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二十六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2733 2015-08-28 09:49:04

  “白姑娘,晚上好啊~”夜里我坐在屋内讪讪的看向从窗外出现的风千御,他依旧一身青衣寒竹嘴角带笑,漂亮的不像话的丹凤眼微微眯起。

“千千....”我叫了一声,见那人不为所动瘪瘪嘴“千千..千千。”

“贵妃娘娘小日子过得挺好,逃了天牢劫了皇嗣又跟着月华大汗来殷都过凌国新年。”

“千千,人家好想你啊~”我飞身过去扑倒他身上,也不管他坐在窗框上是不是会掉下去。

“老实点。”风千御稳了稳身形横抱起我讲我放到床上自己也上了床,我揽着他的腰熟悉的檀木香飘过鼻子有些微酸却终是没落一泪。

风千御是皇宫中除了凌洛以为唯一一个可以自由走动的正常男人,他可以去任何地方包括妃子的宫殿。

我是在进宫第一天认识他的,那时经过一天的繁琐礼节我已经头昏眼花,宫中的嬷嬷让我在屋里等着凌洛,我便让清雅端了些小点心填饱肚子,就在吃的时候有人来了,就是风千御。

那是他一身闷骚的白衣,长长的黑发及腰散下也没束起,那是我当时见过的除索璟之外穿白衣最好看的男子,他虽比索璟好看但却不如索璟穿白衣,索璟大概生下来就是要穿那飘飘的白衣吧。

那张脸透着丝丝邪气和张狂,他捏起我的下巴眯了眯眼,浅棕色的眸子里尽是玩味,他的声音很好听好像冰凌撞击一样“你便是艾默浅?”“你是凌洛?”我没有回答他只是反问,他勾了勾嘴角,闪身坐到我的床上,半靠床梁声音有些慵懒“我可不是那九五至尊的皇帝。”他漂亮的不像话的丹凤眼轻轻扫过我,笑意加深“好大的胆子竟敢直呼皇帝名讳,不怕掉脑袋?”

我当时也不知为什么对他如此放松,只是觉得我们好像本来就应该这样相处,已经好长时间了,“你躺在淑贵妃的床上,不怕掉脑袋?”只听他轻轻一笑,我随手丢了个糕点给他,那是我最爱的花蜜露,他轻轻抬手就接住,白玉一般的手,他也不客气将我最爱的花蜜露吃下“淑妃娘娘好享受。”他拍了拍床里面“皇帝大概不会来了,今晚我陪你睡。”我目瞪口呆直接僵住,一心只想让清雅把这个登徒子捆了吊在宫门口,“呵呵,我今晚要睡在这,娘娘若是介意那就睡地上吧。”“放肆!”我一拍桌子竞拍在糕点上,我的花蜜露!

他没形象的在床上大笑,白皙得脖颈衣领有些微开露出诱人的锁骨我收回目光将手擦干净后取下发簪放在梳妆镜前褪下外衣,走向床边将他向外面一扯自己上了床,他从床上爬起来也上了床,和我抢被子瞪他一眼却撞进含笑的丹凤眼中,我冷哼一声将被子分他一点,只听他说“没想到淑妃娘娘这么大胆,新婚夜里和一个陌生男子同床而眠,也不怕传出什么风声。”“凌洛对于我,也是陌生的。”言罢背对着他,本以为会一夜无眠,却不想睡得很好。

早上起床清雅说要给太后请安,那时风千御已经离开,让我有些怀疑昨晚的漂亮男子是不是我做的一个梦。清雅为我化好妆,不淡不浓端庄大方挑了件奶黄色的衣裙坐轿到永寿宫。

那是我第一次清楚的看凌洛,在记忆中那时的天很蓝万里无云丝丝古檀香如鼻让心静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凌洛坐在太后身侧那是多么好看的一张脸啊,比风千御还要好看,薄薄的粉唇高挺鼻梁猛然我跌入一滩浅棕色的湖中,幽深静远,风华绝代。我和凌洛就这样对视着,不知为何我的心突然一跳,仿佛我是历经千难万难才嫁给他的,仿佛我与他已经认识了千年。

