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二十七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522 2015-08-28 09:54:50

  清晨我刚把熟睡的那依从床上拖起来刚走到客栈二楼就听见巴库儿那达有些阴沉的声音。“不知昨夜风公子在何处,不是该和在下朝夕相处么。”

“怕楚兄不习惯便去了另一个房间,不过,如若楚兄想....”冰凌般好听的声音传来,我站在楼梯上果不其然看见了青色的身影嘴角带笑“风某人也是不介意与楚兄,亲密接触。”

“嘣!”一声脆响,我看了看巴库儿那达扶在椅子上得手,无奈扶额。将一吊钱丢给掌柜说了句赔你的之后无视掌柜疑惑的目光,我下了楼拉着那依走了出去。就在我们几个出了客栈的瞬间只听一阵倒塌的声音和掌柜的哀嚎。

承安八年满月二十八日,距凌国新年还有六天。

聚香阁,二楼,雅间。

我轻啄一口茶,氤氲茶香,怡人沁心,上好的极品观音。我浅笑,观音好是好,但还是想念清雅的那一手素茶,苦中甘甜,甜中带苦。

楼下一阵喧嚣我随意的想窗外一撇却收不回目光,可以让锦衣卫首领雷仲驾车的人,身份必然不低,只见雷仲一勒马缰下了车对车上的人说了什么后先开车上的门帘一个绛紫的身影出现,身形修长,绝代风华。我呼吸一滞下意识的捏紧茶杯眼眶有些微热。

那人下车将手抬起,一只柔弱无骨的柔夷伸出,白衣如雪寒冷如冰,此刻却融化在凌洛的怀里,凌洛轻揽方泠梓的腰,将她小心翼翼的抱下车动作轻柔的仿佛抱着的是他的至宝。进了屋我向雅间门口看去听客人一阵唏嘘无不赞叹两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是如何如何的般配。

我拿起茶杯一点一点将观音喝下,笑着对巴库儿那达说到“看见了么,这便是凌国第二十四代皇帝,慕延皇帝。”

“他身边到是不缺美女。”巴库儿那达冷哼一声看了我一眼调侃道“怎么,吃味了?”

“怎么会呢。”我淡淡的看向窗外,凌洛已经出了门正将方泠梓轻轻抱上马车,我倒是从没见过他对谁如此温柔呵护过,收回目光又倒了杯茶淡淡说到“我又不爱他。”

是啊,我又不爱他,他宠谁他疼谁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一个皇帝,亲自出宫陪妃子来买茶,这种事,大概也就只有他这个昏君才做的出来吧。

“哎,刚刚那位公子要的是什么茶?”风千御含笑的叫住一个路过的小二问到。

“凤宁香茗。”

“哦...呵呵。”风千御笑出了声,我将茶全部喝下烫的泪都快掉下,对上那依不解的目光后风千御才说到“凤宁香茗,凌国最好的安胎茶。”

巴库儿那达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压下心中的火站起身下了楼走到柜台拿出几张支票拍在桌上,垂了垂眸才抬眼对掌柜说到“你们这所有的安胎茶,我全满了。”

“所....所有的?”那掌柜目瞪口呆有些结巴“全买?”

“家里怀孕的姐妹太多,啰嗦什么!”

风千御:“....”

巴库儿那达:“....”

巴库儿那依:“....?”

“淑妃娘娘可真会给本国挣钱。”巴库儿那达黑着脸看着一包包安胎药被搬入马车,也是,任谁用了五千两买了一车的安胎药会开心。我没有理会他心下却暗道后悔,只是心头一热竟做出这样的事,先前还说没有吃味,艾默浅,你到底是怎么了。

为了调节气氛那依缠着我让我吹箫,我只好答应,白玉的玉萧握在手里有些冰凉。

缕缕萧声,是一只蝴蝶在慢慢张开彩翅冲破束缚在花间田野轻点花香浅尝花蜜,有清风吹过止于彩翅之下,轻雨慢打流水潺潺林间清越怡人自香。

萧声转急,大弦嘈嘈如急雨敲打在彩翅之上,蝴蝶上上下下挣扎半天却终究还是落入了依旧缓缓流淌的溪水中,不再挥动曾经艳丽一方的翅膀。

我放下萧,聚香阁原来的琴音不知何时已停,为数不多的客人都停了动作,萧声归止亦无人回声,我勾起一抹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反应,“倒是进步了不少,算的上是天籁。”对上风千御浅棕色的含笑眼眸我莞尔一笑不置可否。

他起身想我口中放了个药丸,入口即化,片刻后原来的风寒无力消失,我站起身看了看趴在桌上昏迷的两个人,冷然一笑,下楼出门上了马车,坐在一车的安胎茶中间风千御驾着车,太阳已经不再是清晨那般只有淡淡光晕,我拉开窗帘将手伸向窗外,白的透光,微微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