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三十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734 2015-09-06 11:32:27

  承安九年初月三日,凌国新年。

“陛下,娘娘搬出了凤栖宫,许是已知道此事。”

金碧辉煌的大殿,锦罗玉秀轻歌曼舞的轻快与喜悦退却,只留些许压抑。

九龙含珠的宝座上凌洛黑袍红纹,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似若似无的看向扰乱了气氛的青国使者,邪肆而威严。

那青国使者手心冒汗神色却依旧不变,唯有眼眸深处藏匿着恐惧,深不可见。

凌洛嘴角微微勾起,似一株剧毒的婴栗,虽美却不可接近。安胜全在他耳边说了什么,那抹浅笑如昙花一现片刻消失,只余压迫弥漫周身。宫人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谁也不想做那第一个炮灰。

“敢问凌皇,可否考虑清楚?”那青国使者礼仪周到,语气尊敬唯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心早已是一层虚汗。

“呵呵。”一声轻笑,似俏皮似温婉,我缓步走进大殿,一身血红华服金丝绣蝶,华美而不庸俗,优雅却不失妩媚,头上有些重的金步摇压得我头疼,只好在心中暗骂青帝是个混蛋。

若不是听宫女说漏了嘴,我还不知道青帝派青国使者来以雨雪的性命做要挟让凌洛永不封后,雨雪还在来的路上,若是凌洛不同意那么就直接杀了雨雪。

月华,南纹,突厥,越真四国已经和凌国有了冲突,青帝不过是想找个理由与凌国开战,这一场以一敌五的战争,最终还是要开始。

一边是皇族至高无上的尊严,一边是最小女儿的性命,孰轻孰重,凌洛还分得清,而我,是断不能再让雨雪受一点伤。

“臣妾参见皇上。”我走到青国使者身边看了他一眼又向前走了几步对着高座上的人盈盈一拜,声音软的让我自己都有些骨头酥。

“起。”凌洛声音依旧清冷,没有丝毫的变化,说实话我有些失望,今日盛装打扮可是我着三年来的唯一一次,而且穿了红衣,凌洛竟然不为所动。

不过想想也是,他见过的美人有清纯如黎梦英气如华妃端庄如德妃特别是那冰山美人方泠梓更是绝色,而我算不上绝代风华又如何能如得了他的眼呢?

我起身台步向他走去,也不管大殿不许宫妃踏入也不管这龙阶不许宫妃踏上,走到凌洛身边坐到他身上,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声音更加娇柔“皇上你可真是过分,皇后这么苦的差事让臣妾做,你也不怕累坏了臣妾!”我凤目微嗔像极了盛宠的无法无天的皇妃“这皇后臣妾可不干,皇上喜欢谁就让谁做...”我停了停皱眉“不行,除了我谁都不能做皇后!”我一甩手,状似在嗔怒,余光看见青国使者有些发青的脸顿时觉得好笑却也只能忍着,这感觉真是有些难受。

见凌洛沉默不语我拉起他的手摇了摇有些祈求“皇上求求你了,不要封我为后也不要封别人微后,好不好嘛?”

凌洛这才看向我浅棕色的眸子中无波无澜却深不见底,霎时一丝笑出现在他脸上,我一窒竟僵在那里,凌洛真的是比女人还要好看,这就是皇族的基因么?

鼻子被轻轻弹了一下,我已经呆的说不出话,他声音清冷却有着化不开的宠溺“若不想当便不当,凤印收好就行,何时想当了搬回凤栖宫便可。”他还真是贪图美色的庸君!

我敛眉一笑,声音娇柔“臣妾就知道皇上最疼臣妾了!”我靠在他的肩上,看了看大殿的人,父亲一脸深沉的看着我我没有在他的身上做停留,倒是有几个熟悉的面孔,是父亲给我的画像上的人,就是他们上书废了我“怎么了,不是宫宴么?无丝竹管弦何以尽兴?”我美目流转,巴库尔那达也在场,那么其他几个就是西蛮各国的王了吧,唯独没有青帝。

青国使者不知何时已经下去,凌洛举起桌安上的酒杯声音清冷“新年之喜,插曲无碍,各位请自便。”说完这句话,音乐也随之响起,那是我要的歌,我在凌洛嘴角轻啄一口,他喝酒的动作一僵我掩嘴一笑飞快的跑下龙椅站在台子上,这就是我来的第二个目的,献舞。

我被一群白衣舞女围绕静静听着乐曲的节奏,舒尔长袖一挥我在原地旋转着,本就宽大的衣裙更加松散。

似一只火凤展翅翱翔空中,俯瞰大地从不流连不曾停留片刻,即使累了也依然逞强不在人前低头,我注视着凌洛身子飞快的舞动着,不知过了多久音乐渐渐慢了下来,我也停住依旧看向凌洛。

皇上,这支舞我希望你能看懂。

并不是我不想要皇后,但这一次,为了你我放弃凤印。

那么,你也要把雨雪,完好的还给我。

我就这么看着凌洛仿佛一眼万年,突然我灿烂一笑“这支舞献给陛下,愿吾王千秋万代,拥万里河山。”

凌洛眼里点点笑意,向我伸出了手“过来。”声音都染上了温柔与宠溺,我飞快的跑过去握住他的手,有些冰凉,再次陷入他的怀里他将一个剥好了皮的葡萄放入我嘴中,丝丝甜在口中漫开。

这一场戏,我与他都做的很认真。

仿佛真的一样。

默园拂拂

为什么嘛没有评论啊,难道都没有人看么》》太伤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