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三十五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714 2015-11-08 09:12:49

  “太后让我陪她去拓禅寺?”我一脸吃惊的望向一个老宫女,那是太后的贴身宫女,平静下来后我点点头说到“那就多谢嬷嬷了。”

太后每年的初月十五到二月十五都会去拓禅寺修身养性,每每都会和德妃一同去这次竟然要带上我,莫不是....发现了什么?

我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光线一暗一张绝代风华的脸出现在面前,我看着凌洛问到“皇上这么快就下了早朝?”只见凌洛嘻嘻一笑,声音如冰凌撞击只是这声音怎么这么像一个人“我也觉得这样像皇上,换了这么多脸,还是当今圣上的脸最让人喜欢了。”

我把茶杯扔在风千御头上,那一张绝代风华的脸瞬间皱在一起我从来没有在凌洛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和风千御笑到“好大的胆子还敢冒充皇上,小心掉了脑袋。”他满不在乎的冷哼一声,我继续说到“是不是觉得,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如果是你自己的那该有多好啊?”他拿起镜子端详自己,瞅了我一眼阴阳怪气的说到“这本来就是我的脸。”我嗤笑一声不再搭理他。

他在我这里赖了一天又蹭了个晚饭才离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也每天都在很认真的练字。

“皇上,天天练字有没有觉得臣妾的字好看了许多?”我侧头看了看凌洛,他很守约定每日早朝后都会花两个时辰来陪我练字,他有些凉的手握着我得手,有时累了就头一仰靠在他的肩头任由他的手握着我的手执着笔在宣纸上写着字,我侧头在凌洛那薄薄的粉唇上轻轻啄一口,他用左手将我的头移开,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冷梅香将我包围“别胡闹,好好练字。”

我瘪了瘪嘴又将注意力放在凌洛的手上,他的手很白却有些茧子,大概是长久练武的缘故吧。我很早就发现他的体温比常人要低一些,不过摸起来挺舒服的呢,我嘿嘿一笑只觉握笔的手一疼,听见凌洛说到“专心一点。”我皱了皱眉可怜兮兮的侧头望向凌洛说到“陛下,我们可不可以清晨一个时辰晚上一个时辰啊,一下子站这么久很累的。”

凌洛终于肯将目光移向我,放开我的手问到“腿又疼了吗?”我一愣随即弯腰揉了揉膝盖拼命点头,凌洛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浅棕色的眸子波澜不惊有些深邃,看得我有些心虚,额头被轻轻弹了一下听他说到“腿疼就不练了,去休息吧。”说罢就想转身离开,我低头看着从我手边滑过的紫色衣袖,手一伸轻轻扯住,小声说到“后日臣妾要和太后去拓禅寺静修,总共加上路程要花费三月的时间,皇上今天多陪陪臣妾吧。”

说不定,回来以后,就见不到了。

凌洛沉默了很久久到我都想放弃,慢慢松开他的衣袖“好。”

我惊喜的抬头对上凌洛浅棕色的湖水一般的眸子,心里有些异样“皇上今天不用批阅奏折么?”

“得了便宜还卖乖。”他嘴角微勾伸手轻轻弹了我的额头,我趁机抱住他的腰,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静静听着他的心跳,心里出现一丝丝的期盼,若是能永远这样,该有多好。

那时的我从没有想过,只是陪我练字就浪费了凌洛太多批阅奏折的时间,边关告急凌洛却只因我的一句话而一整天都陪在我身边,不去理会那关乎江山社稷的文案,也许后来的凌国国破不只是因为五国联手,也还是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吧。

妖妃猖狂,祸乱后宫,迷惑君心,理应当诛。

承安九年初月十五日。

我穿了件淡蓝色的衣裙,有披着白狐毛的披风,简单的绾了个发髻,规规矩矩的跟在太后身后,旁边是紫袍龙服的凌洛,太后停下,语气疏离“皇帝不必再送。”凌洛点了点头道了声“是”后,趁着太后转身的瞬间对我眨了下眼,我心中有些疑惑,又看看凌洛,笑了一下,风千御真是大胆竟然敢在太后面前假扮她的儿子,也不怕被发现,不过说实话他倒是装的挺像。

我上了马车,安容初和我在一辆车上,她没有看我更别说像我行礼,我也懒得和她计较,清雅不在车上,这次跟着的是太后可不是凌洛,不是我撒撒娇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太后又怎么会任我胡闹?

马车摇摇晃晃让我有些昏昏欲睡,我将窗帘掀开冬风刺骨,脑袋就清醒了许多,快到承天门了,新年的那一天,凌洛便是在承天门上与万民同乐的,那么冷的风,他就强忍着站了半夜,想想就有些好笑,不由自主的看向承天门,绛紫的身影有些孤寂,修长身形,虽看不清面容但气质非凡,我的笑容僵住,凌洛?!

马车过了承天门,渐渐走远,我将头伸向车外,他依旧站在承天门上,渐渐的凌洛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我坐回车内,安容初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丑了他一眼,抿了一口茶靠在车壁睡去。

却不知,迎接我的,将会是万劫不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