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悲辞

第十六章.

风悲辞 默园拂拂 1460 2016-03-19 17:22:23

  告别了那家农户又给了些银子,我便去了拓禅寺。思空见了我轻轻一叹带我去了斋房,日子过的倒也平静,我算是和外面彻底隔绝,在拓禅寺看看来拜佛的人虔诚的目光,看花开

花落,日日抄写佛经,与雨雪玩耍,竟不知不觉的到了落雪。

?承安十年十一月八日,落了雪。

?来拓禅寺上香的人多了起来,我每每会在后院听香客们的谈话,妧儿有两个多月,很爱笑,那些小姐夫人都很喜欢她,我也从她们口中知道了近来的消息,其中最大的一点就是凌

冽柯做了太子,意料之中的事。还有一件就是月华族主今年回来凌国。

?承安十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凌国新年。

?风千御带来了许多东西来陪我过年,雨雪对于这个漂亮叔叔喜欢的不得了,雾肆也从河溪来看我,他这个闲散王爷做的倒是如鱼得水潇洒的不行。

?听闻现在出门几乎是掷果投篮,更有甚者从远方来,只为一睹王爷风采。

?雾肆说起这个时我早已笑的打颤,杞茹也在一旁笑的直不起腰,这个新年过的倒是开心,雾肆对于这两个小外甥女喜欢的紧,特别是雨雪,白日带雨雪出去晚上才回来都不知道去

了哪里,弄得雨雪越来越不黏我了。

?风千御整天与思空讨论经文,也不知道是怎么喜欢上这个。

?新年很快就过完了,转眼就到了三月梨花开,送走了雾肆却迎来了月华的王,巴库尔那达。

?前几日听妧儿叫了声母妃,我激动得整夜没睡好,期盼着她再叫一声,我的妧儿已经六个月大了。

?一个小和尚带了巴库尔那达过来,我将妧儿抱到小床上,让杞茹倒完茶将雨雪带走。?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桀骜,如草原最雄发的鹰。

?“这是你的孩子?”他问我,我点头

?“叫什么名字?”

?“凌璁槿,乳名妧儿。”我轻轻一笑,看了看床上已经熟睡的孩子。

?“长公主承阳。”

?我一愣又点点头,凌洛给她的封号,未出生就已定好。

?若为帝姬就封号承阳吧,那日他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我没有在意,他却依然记得。

?“那誓言可否有效?”他看了我一会突然问,我停了停随即反应过来,微微苦笑“你是想让我放弃两个孩子?”

?“你可以带她们去草原,我同样给公主封号。”

?“巴库尔那达,何必呢,你知道我心里没有你。”

?“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

?我与他对视许久,最终还是我放弃,无声点头“巴库尔那达,这可是你要我去的,别忘了我可是妖妃,若我将月华弄的鸡犬不宁,你可别怪我。”我看见他眼睛亮了许多,上前将

我抱起,我惊呼一声听他在耳边说到“雨萨,我接你回家。”

?他叫我,雨萨。

?他说,接我回家。

?我的家,那个草原,广阔无垠,哪里有策马的勇士,有高歌的姑娘,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工于心计。

?那是我的家。

?归故里。

?柯柏拉雨萨,你该回去了。

??离魂汤,喝下就如同死亡一样,没有声息,三日后再醒来。

?“母妃手里拿的是什么?”雨雪在我身边趴着,好奇的看着我手边的瓷瓶,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熟睡的妧儿,心中有些犹豫“雨雪想父皇么?”

?雨雪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雪儿不要离开母妃,上次母妃把雪儿送走,父皇和雪儿说不要雪儿离开母妃,母妃你又要丢下雪儿了吗?”

?凌洛...

?我垂眸,勾了勾嘴角叫来杞茹,她眼睛红红却不说一句挽留的话,我拍拍她的头笑了笑“有什么好哭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看你跟着我那里享福了,我还让你去替我顶罪,

你早该离开我了。”她哭着摇头“我离开后,把妧儿送回宫,我带走了她一个女儿,总归要还他个。”

?“娘娘...”她声音小小的。

?“别哭了,我走后你就去河溪找雾肆,我的首饰你都拿走,就当是你的报酬了。”

?“娘娘会回来么?”她低声哭泣,拉着我的手不放。

?“不会了...”我轻轻一叹闭上眼睛有泪水从脸上滑落,这个殷都太冷了,真的太冷了。

?日日算计,太累了。

?绝不会再回来了。

?凌洛,后会无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