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四十九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333 2016-01-16 16:00:34

  第四十九章

淡淡花香,轻轻和着琴音,我们那慢睁开眼,入目的是层层的白纱,支着手坐起身我有些茫然身上盖着一条羊绒毯子,我下了软塌站起身,白毯滑落到地上,掀开白纱,震惊。

满山的粉色,桃花开的娇艳,大片大片的桃木林把山都染上了淡粉。

桃花夭夭,灼灼其华。

湖的中间是一个亭子四角勾连琴音就是从那传来的,我沿着那通往胡中心亭子的小路慢慢走着,身上是飘飘的白衣,我在亭外停住脚琴音已然停止,亭上的白色帷幕掀开出现的是一个二八芳华的白衣女子,见到我眼睛亮了许多声音很是清脆“白溪姑娘你醒啦?我要快去禀告阁主!”说罢便从我身边跑走,带来一阵凉风,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人已走远。

好厉害的轻功。

“小婢生性莽撞,姑娘见谅。”帷幕没有人动却自己掀开停在空中,我这才看清亭子里的人,白衣胜雪柔美温和,很漂亮的一个女子“姑娘请进。”

在我踏进亭子的瞬间帷幕便落了下来,我坐在那女子对面的椅子上,桌上放着已经泡好了的茶,我轻啜一口是很淡很淡的清香却散不开,我敛了敛眉又看看那女子,后者只是淡笑的看着我,我略微思索了一会才问到“这里是哪里。”

“索阁总部。”回答我的是一个温和淡雅的声音,我转头一看索璟一身白袍将帷幕掀开,阳光打在他身上,宛若神明。他走到我身边对面的女子起身行礼并不多说就离开,只剩我们两个人。

“现在感觉怎么样?”索璟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含笑的问我,我轻轻点头,其实还好只有有些胸闷,并不碍事,帷幕又被掀开一个个白衣女子端着一盘盘精致的饭菜放在桌上又退了下去,期间竟然一点声音也没有。

“过几日我手边事情办妥后便带你去梅谷,大概要待上三个月。”

我点点头,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他也就这么静静的陪着我吃完了一顿饭。

***

六月的风暖人心田,此时却透着丝丝冷意。

河溪,相府。

“艾相,叛国可是大罪,你想造反么?”凌洛绛紫华服立在院中,身后是宫中禁卫军对面是艾相和艾三少。

“臣不敢。”艾霍眯了眯眼语气沉重“只是这凌国江山不日就要易主,与其落到西蛮南青手里,倒不如给了微臣。”

“冠冕堂皇。”凌洛冷笑“凌国基业又怎会毁在朕手里?”

“皇上,臣不想弑君,只是血海的深仇,焉有不报之理?”艾霍眼中杀机乍现,声音也冷的刺骨“杀。”一块令牌被扔在地上,那是调动禁卫军的令牌。

认令不认人,自古就是禁卫军的规矩。

如此,便打了两个时辰,纵然凌洛武功再高也耐不过体力如此消耗。凌洛动作缓了许多,身上有伤却不致命,到底是帝王,禁卫军无一人下得去手。

一支箭射过,凌洛闪身躲开箭擦脸而过,又是一箭凌洛未躲便有人替他将箭打开,一个青衣身影落在凌洛面前,目光沉静,清静淡雅。

“属下救驾来迟,望主上恕罪。”雷仲跪在地上,凌洛勾了勾唇示意他起来。

形势反转,锦衣卫将相府包围,禁卫军军长跪在地上双手握剑,剑尖插在地上,冷声道“属下管理禁卫军不当,请主上赐死。”

“事出突然,戴罪立功。”凌洛轻轻抬手,望着那抹清影“清雅,辛苦你了。”

“属下惶恐。”清雅向凌洛行了礼,声音平静。

却听见漫不经心的嗤笑,艾雾肆一双魅惑的丹凤眼中尽是冷意“原来是清雅姐姐背叛了我们。”

清雅转身没有看雾肆,淡淡开口“说不上是背叛,我本就是主上养的杀手。”这句话说的很慢,很静,若不仔细听绝不会听出那浅浅的颤抖。

清雅眨了眨眼掩下眼中的波光,静静听着皇帝下令“包围相府,任何人不得进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