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四十六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2204 2015-11-29 09:28:24

  第四十六章

“凌洛,对不起。”半夜,我坐起身看着身侧睡着的男子,细细的剑眉,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粉唇,和那么好看的一张脸,在他微冷的嘴角盖上一个吻,喃喃出口。

套上外衣,走出屋院中早有人再等着我微微一笑,随意的坐在秋千上,晃了晃腿漫不经心道“巴库尔那达,好久不见。”

“事情办妥了?”巴库尔那达看了看我自己倒了杯酒,我笑了笑开口“这点小事又怎会难的倒我?”

“不说我都忘了贵妃娘娘最会的,不就是做戏么。”忽略他话语中的讽刺,我嗤笑“都是被逼的,我也想做回那刁蛮任性的木清公主。”我拍了拍脑袋“你和我定过亲吧,事情结束了以后,娶我为月华的王后,可好?”

我笑眯眯的直视巴库尔那达的眼睛,后者只是静静的看着我没有回话,我长舒一口气开始荡秋千,荡的很高心却渐渐沉入谷底。

事情办好之后,一切都会尘埃落定,那时的我,又会在哪里呢?

“我答应你。”我一怔,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人对我说,我答应你,扯了扯嘴角“我说笑的,你可别当了真。”

“西蛮月华族首领巴库尔氏那达在此言誓,事成之后,娶原木清公主,西蛮神女珂柏拉雨萨为后,誓不相负。”

秋千已经停了,我静静的坐在上面消化着巴库尔那达的话。

巴库尔那达,珂柏拉雨萨。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我都以为自己忘了。

那一年我六岁,刚认识索璟的第二年,作为西蛮神女,木清唯一的公主,仅仅六年的时间,足够让我变得无法无天,娇纵刁蛮。

也正是那一年我遇到了大我六岁的巴库尔那达,他是月华大汉的儿子,也是世子,他将我从桌子上推下去,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这里是月华族,要放肆滚回你的木清去。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被这样子指着鼻子骂,手臂摔在地上很疼,疼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和我说,草原的女儿,不会动不动就哭鼻子。

我知道的,可是却忘记了,忘记了我是草原的女儿,所以我学会了用眼泪博取同情。我与他是在这之后定的亲,我极力反抗,四年后,木清被灭了。

“你可别这么说,将来怎么样还说不定呢”我眯眼一笑,稳稳的跳下秋千“承诺什么的,最不可信了。”

我以前信过,却被狠狠的打碎了幻想,现在,我连想都不敢想。

“贵妃娘娘。”一个温和的声音想起,我眯眼看去,沈言一身白衣站在不远处,我示意巴库尔那达先离开,笑眯眯的走到桌子边上的石椅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竹叶青,那是凌洛最爱喝得酒。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他说到“姝萦...最近还好么?”我歪头一笑漫不经心的说到“我们蔚轩公主还好么?”见沈言脸色有些难看,我又是一笑“当初和亲真是没想到沈公子会是青国的西瑞王爷,真是有缘,你与我最后还是成了一家人。”

沈言的脸色有些黑,我吃吃一笑又喝了一口酒,常不出味道“哦,你刚刚问的是姝萦,左右不过一个男人罢了,她能怎么不好?”

“啊,还有!”我突然想起来皱着眉说到“她之前写了一段话,我偶然看见了,我背给你听啊。”

我做样子的清了清嗓子眯眯一笑,缓缓开口

“然自古成王败寇

君王酒醉美人塌下

纵不懂世间何为鹊桥

唯有一池繁星闪烁

今我欲随君阅遍千山万水

而略君心于非己

望不尽黄沙漫漫金戈铁马如画

道不完江南烟雨纸断柔情似梦

既非梁祝怎生化蝶

若尔今难还

我便策马越过千山万水

誓言种种

终不过明夕何夕

与君

早已陌路”

我看着沈言有些发白得脸讽刺的笑笑“我想姝萦已经知道你就是青国的王爷了吧,呀,青帝病重怎么不是太子沈辄前来?不说我还忘了,太子遇刺下落不明了呢,真是巧。”我嘻嘻一笑站起身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到屋子“王爷请自便。”

我进屋见凌洛已经醒了心里一惊,明明下过了药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我脱了鞋坐到床上“陛下几时醒的?”

凌洛揉了揉眉心,任我靠在他的怀里“在你说左右不过一个男人罢了。”我悄悄松了口气拉着他他的手听他说“你这么做,是不是太狠了?”

凌洛将我圈在怀里,下巴抵着我的头,我轻轻回到“恩,是有些狠。”我靠着他,他的声音有些低沉“若不是这样,你的心里又怎么好受?”我鼻头有些酸,听他继续说“本不是你的错,又何必自责?”

眼泪决堤,头埋在他的胸膛哭泣,我怕,怕姝萦会怪我“姝萦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却亲手毁了她的幸福,我怕,怕她恨我…不要我这个姐姐了。”

“你又怎会知道沈言一定会是她的幸福。”凌洛轻轻叹息,在我发间落下一个吻“后宫尔虞我诈,你要自保就必须这样做,若是换成她,也会和你有同样的选择,没有谁会怪罪于你。”凌洛拍了拍我的背,似是爱惜“况且,沈言当初不够强大,若是真的娶了姝萦定会让她受苦,你也是舍不得的。”

我将所有的错都推到沈言身上,伤害他讽刺他,不过是在告诉自己,我没有错,错的是他,可越是这样我却越难受,我将凌雨初远嫁他国,那是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温婉大方又不失可爱俏皮,只因她是安容初的女儿,只因安容初是我的死对头。

还记得安容初那绝望的笑声,在若华宫回荡,她说,艾默浅,你就笑吧,等你败的时候我看你如何笑得出来,你血洗我整个若华宫,我笑看你粉身碎骨!

“若是有一天,我做了对陛下不利的事情,陛下会怪我么?”我仰头问他,他有些凉的手指轻轻抚过我的脸颊,将泪水一一擦掉“是你的本意么?”我沉默。

他微微一笑,所有的清冷化成一缕阳光点亮了我那么温柔“朕从来不会怪你。”他拍了拍我的头“但是别忘了保护好自己,莫要做那损人不利己的傻事。”

我冲他一笑,心中却漫开了苦涩,你怎么会不怪我呢,怎么会原谅我呢,我毁的将会是你的国,你的千古霸业,那时候,你该是恨透了我吧。

冷梅香将我包围,我迷迷糊糊的睡着,听凌洛在耳边说了什么,却不真切。

知道后来我才知道,他说的是,即使你要整个国,朕也会双手奉上玉玺,是朕欠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