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六 章 芳 心 暗 许 时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326 2015-10-12 14:56:36

  过了好些日子以后,范美美对张涵生日派对上的情景都始终还处在一种历历在目的兴奋中念念不忘。

第一次参加那样的一种生日派对,美美算是开了眼界,她的短短的人生里还不曾亲历过那样的奢美的场面:豪华的别墅,气派的陈设,气度不凡的男人,珠光宝气的女人,身临其境的都是只有在电影和电视里才看见过的场景。

外面是寒风凛冽的严冬,室内却是暖意溶溶的春天,华美的灯光,葱绿的盆栽阔叶植物,暧房里培植出来的鲜花,所到之处都是一派春意盎然景致。

若大的餐厅里精美的白色桌布铺就的长餐桌分列两边,各式美酒和荤素搭配的食物排列整齐,还有各种各样的中西甜点罗列在另一边,戴白手套的侍应生显然是从某酒店请来的,客人端着高脚的玻璃酒杯,流动中随意挑选自己喜爱的美酒食物优雅地品尝着流连着。

范美美既兴奋又惶惑,但她也沉得住气,握着酒杯装模作样和米莎莎一起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听一个中年男人侃侃而谈了一会儿天下大事,然后又去餐桌边拿盘子拣些吃的站到角落边吃边说话。

那天美美和莎莎按请谏上的要求穿得都是礼服裙,她精心准备的是一条粉色的抹胸裙,是那种高腰节的款式,裙长至膝,刚好可以弥补她上半身略长过下半身的比例上的不协调。头上绑了根粉色的发带,裸粉色恨天高,露着脚趾,脚趾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项链耳环手钏还有表明其正在单身的食指上的小戒指甚至脚链,没有一处她没装扮到。

美美知道自己有多美,在那么多高贵的女宾客面前丝毫也不逊色,所以她总是喜不自禁地微笑着。她留意着身边的那些男男女女,有意要结识新的朋友,所以她总是美目流盼。

派对上的女人们,要么美,要么不俗,要么有钱,要么高贵,谁都盖不掉谁的风头。她范美美虽没有美到让人惊艳,但也绝对可以跟她们平分秋色甚至还有可能在某一点上独领风骚。

有男人过来跟美美搭话,也有女人过来示好,她也能应付自如,相谈甚欢。偶尔她也去主动跟人打个招呼,客气地攀谈几句,然后又借故走开,多半不想粘着人让人觉得必须担起照顾她的义务。她游走着,表明她在这样的场合里可以应付自如。

相比之下米莎莎就显得有点安静,一个人在一面照片墙前流连一会后,又去欣赏甬道边几架上的几座艺术根雕,也跟人寒喧,淡淡的,客套着,缺少热情,要不是穿着打扮的还行,只怕是真有点跟当晚的气氛格格不入。

莎莎自己显然不觉得,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根本不在意有没有人注意到她。米莎莎童鞋就这样!都白领人士了,还总是女大学生的小派头!

美美怕莎莎失仪,又怕她被冷落,不时的过去照应照应她。像闺蜜和好友之间常有的情形一样,总是一个主一个从,一个主角,一个配角,如果不相上下的话,一定一个是女一号,另一个肯定是女二号。

范美美觉得和米莎莎在一起,自己是当之无愧的女一号。

美美拉着莎莎去观赏一盆早开的水仙花,她说要跟仙合拍发朋友圈,莎莎拿过她的手机帮她拍。

美美摆好pose等着莎莎拍照,前面橱柜上的镜子里映出她面如桃花的粉团脸,她心下得意,忍不住又美目流盼起来,刚好就看到穿着宝蓝色深V领长礼服裙的张涵领着两个的男人向着她们这边走过来,他们刚好目光望到她这边。

美美已然不能收回目光,不便矜持,只好对他们笑脸相迎。两个男人,一个沉稳一个帅气,都神采奕奕地面带着微笑。美美没由来的一阵紧张,心里咚咚地跳了起来。

这是我老公高远,这是我弟弟张野。

张涵慎重其事地把两个男人介绍给她和莎莎,然后又把她和莎莎介绍给两位男士:这位是米莎莎——这位呀,是范美美。

张涵把美美放在后面介绍,并且略微加重了语气,有一点点亲疏有别的意思,她弟弟张野应当会心领神会。

米莎莎在一边微微地笑着,不知有没有听出点或看出点什么意思来,当时美美完全顾不上她。

但是,美美觉得张野并没有表现出更多一点的热情,面对她这样一美女,他居然目光沉静神态安祥,淡淡的,一径微笑着。

也许他只是想要保持他的风度也有可能,美美当时一厢情意的这样想。而且,张野只来得及跟她们简单交流一番就有人把他招呼走了。

张涵抿嘴一笑然后请她和莎莎自便,就领着她的老公又去招呼其他客人了。有那么多贵宾等着她去应酬,她们无足轻重。

客厅那头的几个纨绔子弟样的年轻男人拉着张野说笑起来没完没了,偶尔也向这边望一两眼。也许,他跟他们是不是在议论她?美美心里暗喜,自己这么美,经得住他们的打量。

后来派对进行到一半时张野才又和姐夫一起过来应酬她们,当时美美和莎莎和另外的两位客人正在欣赏客厅墙上挂的几幅西洋派油画,高远于是尽地主之宜,跟她们谈起了莫奈,凡高和毕加索。

张野跟她们介绍说这几幅画是他姐夫高远早年上美术学院时临摹大师的习作,据说是可以以假乱真的。他说他姐夫以前是位画家,后来改行经商的。

对于那些世界大师以及他们的画,美美和莎莎一样知道得很少,莎莎听得很认真也许是因为喜欢那种异域情调的风景,而美美则是多半是因为喜欢有张野陪在一边才假装听得饶有兴趣的样子。

美美暗暗打量着张野,他并不很年轻,有三十岁的样子,五官上是一种和谐的端正,棱角分明,目光沉着,神态自若。是她心目中高富帅的样子,够高,够帅,大概也够富。他有那么个富姐,他肯定不会穷。

美美想他这样的男生迟迟还没有女朋友,情感经历上肯定不会是一片空白,然而正是那种略带一点沧桑感的微笑反而使她沉迷,甚至可以说是动心。

美美相信她自己倚年玉貌,而他又风度翩翩,郎心妾意才子佳人地般配,又有人牵线搭桥,他应该表现得主动一点才对,但他却至始至终都是个淡淡溥溥的柳下惠,每一次和她四目相接的眼神都彬彬有礼。当然也许是初次见面,他理所当然要表现得稳重含蓄一些。

最终张野要了她的手机号,也要了米莎莎的手机号,美美当时以为他要莎莎的手机号多半是处于礼节上考虑,两个女孩站在一处,厚此溥彼自然会使不相干的另一方处境尴尬,想不到他还很绅士。

但是,她并不知道,这位绅士,其实是有了另外的企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