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二十四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2052 2015-08-07 15:51:07

  “小浅!”房门被打开,那依兴冲冲的闯进来,冷香飘过见我有些诧异她笑笑拉着我得手便向外跑去,跑了好一会我已累的气喘吁吁,她才停下来指着前面“小浅你看,又是龙门客栈,对面还是聚香阁。”也不怪她惊奇,我们这一路路过了不少地方但凡有龙门客栈的地方对面都是聚香阁,酒楼与茶馆就这么对着开,我一笑向她解释“这龙门客栈和聚香阁是一对夫妇开的,在很早以前就有了,丈夫爱喝酒,妻子觉得饮酒伤身但又不好不让丈夫喝只好学习茶道,这聚香阁里都是茶,但这些茶啊有非常多种,有可以治病的又有可以养身子的,很多很多,都是这个妻子发明出来的。”

“我将来也要好好疼爱自己的丈夫。”那依点点头笑眯眯说着。

“你才多大就想这个。”我不禁失笑。

“不要小看我,我已经十四岁了!”见她一脸认真我又是抿嘴一笑。

“默浅姑娘。”一个沉稳的声音自我身后响起,我僵了一下随即笑笑对着那依说到“今天晚上啊,出来逛逛有好多好玩的呢,不过人会特别多。”

“好啊好啊,好久没出来了。”那依兴奋的说到。

“默浅小姐”手腕被人拉住,我转头看向那个男子有些疑惑“公子是在叫我?”我对他笑笑“公子怕是认错了人小女子名叫白溪,不是公子要找的人。”那人眯了眯眼看了我一会后向我拱手抱拳“在下冒犯,姑娘莫怪。”

“天下容貌相似者很多,认错也难免。”我笑了笑“敢问公子大名?”

“在下雷仲,告辞。”

“咱们走吧。”我拉着那依得手回到客栈没有回自己的屋子而是走向巴库尔那达的屋子没敲门直接打开门我怔了一下有立即关上门。

“怎么了?”那依疑惑刚想再开门我拦住她的手“咱们先回去等会再来。”说着就拉着着她回了自己的屋,不就房门被推开巴库尔那达一脸阴沉的走进来“大汗这么快就完事了?”我故作诧异调侃道“你若是不闯进来,就没那么快。”他声音有些沙哑,我嘿嘿一笑,他喝了一口我给他的水顿了一下,我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让小二放了一些冰进去自然是凉的透骨“给大汗去去火,敢问大汗觉得我们汉族女子如何?”

“找我什么事。”他刻意避开我的问题,将杯子放下,我当然没忽视被子上的缺口。

“我好像被人发现了。”

“谁?”

“锦衣卫首领,雷仲。”

“不碍事,做好你的胡人夫人就好。”他想了一会“以后我陪你俩出去。”说罢就想起身。

“大汗这么快就要走了?莫不是...”我眼一斜,有些调笑的看向巴库尔那达“快忍不住了?没想到大汗这么...年轻气壮,心火旺盛啊。”

“嘣!”一声翠响过后巴库尔那达没有理我走出了房门,那依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俩,我凑上前手指轻点那茶杯,原本完好的茶杯瞬间粉碎,终于我还是没忍得住趴在桌子上大笑。

和巴库尔那达相处一段时间以后渐渐发觉有时候他也是一个别扭的孩子,而且...脸皮非常薄,并且还逞强。嗯...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什么会在下面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改天真要好好问问他。

承安八年满月二十七日,距凌国新年还有七天。

“小浅,这就是你生活了三年的地方么,果真是繁华。”那依坐在马车上掀开窗帘向外看去,我微微一笑,这三年我的确是在殷都但只是在皇宫没出来过几次,殷都究竟如何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殷都是凌国的首都应当是极其繁华的。

“来,慢点。”我被巴库尔那达扶着下了车,他这个样子真的像是各细心疼爱妻子的好丈夫。

“那一群是在做什么?”那依兴冲冲的指着不远处围着的一群人,我摇了摇头裹紧了身上的白狐大龛。“过去看看。”巴库尔那达扶着我向哪里走去,这一场风寒格外的重到现在也是浑身无力,不过精神很好。

我看了看围着的人都是些年轻男女,好似明白了什么听见有人喊了声开始,我拉了拉巴库尔那达的衣袖示意他离开,那依不情不愿,忽然一个东西砸了过来我下意识一躲,巴库尔那达伸手接住,我定眼一看竟是个绣球,心中已经了然。

原来哄闹的人群瞬间鸦雀无声,“呵呵,竟是个男子。”似冰凌相击般好听的声音打破了沉寂,人群自动分成两拨让出了中间的一条小路,清冷的气息我怔了一下蓦然转身只看一男子修长身形青衣摇摆,两袖有墨竹纹路一张精致的脸上带着淡淡笑容周身清冷却温和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沦陷在那含笑的丹凤眼中,眸子是淡淡的棕色“姑娘?”他向我炸了眨眼“在下长得好看么?”

我回过神一个女子一直盯着一个陌生男子看的确不好。有瞥见巴库尔那达手中的绣球笑出了声。“笑什么?”巴库尔那达皱眉楞声问到我止住笑给他解释“这是中原的习俗,公认为最受欢迎的几个男女分别抛绣球接住的人必须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一个周包括....”我忍了好久才忍住笑“睡觉和如厕。”果不其然我说到最后巴库尔那达的脸全黑了。

“这位兄台莫要不好意思,这种事风某也经历过,不过一周的朝夕相处过后亦可多一个友人,何乐而不为呢?”

“哈哈,我夫君是突厥人不懂这里的习俗,一时反应不及公子见笑。”我心中有些异样,风某...

“两位是夫妻?”那人狐狸一般细长的丹凤眼在我和巴库尔那达之间流转

“小女子白溪,外子楚荆一妹妹楚依依。”我点了点头笑容不变“虽说这是单身男女参加,不过这绣球我夫君已经接了我们入乡随俗,不过一周的时间而已,原本就打算在这过年,敢问公子大名?”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在下,风千御。”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风千御!

好久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