十八,宰相大人的寿辰”我竟然连父亲的生日都给忘了真是不孝,在玉器店里买了一个上好的古玉做的指板玉这个父亲就暂且收下,明年一定要比这个更好!

清雅带我飞过了墙头他们已经结束了议事,我急忙跑去父亲的房间还没敲门就听见里面人的说话,只听见了我的名字里面的声音就停下了,只听父亲苍老的声音响起“门外是谁,为何不进来?”我推门进去,父亲起身向我行礼“臣参见贵妃娘娘。”我一愣“爹……”父亲打断我的话“不知娘娘深夜来找老臣所谓何事”我心一冷垂眸,父亲弓着腰低着头看不见他的眼睛。“只是路过,宰相大人打扰了。”我歉了歉身,离开了父亲的房间。我在池塘边坐了很久,清雅来的时候用手绢替我擦干脸上的泪珠,我竟然哭了不过为什么要哭呢,这不是我要的么。“清雅,你说如果我没遇到他现在会怎么样。”我轻轻靠在清雅身上,清雅没有说话只是陪我坐着,一坐便是一夜。

“贵妃娘娘方才过来是想将指板玉送给大人,今日是大人的生日。”黑衣男子单膝跪在地上,声音没有温度黑布遮面整个人都隐藏在黑暗中。艾相接过黑衣男子递上的指板玉,轻轻抚摸着似叹息“执笙,我是不是做错了。”黑衣男子不说话,艾相叹了口气“若是你父亲在就好了,他会告诉我我到底是错还是对。”黑衣男子双手报拳声音毫无温度“若父亲在三年前他断不会让大人做出这样的事。”下去吧。“话音未落黑衣男子就消失不见,艾相从怀中掏出一个指板玉和我的一模一样,只是那个已经没有润泽,像是还多年以前的了并且被人天天抚摸。”竟然一模一样,艾相笑了,笑得沧桑落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