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四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614 2015-08-07 15:57:04

  方泠梓是在快要天亮的时候醒来的,只是微微皱眉待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原来的冰冷。

“臣妾参见皇上,淑妃娘娘。”她下了床,微微屈膝,声音依旧是万年化不开的寒冰,我倒是听讨厌她的,不是因为她穿白色而是因为她的冷漠,太做作。虽是这样想的但还是对她笑了笑让她平身。凌洛说这里是淮江,离我们之前到的滨州有七千多里,当然一夜之间不可能到,现在距离在张城主家的最后一天已经有三天了,也就是说我和方泠梓昏睡了三天。凌洛他,到底想做什么。

“出门叫我宇文少爷。”宇文是凌洛母后的姓氏,也就是现在的皇太后宇文安,她啊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呢。

“诶,你们听说了没,皇上微服斯巡啦!”我们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着,点了几个菜,听见隔桌的几个男子在谈论凌洛。

“听说了,那排场可真是大啊,我哥在滨州做官,昨天他回来说皇上的马车和我们家房子差不多大,可气派了。”另一个男子接话到我看了看凌洛的神情,没有一丝的表情变化,默默吃了口米饭,继续沉默。

“要是我能当皇帝就好了,后宫那么多女人,而且掌握着生死大权!”我心里一惊,这人怎么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凌洛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安静的吃着饭,真不愧是贵族养出来的,连吃饭也是这么优雅。

“呸呸呸!你怎么这么放肆,如果被当官的听见了是要被坎头的!”另一个男子急忙说道“你们说皇帝为什么微服私巡要这么兴师动众,这还是微服私巡么,这不摆明了是要告诉我们皇帝来了,大家都好好干么?”一个男子差开话题。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不过现在好像明白了。在大家的印象里凌洛现在还在滨州,那么我们现在在淮江就没有人会防备,这才是,微服私巡吧。那么为什么要带上我和方泠梓呢。

“哎呀各位客官,不可议国事啊!”小二跑到那桌人面前陪笑道。那些人也转移了话题,聊到淮江最大的青楼,语气轻浮猥琐,我微微皱眉,只见凌洛起身,才跟着他出去。大街上熙熙攘攘,好像是要过什么节日了,其实民间真的挺好的,你耕田来我织布,夫妻双双把家还。只是这个我就只能想想了。

“这位少爷求求你了,别把我女儿带走啊,我和我女儿孤苦泠仃两个人相依为命,我不能没有她啊!”不远处传来呼喊声,哪里聚了一堆人,我走过去不过是一场地头蛇强抢民女的恶俗戏码,刚想走却看见地上散落着一把折扇,白纸红梅。我捡起来却被人抢去,那个被抢的女孩不去理会为她哀求的老母亲却紧紧抱住那把折扇,警惕的看着我。

“我问你,这折扇是哪里来的。”那女孩不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目光微凶突然她瞪了一下眼说道“我知道你,你就是索公子画卷上的红衣女孩!”我的泪水瞬间涌到眼眶,索公子,索公子,我的梅先生,索璟。

“不是我,姑娘认错人了。”我闭了闭眼,那不是现在的我,现在的我是凌国的淑妃,慕延皇帝最宠爱的妃子。我转身静静的看着凌洛“诶诶,你谁家的姑娘,敢坏老子的好事!”

我被人拉到怀里,只听一声惨叫那恶霸就跪在我的面前,凌洛目光清冷两个手指捏着那恶霸的手腕另一只手将我搂在怀中。“天子脚下强抢民女,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凌洛断了那人的手腕冷漠的说了句滚。围观的人也散开了,那老妇人跪在我们面前,泪流满面“好心的少爷小姐啊,你们快走吧,再不走就走不掉了!”我转头看向凌洛,他轻柔的为我抚去眼泪,目光和之前一样平静如水,让人琢磨不透。我只是呆呆的站着也不说话。

“那人是淮江的青天大老爷的大儿子,仗着父亲是朝廷的大官就胡作非为。已经有好多清白姑娘被她祸害了啊。少爷,您就带着两个小姐走吧,不然他找到你就会打死你的呀!”

“无妨。”凌洛取下一个布囊交给那老妇人“带着这个去找徐太守,他会善待你们。”说罢就拉着我走了。凌洛买了个马车一路上没有人说话,马车摇摇晃晃让我头晕,方泠梓已经吃了安眠的药睡了过去,终于我开口道“索璟,是我的一位故人。”我偷偷看了一眼凌洛见他没有什么反应继续说到“今天……”

“好了,别说了。”凌洛打断我的话就没在说话,我沉默,果然,伴君如伴虎。在马车的颠簸中,我头晕的更厉害,在我睡过去的一瞬间,我看见,路边的野花开的正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