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六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592 2016-01-16 16:05:29

  第六章

如此几日,风千御就发现我比往常更加畏寒,号了我的脉又问了一些症状不禁脸色一变,只说了两个字便让我心惊——寒蛊。

凌洛当天下朝便来了梨花宫,表情有些冷硬,下令彻查皇宫,第三日有人在前朝旧宫的枯井里发现了一个宫女的尸体,明明是口枯井却有半井多的水,尸体看样子已经死了四个月,身体已经泡的烂了,而她的身上也有寒蛊,不过她的是子蛊,已经死亡了的子蛊。

我身上的,是母蛊,我听的脊背发寒。

因为在水中泡的太久已经无法辨认,连衣服首饰也看不出来,这唯一的线索就断在这里,梨花宫内人心惶惶,凌洛更是将宫人换掉了大批,又换上了承德殿内信任的人,生怕出一点差错。

我抬了抬头见凌洛没有说话又重复了一遍“陛下不必做到如此,臣妾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妃子罢了,如此兴师动众又何必呢?”

我将一盏茶轻轻放到凌洛面前的桌案上说到“若这时是宫人将茶递给了我,陛下是否要验毒?验茶水,验茶盏,就连宫人的手也可能抹了毒,如此提防其实不过防不胜防,还伤了人心,又如何值得?”

“凌国刚刚将九州霸主的位置坐稳,若让大臣百姓知道陛下为了一个妃子将自己亲信的人都遣了出去,又如何得民心?若百姓知道这妃子就是先前让凌国险些国灭的淑贵妃,又如何不抗议?”

“妖妃祸国,理应当诛。”我微微一笑“陛下还想让臣妾再背负这些骂名么?”

凌洛拿起茶盏一饮而尽,片刻后才说到“若是不喜,撤了便可。”

我福了福身应是。

凌洛从没告诉我,即便那茶有毒只要是我递的,他都喝,他从没告诉过我啊。

凌洛拉着我走到书桌前,松开手指尖还残留着他有些偏凉的体温,见我诧异,他眸中点点含笑竟炫目的让我移不开眼,额头被轻轻一弹才回过神来“朕来检查一下你这大半年的成果。”说着将蘸了墨的毛笔递给我,我冲他一笑提笔写下几行字,歪头看向凌洛,他有些失笑,声音里夹杂着宠溺“你就这么想听?”

我点点头,期待的看着他,只见他转身离开还扔下一句“朕方才想起还有奏折未批。”我提裙跑过去扯住他的衣袖不放手,他似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轻笑一声才说“若是想听晚上便给你唱。”我这才满意的松开手。

阳光斜斜打在桌上那张宣纸上,几行漂亮飞扬的字在阳光下照的格外美好。

清河湾,月光洒,渡上一层纱。

小小溪,静流淌,树上蝉在叫。

小孩子,快睡觉,明天要早起。

莫贪玩,会周公,一觉到天明。

?

“贵妃娘娘你会不会死啊?”风千御梅树的树枝上一袭白衣问着树下练字的我,我瞪他一眼轻咳几声蘸了蘸墨说到“怎么你还想陪葬不成?”

头上纷纷扬扬落了好多花瓣,有一片还落到墨缸被染成了黑色,我放下笔将身上的花瓣拍掉瞪着风千御,后者只是白牙一露笑嘻嘻的回话“娘娘不会死不会死”我冷哼一声他又说到“古话说,祸害遗千年嘛,娘娘这么个妖妃怎么也要活个百八十年的。”

我将毛笔用力一扔他轻巧躲过却惊呼一声摔在地上正好趴在我面前,我接过清雅递来的热茶暖手,笑得合不拢嘴“起来吧,新年还没到不必行此大礼。”

风千御站起身将尘土拍掉,瞪了一眼清雅,后者只是安安分分的站在我身后不言不语,好似刚刚不是她在偷袭。

“娘娘”安胜全不知何时来的,弯着腰却不显奉承的对我说“皇上请您去承德殿,宫正已经将那宫女的身份查出。”

我微微一怔,便让清雅去准备轿子,我握着清雅递给我的暖炉,桂花的香薰,我眯了眯眼。

很快就到了承德殿,宫女太监大气不敢出,静默得很,那尖锐的“贵妃娘娘驾到”显得格外凄厉,刚踏入殿中就看见跪在地上一身雪衣的方泠梓和一个宫女,凌洛示意我坐到他身边,听他说到“姬妃,朕可曾冤枉了你?”

方泠梓依然面如寒冰,声音比门外的雪还冷上三分“臣妾未曾害过贵妃。”

“这人证物证摆在这,姬妃姐姐如何说没做过?倒不是妹妹不相信姐姐,只是这总不能是宫正作假吧?”说话的是雨婕妤,一身桃粉楚楚可人,最近得宠得很。

方泠梓闭口不答,我皱了皱眉对着地上跪着的宫女说“你来说。”

那宫女惊恐的摇头,有意无意的看向方泠梓,我心中连连冷笑嘴上却柔声说到“有话但说无妨,你害怕在圣上面前会有人伤你丝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