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十四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736 2015-08-07 15:39:20

  日落西山,淡淡的金黄撒在乡间小路,村中的房屋炊烟缓缓升起偶尔会听见几声鸟鸣。一只狗叫引起许多狗叫,我被索璟抱下马车,看着远方,记忆中的画面浮上心头,村口一个聘聘身影有些熟悉,我定眼一看便飞奔过去,闪过了一个石碑,上面刻着“樱桃村”。

“月娘!”我边跑边喊那女子转过头来还未反应我就扑过去抱住她,她疑惑的看着我又看看缓缓走过来的索璟才笑道,声音柔美“原来是小浅,都长这么大了。”我亲呢的挽着她的胳膊说到“月娘心里没有小浅,只是看见索璟才认出小浅的。”月娘失笑,边走边说“这是什么话,你上次来才只是十二岁,七年过去了小浅越发漂亮,月娘才认不出来,月娘天天给你收拾房子就盼着你们能来。”我赔笑道“月娘最好了,小浅说错话了,小浅这不是回来看月娘了么,最想月娘的千层饼了呢。”“给你做!”月娘笑打了我几下,她那么温柔只是柔柔的拍在身上似是抚摸“身后这孩子....”月娘看了看一直不说话的冽柯,想了一会“难道是..小浅的儿子?”我郁闷“也不对啊,这孩子看起来也是七八岁,小浅才十九,时间对不上。”我点点头刚想说话却见月娘松开我的手拉过索璟不再理会我,走远了一些隐约听见他们的对话。

“小璟啊这不会是你私生子吧?”

“月娘,这是一个..朋友的孩子,待他照顾一下。”

“哦,那就好。小璟啊,你和小浅就不想要个孩子?”

“还没有这个念头。”

“小璟啊,小浅已经十九了她孩子天性你可不能跟她一起胡闹。”

“....”

“小璟啊,我向她那么大,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

我在后面听的想笑,月娘不过三十一比索璟大了五岁说话的口吻就好像是老人一样,说到她的孩子,我笑了笑越执笙是吧?和他一起玩很开心呢。

“我想娘亲快要回来了吧。”刚走到门口听见里面传来一个清朗的男声“对!”后面是一个稚嫩的女声

“两个兔崽子,不许说!”

“什么事不许说啊?”月娘推门进去笑意盈盈的对着..嗯..这个画面。

“越大哥这是...”我呆了一下一个大汉拿着擀面杖高举在天另一只手拎着一个四五岁的女童对面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男子。

“咳...”越晟慢慢将小女童放到地上还做样拍拍她褶皱的衣服扔了擀面杖,那女童一溜烟跑到月娘怀里“娘子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相公这是..”月娘微笑,那青衣男子踱步走来,慢慢开口“爹把后院的兔子炖了。”月娘一挑眉看向越晟,越晟笑了笑挠挠头“我以为是只野兔。”

“野兔会关在笼子里?”月娘冲过去一把揪住越晟的衣领,奈何身高原因在我看来只能是撒娇

“哎,有客人,来好好招待。”

“不是客人,自己人。”月娘揪着越晟往后院走“执笙,你来招待!”

“艾默浅。”那青衣男子微笑着看着我。

“越执笙。”我弯弯嘴角回忆涌上脑海。

“你竟真的又回来了。”他眼里划过一丝异样“还真敢。”

“哥哥,她就是娘亲和爹爹口中的小浅姐姐么?”越执笙旁边的一个女童摇摇他的胳膊仰头问道

“进来坐吧。”他垂了垂眼眸,我有些疑惑却也没说什么,他给我们倒着茶水“这是小浅姐姐和璟哥哥。”他对着那女童说到“他是...”

“柯哥哥。”我笑了笑捏了捏那小女童的脸软软的“这个哥哥是柯哥哥。”

小女童乖乖的叫了声柯哥哥,凌冽柯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我笑了笑“他认生。”换来凌冽柯的白眼

“请喝茶。”越执笙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怎么又回来了呢以后就对着我坐下“舍妹念安,四岁。”

“哎呀,执笙不要这么客气嘛,都是自己人。”我拿起杯子笑了笑喝了口茶还没吞下就喷了出去“咳咳..”我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索璟给我递水帮我顺气。

“我从不和你客气。”越执笙一脸得逞样“你离开那年把我辛苦写了二十遍的诗经毁掉害我罚了四十遍的事我还记着呢,终于等到你来了。”他笑了,笑的好像很开心“我不过小小报复一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七年你就自己送上门来,真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呢。”

“你个小人,狗屁君子!”我终于不咳了,也不知道他在茶里放了多少胡椒面“都过去七年的事了还能记得住!”

“我记性一向很好。”

“我不还回去我就不姓艾!”

“那么,你倒是要查查有什么姓氏是你喜欢的,李默浅?张默浅?王默浅?”

“你去死!”

“那默浅还是要等上几十年。”

“不用等,你要是想死我不让你活过明天。”

“那么执笙先提前谢过默浅了,那天如果需要默浅帮忙”他眼眸微闪亮亮的很是漂亮“还望默浅不要犹豫的好。”

“那是自然。”我冷哼一声,不再去看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