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十一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697 2016-03-19 17:21:08

  董雪儿最近颇为得宠,凌洛知晓她喜爱音律,在殷都召集各个艺人进宫演奏,杞茹愤愤不平的说着这些,我微微一笑,静静等待民间艺人的到来。

?不过十日便找到了很多,选在了大殿,十几个艺人不同乐器轮番演奏,高手在民间。

?琵琶,古筝,箜篌,压轴的是萧,箫声刚起我就不自觉的摸了摸腰间的萧,天籁之声也不过如此,刚欲拿萧合奏却听见有器物落地之声,见荷妃苍白着脸眼中太多情绪交融,急急

告罪离开,荷妃身体一直不好,我倒没在意,继续欣赏这从未听过的萧音,殿下男子青衣儒雅,温和浅笑,只是开头乱了章法接下来的可以说是完美。

?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是越执笙。

?当晚凌洛却没有去董雪儿的倚雪殿而是探望了称病离场的荷妃,却不知为何在第二天一早我就听清雅说吹箫的人赐死,荷妃幽禁。

?我吃了一惊,后来才知道凌洛昨日去了荷妃宫里没有找到荷妃,采荷殿的宫女支支吾吾的,后来在御花园的假石后面发现了相拥的两人,凌洛只是冷眼看着问安胜全历律写着如何

处理,这便是结果。

?听闻凌洛还来了我宫里,见到我睡了坐了一会才离开,我竟一点感觉也没有。

?我去采荷殿见到的是坐在床上爱惜的抚摸着玉箫的荷妃,那么温柔又夹杂着那么浓烈的哀伤,只一眼就让人想落泪,她似是知晓我来了,声音依旧温婉却沙哑“我与他是在我进宫

前一年认识的,现在想来已经八年没见了,那个傻瓜,竟也八年未娶。”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一朝选在君王侧,哪里会管我愿不愿意。”

?“他萧吹得那么好,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死了呢。”

“贵妃娘娘,”她看向我乞求着“你的萧技也好,能不能为我吹奏一曲,我想听听他昨夜吹的曲子。”

?见我久久没有回答她轻轻一叹,似是嘲弄“罢了,罢了。”

?我转身离开,抹去眼角的那片湿润。

?五日后,荷妃赐死的圣旨下达,安胜全来到荷妃宫里时我坐在她身边问她怪不怪我求凌洛将她赐死,她笑着谢我。

?安胜全将毒酒双手递给荷妃,我拿起萧轻轻吹着,荷妃喝了毒酒静静的靠着我,荷妃说这首曲子叫“愿”,让我教给凌冽时,我看见荷妃的眼睛缓缓闭上,嘴角是上扬的。

?七岁的凌冽时不哭不闹,只是默默的看着发生的一起,帝王家的孩子,都早熟,我听见他问我“这就是皇权么?”

?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是,这就是皇权,是不是,至高无上?

?***

一波初平,一波又起。

?我坐在凌洛身边听着原先那宫女的阐述,连连冷笑,大半月前还指认害我的人是方泠梓,现在又跑来说是悦婕妤,只是这一次,宫正也查出了方泠梓是冤枉的。

?“好一场姐妹阴谋,本宫知道后宫不安生却不想看似无害的主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毒蝎子。”我淡淡开口“可是宫正查出来的可不是这样呢。”

?悦婕妤本无心害我只因雨婕妤的教唆再加之两人关系好,这个心思单纯的女人便上了当,她想让我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而被凌洛冷落,却不想去冷宫的竟然是她自己,而雨婕妤那

边叫我不孕的行动早在入宫就开第十一章2

始了,而替罪羔羊却在战场死掉,不得不找了另一个人。

?方泠梓刚得皇子,又懂医术,又与我不和,她是最好的选择。

?雨婕妤曾救过那宫女一命,加之做做戏,让她把脏水泼到方泠梓身上也不难,她的确被发配到浣洗院,也是个计谋罢了,而那寒粉...我手紧紧一握,她明明是知道的,死的宫女

,不是什么小凤,宫里没有这个人,这就是事情的始末。

?我轻轻一笑,清雅替我上茶,阵阵桂花飘香。

?桂花开花时节,重雨水,桂花茶,雨婕妤。

?从一开始,便是雨婕妤。

?“这婢子报恩之心难等可贵,望陛下灭了其死罪,发配到边疆,充当军妓可好?”我轻轻一笑直直看着那宫女,见她脸色一点一点灰白,我的笑意加深“赐死,岂不污了我孩子的

黄泉路?”

?那宫女苦苦哀求,却被拖了下去,我继续说到“可别让她死了。”

?“陛下,婕妤娘娘毕竟是妃子,充当军妓有失皇家颜面,倒不如让她留在绮锦宫,宫里下人们的衣服都交给她好了,不过是一些衣物,婕妤娘娘应该会吧?”我看了看凌洛“陛下

说,行么?”

?“你说什么都行。”凌洛淡淡开口。

?我说什么都行。

?可我无论说什么,也换不会一个孩子。

?悦婕妤回到绮绣宫,罚奉一年,梦公主也回到绮绣宫,只是悦婕妤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早就没有了,我想经过这件事,悦婕妤也该知道,宫里哪有什么真心。

?她以为的最好的朋友,却是害了她孩子的凶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