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三十七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2523 2015-11-08 09:05:48

  “爹,我不要进宫嫁给皇帝,我要嫁给索璟。”

“胡闹,嫁给圣上是莫大的荣幸,别人都求之不得。”

“别人想嫁让他们嫁去,反正我只要索璟。”

“你可知你口中的索璟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不管,我只知道他答应我在我及笄那天来提亲,此生非他不嫁。”

“放肆!圣旨已经下了,你非嫁不可!”

“要嫁你自己嫁去,我不嫁!”

白梨花开似娇,浅白素点随风飘动,我站在白梨林间身后是一身青衣的清雅,索璟说今日带我离开,和我远走,我是不会嫁给什么慕延皇帝,我爱的人是索璟,嫁的人也只能是索璟,又怎么可能嫁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呢,他一定没有索璟温柔,他一定没有索璟好看,他一定没有索璟对我好。

“清雅,你也要和我一起走,和我还有索璟在一起。”

“清雅,我们要去的地方一定很快乐。”

“清雅,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索璟。”

天色渐渐暗了,要等的人依然没有出现,风起,有些冷意,大概是什么事耽误了吧,我再等等他。

下雨了,很大很大的雨,索璟大概是在来的路上,我如果现在就走了,他来了以后找不到我就要着急了,我再等等他。

“小姐,天亮了。”

我迟疑了一下,抬头望望天,果然是天亮了,为什么索璟没来呢,嗯,大概是有事缠住了“清雅,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索璟!”我揉了揉膝盖,对着正在收伞的清雅说到,膝盖有些钻心的疼,一夜那么大的雨我竟滴水不沾,只是这梨花却落了一地,败了一地。

“诶,你们知不知道张太尉家被灭门了?”

“什么?就昨天一晚上?”

“是啊,我夜里出来如厕就看见几十个白色衣服的人飞到了张太尉的府里,里面就传出惨叫。”

“白衣?那不是索阁的人么?”

“太好了,张太尉欺压百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多年要不是宰相护着,我们哪能过得这么好?”

“诶,大小姐这么早就出来啦?”我对着说话的那群人笑了笑点点头,张太尉无恶不作,就会欺负这些百姓,他有一个儿子整天游手好闲不学无术,那天想要调戏我,被索璟打的鼻青脸肿以后见着我都绕道走。

只是...他们一家百余口人,就这么被灭门了?那是一百多条人命啊,就这么没了,我叹了口气,还是做个好人比较好。

我推开相府的门,家丁怎么这么懒天都亮了都不出来看门,我要告诉父亲让他好好教训他们一下。

走了这么久怎么一个人也没有,我的脚被拉住,我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原来是园丁大勇,他为什么躺在地上,周围怎么还有血。

“后...后院。”他只说了几个字就垂下头,清雅上前探了探他的脉“死了”我后退一步转身向后院跑去,一路上都是家丁侍卫的尸体,心中的不安渐渐加大。

白衣血染,温和笑容俊俏眉眼,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这个就是我等了一夜的人,我放慢脚步扯出一抹笑,努力让自己平静,为什么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滴着血的剑,为什么他的脚边还躺着一个人,那个人好像爷爷。

明明约好在白梨林见面的,怎么来到相府了呢。

我向他走去,他依旧温和的看着我只是目光有着丝丝的心疼,我没有理会父亲喊我的声音,现在我的眼里只有他,明明我们的距离不远,为什么我却走了这么长时间,我抬头望着他对他笑了,“索璟,你失约了要罚你。”

他眸光闪了闪,他的眼睛真好看像是揉碎了的星辰,大概是淋了一夜的雨他的身上都湿了,我伸出一根手指堵住他的嘴不许他说话,拿过他手中的剑退后了几步,“要罚你....”我举起剑,鼻头有些酸,缓缓抬手向自己刺去,我能听见利器刺入身体的声音,很小很疼,我能看见索璟褪去了温和,那么的惊慌将我抱住,我靠在他的怀里冲他笑,我想,那抹笑容一定很难看,他低头看着我,有些慌乱“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他问我,为什么不听他解释,我在他唇上轻点一下,有血的味道,我用了很大的力气声音却很小“罚你,从此在我的世界里消失。”

父亲冲上来推开索璟将我搂在怀里,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流泪,我记忆里的父亲那么威严却永远对我百依百顺,每每犯了错只要撒个娇父亲就不再追究,把我捧在手心里,宠溺着,呵护着。

我靠在他的怀里,很想和他说,爹,没事的,你的女儿没那么容易死,我只是有一点点疼,不要担心了。可是我没力气了,我想休息一会,等有力气了,我就这样和父亲说,让他别为我担心。

索璟杀了我爷爷杀了我那么多家丁和侍卫,如果我没有回去,他是不是要灭了我全家,就像张太尉那样。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只知道我心好疼,好想哭,可我没力气了,连掉眼泪的力气都没有。

索璟,你失约了,我要罚你。

罚你,从此在我的世界里消失。

罚你,永远看不见我。

索璟,我那么那么爱的索璟,我又怎么舍得拿剑对着他,我又怎么舍得呢。

无边的黑暗,似是有人在叹息,福音袅袅,是谁在念经么?

心不动,情不动,不动则不伤,不伤则不痛,不痛则不恨,不恨则不妄,然后无执念;心若动,情则动,动则痛,痛则恨,恨则妄,然后生执念,生生世世若此。

是谁在耳边哭泣,我艰难的睁开眼,面前是眼睛红红的母亲,那么美丽大方的她,怎么弄的如此狼狈,见到我醒了她急忙端了药一点一点喂我喝下,那么苦的药,我不想吃只好吐出来,母亲声音沙哑,有些哀求“孩子,吃药吧,吃药就好的快。”我摇头,拿药太苦了,真的太苦了,喝一口都苦到心里了。

几声跪地,下人们向我磕头求我吃药,我静静地看着他们,那么苦的药为什么都想让我喝呢,嘴边出现一个药匙,我慢慢喝下,我愿意会很苦,却是连味道也没有。

我的伤慢慢的好了些,也可以下床,只是吃的渐渐少了,它们都没有味道,我不喜欢吃。

我将自己关在祠堂,跪在艾家的祖宗前,什么都想又什么都不想,不知过了多久我想起来膝盖却疼得厉害,只好继续跪着,门外有人说什么我也不想听,不知又过了多少时间门被踹开,有人把我拉了起来,我想告诉清雅我腿疼让她慢点她却强行将我拉出祠堂。

外头天还是黑色的,也不只是夜晚还是凌晨,只是艾府上下二百四十五人都拿了火把站在院子里,父亲母亲雾肆姝萦站在最前面,缓缓跪了下去,就像那日求我吃药一样,跪在我面前。

我只觉心口一堵,咳嗽几声,我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到“爹,我替姝萦入宫,做贵妃。”父亲诧异的望向我,那是我的父亲啊,生我养我宠我如宝的父亲,我现在跪在我面前,那么多人都跪在我面前,我知道父亲想让姝萦入宫,可姝萦已有心上人,我不想让我唯一的妹妹和我一样得不到幸福。

火把一个个熄灭,我侧头看了看清雅,她眼里带泪是哭了么,可是我都没哭啊“清雅,我想吃花蜜露。”她点点头转身离开,脸上丝丝水珠,我才发现下雨了,浑身都湿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