那大概是失态了吧,清雅以内力在空中一弹,打在我腰间不疼但足以让我清醒,我缓缓跪下,是我学了一年的礼仪,那天太后说了什么我全然不知,只记得凌洛唯一说过两句话“儿臣谨记。”“儿臣告退。”他的声音那么好听却又那么清冷,让人从心底里发凉,我望着他的背影美人绝色。我想,既然不能嫁给我最爱的,那么嫁一个像这样子最好的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再后来风千御总会来看我,每次都是在凌洛不在的时候,但难免有时会碰上。我有些慌张,但见风千御只是懒懒的待在原处随口说了句“皇上来啦。”也不行礼,而凌洛看见他丝毫没有惊讶再后来几次我竟和他们两个在宫里对弈。准确说是他俩在下棋而我在一旁睡觉。与风千御相处倒是和越执笙差不多,拌嘴胡闹,他大概是我在宫里除了清雅之外唯一一个相信的人,相信他不会害我宫里所有人都可能会对我不利,唯独他,绝对不会。

之后的血洗若华宫也是有他的主意,代价就是花蜜露要分他一半,之后我就随凌洛微服私巡走得急也没通知他,后来回宫三个月他来了几次,让我自己小心点我笑着说没事就被打入冷宫,在冷宫中他只来过一次,就是我打入天牢那一晚,依然和我打闹赖皮,之后就一直没见到他,现在又遇见了。

不是我认不出他的脸...额,就是我认不出他的脸,他擅长易容,之前和我玩的时候都是不一样的脸,或妖媚或正太或刚毅无论如何唯一不变的就是漂亮。

每次他来见我都会问我好不好看,我只能回答“好看是好看,终归不是自己的脸,还是凌洛好看。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我就问他“你的脸是不是长得见不得人?”他很认真的回了一句“的确见不得人。”我一愣见他笑倒在床上才发觉被耍了。

他很是在意他的脸,伤了一点就要哇哇直叫,有时被他烦的让清雅赶他出去,奈何他轻功随比不过清雅但点穴却是极好的,一脸得逞的对着清雅笑,这个模样像极了雾肆,我就和他说了我那玩世不恭的弟弟,倒是勾起了他的兴趣说要去看看。我知道他是经常出宫,总会带一下小玩意回来,我不问他是谁也不问他与凌洛的关系不问为何他会如此自由。

他不说我不问,这便是最大的信任。

有时我俩会在一张床上睡觉,从不担心他会对我做什么。

这就是风千御,我最信任的人。

风千御:“我一直想问你,我是偷了你的东西还是砸了你的宝贝,一晚上直勾勾的盯着我,都快戳出洞了。”他一下拍在我的头上,我疼的快要掉泪,瞅了他一眼。

我:“喂,风千御。”

风千御:“干嘛。”

我:“你说我要是喜欢上你怎么办?”

风千御:“那你提前告诉我一声,我要快点跑不然不被你那皇帝相公咔嚓了才怪。”

我:“.....”

风千御:“你什么时候回宫。”

我:“我回不去。”

风千御:“为什么?”

我:“我被抓了啊。”

风千御:“你不是在玩啊?”

我:“.....”

风千御:“你快问问我为什么出宫。”

我:“哦,为什么啊?”你出不出宫,和我有关系么?!

风千御:“新年后皇帝要和西蛮四国还有青国开战,所以我逃出来了,他要是让我上战场怎么办,我这如花似玉的脸蛋啊。”

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风千御:“我又不是匹夫,不用有责。”

我:“.....”

风千御:“你真要给那月华大汗当人质去啊。”

我:“不然怎样,有逃不掉。”

风千御:“自杀啊,名垂青史。”

我:“那我还是去月华当王后好了。”

风千御:“.....”

我:“喂,风千御。为什么我总是有种咱们已经认识好几年了的感觉?”

风千御:“就是好几年啊,今年已经第四年了。”

我:“不是,我是说几千年那种。”

风千御:“老妖婆。”

我:“.....”

风千御:“为什么不说话?”

我:“我在思考。”

风千御:“思考什么?”

我:“我这么美若天仙的一张脸,哪里老了?”

风千御:“.....”

我:“为什么不说话?”

风千御:“困了,睡觉。”

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