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七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632 2016-01-16 16:02:02

  第七章

那宫女咬了咬唇似是用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奴..奴婢本是寒清殿伺候姬妃娘娘更衣的宫女,在六月前,就是贵妃娘娘还未回宫时,不小心将姬妃娘娘衣裙上的白玉珠弄掉,娘娘..娘娘就罚奴婢去了浣洗院。”那宫女停了停又看看方泠梓,我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方泠梓一身雪衣冰冷得很,她只是跪在那里腰杆挺的直直的,不曾反驳一句。

“后来呢?”我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疑惑,方泠梓刚刚生下皇子,颇为得宠又何必害我?莫不成她也想做贵妃?这也说不通,她本就是妃位生了皇子理应晋为贵妃,只需等待几日凌洛的诏令一下...我看了看凌洛,方泠梓生下七皇子凌冽亓已有快半年了,若说先前凌洛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能封赏,但现今早已无忧,又为何拖了这么久,迟迟不肯下诏呢?

“后来就在皇上带贵妃娘娘回宫的前五日,浣洗院的衣服多了起来,分给奴婢的大多都是贵妃娘娘的衣服,袖月姑姑将奴婢找来给了奴婢一袋药粉说是将药粉融在水中为贵妃娘娘洗衣服,奴婢就照做了却发现那水冰冷刺骨,而贵妃娘娘的衣服又很多,奴婢便以为是又犯了错姑姑罚奴婢的就不曾在意过。”那宫女已经哭了出来“后来..后来我有一好友小凤看我可怜就帮着我一起洗,当时她和我说好像有什么东西咬了她一下却找不到伤口,我们没在乎,到了晚上她就发起烧来,我去找善人堂的医女因着大雨没人想来,我又没有冰块只好将没用完的药粉泡水又用毛巾蘸湿放在她的额头,第二日她就没事了,可是..可是就在四个月前小凤突然又发起烧来,浣洗院的管事恰好出宫无奈之下我便去找了袖月姑姑回来之后却不想...小凤已经断了气。”那宫女倒在地上泪流满面,突然向我扑过来抓住我的衣裙,我狠狠吓了一跳听她哀求到“贵妃娘娘,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用那药粉泡水给娘娘洗衣服,奴婢该死啊,贵妃娘娘求您为小凤做主啊,袖月姑姑说会为她安顿后事却是在废宫枯井里找到的,那枯井的水那么冷,分明就是撒上了药粉啊!”

“尸体已经泡烂你又是如何认出那是小凤的?”有太监将宫女从我脚边拉走,我问。

“我本是不知道的,可听有嘴碎的宫女说那尸体的右指中指断了一截,小凤也是断了中指,她正是因为这个她心上人才不要她了。奴婢去看过以后真的是和小凤断的一模一样。”

那宫女被带下去还一直哭闹,我微微皱眉端起手边的茶喝下压惊,桂花香气漫入鼻中,我愣了一下看了一眼站在身侧的杞茹,没说什么。

“姬妃,还用狡辩么?”凌洛将茶杯扫在地上,热茶洒在方泠梓身上,她却眉头不皱一下,只见她注视凌洛好久才蓦然笑了出来,她冲凌洛拜了一拜声音没有起伏“皇上若是不信便不信吧,臣妾,无话可说。”

“黜妃位,罚奉一年,幽禁半年。”凌洛站起身拂手离去,我看了看周围的人无一不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唯独安容初似乎是见惯了这一切,只是将视线淡淡瞥向那盏茶。

“贵妃娘娘,你听过一句话么?”方泠梓已经站起身俯视着坐在椅子上的我,声音平静,见我看向她才又说“叫关心则乱,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素来冷静沉稳的帝王也会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时候了,你开心了么?”她对我微微一笑,仿佛是天山的雪莲开花了,一瞬间却又迅速枯萎,一点痕迹也没有,却看的我发慌。

浑浑噩噩的回到梨花宫,梅花开的繁盛,壮观至极。

“叫关心则乱,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素来冷静沉稳的帝王也会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时候了,你开心了么?”

“艾默浅你就得意吧,等你败的时候我看你如何笑得出来!你血洗我若华宫,我笑看你粉身碎骨!”

“皇上!那妖妃猖狂如此祸乱后宫,理应当诛啊,那妖妃给皇上下了什么迷.药,竟让皇上如此是非不分!”

一阵冷风飘过,我惊醒,看见前面的人时吓了一跳,气息有些不稳,清冷声音入耳“想的什么如此出神?”我对他一同走进屋内,清雅来上了盏茶,清香花茶入口,我斟酌几句才开口“臣妾觉的,不像是姬妃做的。”

凌洛闻言轻笑,我诧异的看向他,见他连眼角都有笑意“朕自然知晓不是她。”我的语气带着一丝我不明白的信任,我微微低头掩下眼里的情绪“那陛下还...”

凌洛没有看我只是拿起茶杯静静看着“将那桂花的主人,斩草除根。”语气中有着不容抗拒的凛然,听的我心惊,再也笑不出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