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四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2373 2016-01-16 16:07:43

  第四章

九月的暑气冲散了华妃战死的哀伤,凌洛派人将百鸣宫锁起,自此不许一人进入,为此凌冽柯在承德殿跪了两天两夜凌洛才允他进去拿走华妃的些许东西,华妃的父亲加官进爵,弟弟华容安阳侯,将西北大片土地作为他的封地,看似分封实则远调,这西北是边塞要地,是华妃用命保的一方安宁,尸骨也葬在那里,凌洛要华容为他守着西北,果真是好心机。

我让清雅送了些止痛的药膏去凌冽柯的祈承殿,听问他过几日又要随雷仲出去历练,凌洛对他如此严苛大概是要他做未来的储君吧?

“贵妃娘娘好享受,这酷热之地中竟还有如此凉快的地方。”我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惊了一下,已经剥好了皮的葡萄掉到淡蓝衣裙上又滚了下去,心中不免有些恼怒,不悦的看向来人,是悦婕妤和她宫中的几个妃子,作为一宫之主她可真是端的高高在上。

“给贵妃娘娘请安。”几个妃嫔一同行礼,礼数周到,我微微转头吃下又一颗剥好了的葡萄才悠然开口“扰了本宫兴致,跪着。”

那几人皆是一愣过了半响才有一黄衣女子开口说到“贵妃娘娘让妹妹们跪着断然是要跪的,只是这婕妤娘娘怀了皇嗣,地面阴凉,若是动了胎气伤了龙脉到底是不好,怕是等皇上怪罪下来...”那黄衣妃子适时的停了下来不再说话。

“这样啊。”我掠一沉吟便从软塌上起来,上前几步扶起悦婕妤,将她拉到软塌上坐好,又让其他人起来这才说到“那婕妤可要好生歇着。”

我叫来杞茹清雅将桌上的东西一一撤下,对上悦婕妤诧异的眸子我微微一笑开口“本宫还是快快离开的好,指不定接下来婕妤胎气会不会动,这些东西本宫吃着没什么事,着实不晓得婕妤肚子里的孩子能否受得了,稍有差池陛下怪罪下来,本宫可担待不起,婕妤说,是么?”

悦婕妤表情有些不自然,过了半响才开口,声音柔柔的“贵妃不必如此。”

“怎可不必?”我斜倪一眼,冷笑“婕妤有孕半月胎象不稳,本宫刚刚还被警告过了,如何能不谨慎?不然一个不留神这害死皇嗣的罪名可就扣到了本宫头上!”

“是妹妹教导无方姐姐莫要恼了。”悦婕妤想要站起身却被清雅制止,我冷眼一扫方才说话的女子,那女子跪在地上表情却不肯认错,我轻轻一笑“户部侍郎之女,云水儿。入宫后作为宫女服侍在雨婕妤身边颇得婕妤喜爱,雨婕妤便央求了陛下给你个名分做了贵人可你却去了悦婕妤的绮绣宫,如今可算是让本宫见到了真人,果然是名不虚传,貌美如花啊”

“谢贵妃娘娘夸奖,云水儿愿受娘娘教诲。”云水儿低了低头,语气却不服软,我玩了玩手指凉凉开口“到是谈不上什么教诲,不过是想让你明白,万人敬重的只有陛下一人但能一手遮天的,在这后宫可不止他一个,比如....”我将她扶起侧头看了看身后眸中浅浅笑意,手轻轻一推见她快要摔倒又急忙用力一扯,她的手自然而然的推向我,我退后一步脚踩空,跌下了亭子,顿时感觉腹部一阵刺痛,我听到亭子里慌乱的声音,微微一笑。

方泠梓已经生下了皇子,我又怎能让这悦婕妤威胁到我贵妃的位子呢?

九洲最大国的贵妃,除非我死,只能有我一个。

我手捂住腹部,刺骨的疼,等到太医赶来将我带到最近的雍清殿时手脚早已冰冷,凌洛赶来后我对他微微一笑示意无事,却又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皇上节哀,贵妃娘娘...小产了。”太医跪在我的床前,头伏在地上。

皇上节哀...

贵妃娘娘...

小产了...

小..产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太医,声音有些慌乱“太医说的是什么话,本宫还未有孕...”我却说不下去,呆呆地看着被染红了的衣裙,半月来的呕吐厌腥,我虽有疑心切总是以为是受了风寒。

孩子....

其实,也有些想到了,却不肯去承认,故意去不在意。

“孩子...没了?”我喃喃自语,回答我的是一阵沉默。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我才听见凌洛的声音,那么熟悉却夹杂着怒气,滔天的怒气,连我都听得心惊“来人,悦婕妤打入冷宫降至采女,绮绣宫所有人,杖毙。”

听着,我却笑了,笑得泪都忍不住,艾默浅啊,自作孽不可活,你的目的达到了,她再也不会威胁你的地位,却让你连有了孩子的喜悦都来不及感受就让那孩子离你而去。

你不是早就猜到了么,你不是就在拿这孩子做赌注么,你赢了,再一次在这深宫里成了赢家。

你该开心的,你该开心的啊。

不就是一个未成型的胎儿么,以后还会有的。

你既然能狠的下心舍了他,现在又在伤心什么?左右不过一个未成型的胎儿罢了。

未成型的胎儿...

他还那么小,连这个世界都没有看过..就这么没了..没了

眼前一阵眩晕,不知是谁大喊一声“娘娘”,待我眩晕过去后才发现自己靠在凌洛怀里地上是一滩黑血,我竟笑的咳出血来,天意弄人。

太医又为我号了次脉,听他们的意思是我身上被下了毒,大概已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而我自入宫也不过一个半月,那人是在我入宫后的半个月就下了毒,其实不算是毒,“寒月”会让人体内寒气聚集,胎儿是如何也受不了这寒气的,即便不是现在,这胎儿也出生不了,到时小产,很有可能母体也保全不了,而我自幼就有寒疾,两者相冲,便生了寒毒。

可能,再也无法有孕。

凌洛扶我躺下替我压了压被角,我一直盯着他,他对上我的眼睛又转开,只一眼便够了,我看见了他眼底滔天的怒气和令人发怵的狠戾,我不禁颤了一下,他好像是知道吓到了我,嘴角弯弯对我轻轻一笑,眸中没了狠戾只剩一湾深潭,我扯住他的衣角盯了好久才说话“悦婕妤也有身孕,陛下不能再失一个孩子。”

“朕不在乎。”他声音冷的像冰,视线移向别处。

“陛下,毕竟我还有雨雪,你别...”我却说不出劝凌洛别杀她们的话,我本就不是心善之人,如何能让我替害我腹中胎儿的人求情呢?

那是我未成型的孩子,我竟不曾在意过他。

凌洛轻轻拍了拍我的头让我好好休息别想太多,我原以为他会就此离开却不想他坐在床边陪着我。

“清河湾,月光洒,渡上一层纱。

小小溪,静流淌,树上蝉在叫。

小孩子,快睡觉,明天要早起。

莫贪玩,会周公,一觉到天明。”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他有些许的不自然,清冷声音也有些融化“幼时听母妃唱的,朕不懂音律只能唱这一首。”

我弯了弯嘴角闭上眼睛,知道他有意让我开心“那陛下接着唱吧。”

伴着凌洛的安眠曲,我眼睛沉沉,入了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