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十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2207 2016-03-19 17:20:19

  我斜斜靠在美人靠上,身侧是各个主宫的娘娘,看着那些新来的妃子一个个的行礼参拜,百无聊赖的支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小鼠的毛,它最近越来越皮了,经常几天看不

见回来时弄得脏兮兮的,让人有气又爱。

“怎么困成这样,昨夜没睡的好?”清冷的声音由远及近,我起身向凌洛行礼,其他宫妃也跟着我一同行礼,凌洛摆手让我们起来,又拉我坐在美人靠上,我心中疑惑,今日参拜

他是不用来的。

季,董,颜三贵嫔一同跪拜三个人三种风格真是让人看花了眼,我微微一笑为凌洛倒了被茶又吩咐清雅将另外三盏茶递给三人,颜夕看见自己的茶时神色微微一变又很快隐去,

我勾了勾嘴角,这么快就会掩藏心思,这人若是不能为我所用,他日必成大患。

“好了,没事的都下去吧,贵妃身子本就不好,折腾这么久早该乏了。”凌洛声音漠然宫妃安静退下,只剩下我偏殿的敏芳仪和梅婉仪,两个人性格截然相反,一个温婉一个率

真,特别是敏芳仪,刚来时就将梨花宫弄的鸡犬不宁,倒是雨雪看见又来了两个漂亮姐姐开心了好久,天天缠着她们一同玩,好不容易才把她哄去学堂。

“哪个是敏芳仪?”淡蓝衣裙的女子回了话,凌洛摸了摸小鼠的毛语气有些笑意“朕的御花园也有荷花籽,是否要去拔几株?”接受到敏芳仪求救的眼神我偏了偏头忍住笑没有

理她,她刚来时见到梨花宫有一个小池塘,里面还有荷叶便要去找荷花籽,她不信那荷叶是假的。

“回皇上,臣妾..臣妾..”她支吾了半天都没说的出来,我扑哧一笑“陛下怎能拿臣妾宫里的人开玩笑,她们生性单纯陛下可不能欺负了。”她们退下后凌洛才说“朝臣上书让

朕封后。”我微微一愣将小鼠放在地上让它自己去玩没有回话

“你想做皇后么?”我为凌洛倒茶的手一抖,洒出了几滴,放下茶壶“臣妾是妖妃,只能祸国不会母仪天下。”

“你若是想就直说,不必顾忌那么多。”

我摇头笑了笑“其实,德妃最适合做皇后。”

凌洛皱眉“你怎么想起她了,朕怎能封她为后。”我不语。

“罢了,封后一事推迟再说。”凌洛轻叹一声。

***

又落了一夜的大雪,将整个皇宫都盖住了,冷气逼人,我轻轻一笑将手里的信纸放下,雾肆这孩子因着新年没能进宫便每半月写一封信差人送进宫,无非就是些他游玩时候的趣

事,他在河溪做了闲散王爷,名号昭安。

凌洛对外宣称宰相卖.国是谣言,宰相救驾身亡,子代父功。年轻俊美的王爷,风流倜傥,风姿绰约,多少人对他一见倾心。

“姐姐外面又落了雪我们去堆雪人可好?”敏芳仪兴冲冲的跑过来送来一阵凉风,我浅笑摇头,只见她明媚的笑容垮了下来嘟着嘴巴眼睛红红的看着我。我轻轻一叹从软榻上下

来将暖炉交给清雅才说到“走吧。”敏芳仪瞬间变脸拉着我跑出去,出了屋才发现院子里早就有了半个雪人,梅婉仪漂亮的小脸冻的通红温婉的向我行礼,我轻轻点头穿上杞茹拿

来的披风,弯腰捧了一把雪团成球趁着敏芳仪不注意将雪团扔到她身上,她便过来打我。

当荷妃来的时候我早已是气喘吁吁了,笑着把荷妃请进来又去了内室整了整妆容,出来时荷妃告知我她想把罗衣送进宫,我有些诧异,虽说这并非不可只是我需要一个理由,荷

妃却摇头,她说她也不知,只是罗衣写了一封信交给我,我留下信荷妃与我寒暄几句就走了。

?当晚凌洛来了,我同他说了罗衣,他没什么反应只说了依我。

?第三日凌洛下旨,尚书中事之幺女性情纯良,才贤淑德,封贵嫔,封号罗,即日入宫。

?次日,我去找了罗衣,她消瘦了许多,见到是我,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我对她笑笑问她为何又选择入宫,她只是淡淡的回答道“走到这一步罢了。”

?我轻轻一笑,为她和自己倒了杯酒,她片刻诧异后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我也将酒喝完“荷妃曾让本宫将你的画像剔除,她说不愿做那棒打鸳鸯之人,而你却自己选择了入宫,莫不

是已然心伤?”

?她不说话只是又喝了一大杯酒,我继续说到“以为进了宫就能断了曾经的一切,罗衣,你和之前的我真像。”我也仰头一杯,就这么一杯接一杯,迷糊间我听她说到“她不爱他,

为什么他不信我?是她自己掉入池塘的,又为什么怪于我?贵妃娘娘你知道么,我喜欢他,从孩童一直喜欢到及笄,可他从来都不给回应,我累了,真的不想再喜欢他了。”

?我吃吃笑着“罗衣,只今晚你是罗衣,过了今晚你就是罗贵嫔,当今圣上新封的妃子,到死都是。”

?她与我一样,十六岁入宫心如死灰,那么决绝的离开曾心爱的男子身边。

?罗衣,你会后悔的。

***

?又到了太后去拓禅寺静修的时候了,初月十五的天并没有转暖,她今年只带了德妃。

?我与一干妃子同凌洛一起送太后出宫,嫔妃们穿的花枝招展只为引那帝王的惊鸿一瞥。

?太后走后我吩咐各宫主宫娘娘安排人将宫殿彻底清扫,寓意将晦气扫走。

?而这一扫,却扫出了事。

?前绮绣宫主人悦婕妤已经贬入冷宫,另外两个宫妃一同去了黄泉路,绮绣宫理应是空殿,宫人清扫时却发现后院有几棵寒草生长在杂草之间,倒是不容易被发现,只是那宫女是医

家,懂得颇多。

?找太医问过,太医肯定的说这就是害我小产的草药,这寒草生在这里大概已经有大半年左右,而我回宫也不过大半年。

?我皱了皱眉,让清雅带我去先前那宫女住的地方,她依旧在浣洗院洗衣服,我让清雅找宫人给那宫女“不小心”透露雨婕妤怀孕了而淑贵妃想用同样的方法使其小产嫁祸于姬妃,

果不其然,当夜那宫女就悄悄去了绮绣宫将寒草拔了个干净。

?翌日,我去了落霜宫,悦采女见到是我,一脸怨恨,我轻轻一笑状似可惜的说到“你说你竟沦落到如此地步,没有心眼就别学人算计,到头来亏的还不是自己?”

?悦采女怒目瞪我,语气不善“明明是你自己害了自己的孩子,又怎么怪在别人头上,你就这么心狠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