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十五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2132 2015-08-07 15:40:44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萧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柱杖无时夜叩门。

“今年的花期,竟是如此的短。”梨花宫内,一个紫袍的俊美绝色男子坐在树下的石椅上,面前的石桌上是一盘棋,白子与黑子势均力敌,对面的石椅上一个青衫的淡雅女子好似没有听见一般,执那白子的素手落下,柔美的脸上毫无表情,声音温婉“皇上输了。”凌洛看了清雅一眼嘴角勾起弧度,是他一贯的笑容“清雅清雅,果真是清冷淡雅。”“谢皇上夸奖。”清雅微微低头,眼角扫过从门口走进来的白衣女子厌恶一晃而过却也是被凌洛捕捉,凌洛看向来人仙气如嫡白衣似雪却也是千年冷漠“臣妾参见皇上。”来人盈盈一拜凌洛点点头让她起来,清雅起身对着来人行礼“奴婢,见过姬妃。”方泠梓身边的宫女让她平身,清雅几不可闻的皱了下眉,凌洛已经确定,她不喜欢她,甚至是,厌恶。“皇上该用膳了。”方泠梓说出此来的目的,凌洛起身离开,三人同时向凌洛行礼。清雅默默地收拾着棋盘,这是她家娘娘最喜欢的棋盘,纵然她的那个娘娘对下棋一窍不通。“你说,默夫人还会回来么?”凌洛走后方泠梓坐到凌洛方才坐过的石椅上,问着清雅,清雅没有丝毫表情,默然到“皇上说过,闲杂人等,不许踏进梨花宫一步,姬妃娘娘该回了。”方泠梓冰冷的看了一眼清雅,起身向门口走去,却扔下了这样一段对话。

“袖月,你放才说皇上是如何下令的?”

“京城锦衣卫听令

先淑妃艾氏后为默夫人,性情乖张,私逃天牢,劫走皇子皇女,罪无可恕,朕命你们即刻捉拿妖妃,救回皇嗣,若有违抗者,就地正法。”

两人拐了弯声音也停了下来,清雅继续默然的收拾着棋局,只是手已经微微颤抖“清雅姐姐...”一个低低的声音自门口传来,清雅转头看了看杞茹眼圈红红的望着她,清雅叹了口气轻声道“收拾一下,明日便要去百鸣宫当值。”清雅小心翼翼的把棋盘收拾好,转身离开,手掩藏在宽大的衣袖里,不可察觉的轻轻颤抖,娘娘,别回来了,千万别回来了,逃吧,和索公子逃的越远越好,只要不回这皇宫。

在樱桃村的这一个月里,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每天和越执笙拌拌嘴,看越念安追着冽柯也不被搭理,看越晟大哥宠着月娘,也享受着索璟无微不至的照顾,很平凡的生活却也很幸福,虽然有时候会感觉心里空空的。

“柯哥哥,我看隔壁二妮的哥哥给他糊了个风筝,可漂亮了呢,你也给我糊一个吧。”

“这种事,找你哥去。”

“他被小浅姐姐派去山上采蘑菇了。”

“找你爹。”

“爹爹去山上抓兔子了。”

“索璟。”

“璟哥哥一大早就不在呢。”

“....”

“柯哥哥...”

“离我远一点。”

“柯哥哥...”

“....”

我微微一笑唤念安过来,摸摸她的头,柔声道“你柯哥哥有起床气,过一个时辰再去找他,先自己玩会。”念安乖乖的点点头,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小浅姐姐,起床气是什么。”我侧了侧头想了一会莞尔一笑“就是早上起床以后会很烦,别人说什么也会烦会发脾气。”念安眨巴眨巴眼睛“每个人都有么?”“不是,一般养尊处优的人会有。”比如...凌洛。那个每天都要早朝,每天都会有一肚子火去上朝每天都会有大臣倒霉,我垂了垂眸,凌洛...“小浅姐姐,你怎么了?”我摇摇头轻声道“去玩吧。”念安飞快跑出去,像个野孩子,我不禁笑笑。

“明天去爬山吧。”围在饭桌上,我开口说到。

“好。”索璟摸摸我的头,声音里是化不开的宠溺。

“执笙怎么还没回来?”月娘盛了饭做到饭桌前看了看我们问到。我顿了顿一丝笑意浮上心头“笙笙说不必等他,他去...采蘑菇了。”月娘有些诧异不过一会就了然,对我柔柔笑笑“你们两个啊,小时候玩现在还玩,真是长不大。”

“索璟..”太阳快落山,我在村口的石台上找到了索璟,淡淡的金黄撒在他如雪的白衣上,他的眉眼这是好看,好似一副上好的水墨画,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这就是我一直爱着的男子,而我从现在开始也会和他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艾儿,来。”他对我温柔的笑,这个笑容我从小看到大专属于我的笑容,他对我伸出手就好像小的时候摔倒他对我伸出得手一样,他的手是如白玉一般好看,我握住他的手坐在他的身边“在想什么?”

“我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在草原骑着马尽情的奔跑,无拘无束。”我将头枕在他的腿上,好似撒娇。

“又喜欢上草原了啊。”他无奈的笑笑,从小我喜欢的东西就很多,喜欢过塞北的雪山喜欢过森林喜欢过江南的烟雨,而现在喜欢草原,布格草原。

为什么会喜欢草原呢,我想不明白,大概是在凌洛寝宫里看见了那么一副屏风,无垠青草,几匹骏马,驰骋。最近总是想到凌洛啊,艾默浅,索璟已经在你身边了而且不会离开,你到底是有多贪心。那么自私,索璟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不自觉的想起凌洛呢,你又..不爱他。

你又..不爱他。

你又..不爱他。

“怎么哭了。”温暖的触感,我才发觉竟然哭了,索璟得手有茧子大概是常年握剑吧,凌洛呢,好像也有吧。算了,不想了,不想他了。

“只是觉得,我们好久没有这样静静坐着了。”我伸手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胸膛淡淡清香飘如鼻中,令人安神。

“这样也能睡着。”索璟看看怀中的人儿,将她脸上的泪痕抹去任由她抱着,宠溺的看着她,真的是好久没有这样看她了呢。

“阁主。”一阵血腥,一身黑衣染血跪在索璟面前“事情已经办好。”

“回去吧。”索璟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下次若是艾儿在,不许一身血腥味。”

“是,属下遵命。”那黑衣男子顿了顿,随即低下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