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十八 章 当 局 之 迷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793 2015-10-25 17:44:36

  自从张野跟王凯交上朋友后,米莎莎心里老是有种不明所以的介意,加上范美美过份殷勤的亲近和笼络,她总觉得别别扭扭。说不上哪里不对头,就是放心不下,心灵感应到了一种潜在的危机,只是摆不到桌面上来说出理由。

莎莎在心底里对王凯发忖,她觉得王凯看上去神态自若,目光却似另有深意,眼睛后面还有一双眼睛似的,暗藏杀机。这人能说能侃能聊,还能吃能喝能粘人,出手也大方,说自己跟人合伙开了家公司,一副前程远大的势头。

张野素来喜欢交结豪爽大气的朋友,以为遇到了知音,立刻肝胆相照,就差要跟人家歃血为盟结拜兄弟。

莎莎慢慢的怨天尤人起来,一头戒备着范美美,这一头又不放心着王凯,又不想总跟张野怄气,颇为辛苦。

她在张野跟前有点不大乐意,老是借题发挥找岔生点事儿,张野只当她小心眼,也未当回事儿。

慢慢的她在张野跟前有了些尖酸刻溥的话了,张野听着犹可犹不可的,觉得她不可理喻,以为她对自己爱得太痴太用力,不放心他跟女孩交往,又不要他跟男人来往过密,既粘人又霸道,虽然有点可爱,却又着实很令人不胜其烦。

现在让莎莎疑窦丛生的是,她跟张野交往有大半年了,但张野还是没有跟他的姐姐把窗户纸捅开,还让她在张涵跟前的身份暧昧不明,亲近不得,又疏远不得,不咸不淡的处处尴尬着。

他到底是不是打什么算盘?她越来越不放心他。

偏偏范美美这头时不时的会有各种关心问到她:什么时候见婆婆呀,你?

隔天又跟她咬耳朵:你大姑姐怎么见了人老是淡淡的?

闲来无事时又会问:有没有让人家见过丈母娘?

没有人的时候又笑嘻嘻地问过来:什么时候领张野拜见岳父大人?

饭厅里打饭的时候又会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她说:别拖了,当心夜长梦多噢!

米莎莎五内郁结,也知道热恋的激情过了,爱情就剩下磕磕碰碰的磨合了,吵架怄气猜疑胡思乱想,对于女孩子总是再所难免,直到走进婚姻的殿堂才会告一段落。婚姻里的牵牵绊绊是另当别论的。

米莎莎想了又想,在七月的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打定了主意。挨到晚上跟张野一起在咖啡馆里消磨时,她盯住张野的眼睛说:我妈说想见见你。

张野也不意外,笑着说:好啊,哪天我去拜见她老人家。

莎莎眼神冷冷地,问:哪天?明天行不行吗?

张野摇头:不行,明天有事儿。

莎莎沉下脸:什么重要的事儿?

张野小心地看她一眼:明天王凯约我去钓鱼,他有个好地方,是自然野生河塘,里面都是野生鱼,无公害,鲜美无比,钓回来我煲鱼汤给你喝。

莎莎不说话。

张野陪着笑脸:人都先约好了,这都——你看你这事儿也没早说呀,我去见你妈总要准备准备吧?是不是?

莎莎仍然不说话,眼睛看着别处。

张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你吧,是不是能通融一下,王凯那头车联系好了,钓鱼的渔具一应俱全的给我准备好了,还约了别的朋友,我不去也不太合适是吧?你妈这头,我隔天就去,好不好?

莎莎眼睛又盯回到张野的脸上,一字一顿地说:我跟你谈恋爱的事儿,我呢已经跟我妈说过了,我妈说适当的时候想见见你,说要看看你这人靠不靠谱,但是,她有个原则,必是你先带我见过你妈以后,她才能见你——这种事儿吧,应该是男方先主动的,明白吗?

张野恍然大悟,忙不又叠地点头应承,说:你别说,这几天我还正在想什么时候带你去见见我妈呢,还有我姐,我都想过了,正要跟你说呢——你看你,这段时间吧,老是跟我怄气,我也不敢提,怕你不愿意!

米莎莎心里冷笑,覰眼瞧着张野,说:我越看你越是要对你刮目相看,知道吧?

张野呵呵地笑:那是,对我刮目相看的人多了去了,你只管好好爱我就够了。

莎莎把脸趋近他,认真打量着他,看得他心里直发毛,嘴上却不肯安份,说:看吧,看吧,不但能看还能摸,这是你的福利,别人她休想——怎么样,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是吧?有一这样的男朋友,你还不乖点得了,别没事儿老是怄他气他折磨他,有一天弄得他人老色衰了,有你后悔的时候!

莎莎把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双臂交叉抱在胸前,说:确实有够帅,魅力还特别,能招女孩子吧不奇怪,也还能招男人……

张野一听不是什么好话立刻斥责她说:胡说八道!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我是双性恋人?你脑子里进水了,想出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你真行啊你!

莎莎白了他一眼,说:你要不是双性恋人,那个王凯就肯定是,有你们男人好成这样的嘛,你跟他约会都快多过我了!

张野摇着头,说:你醋女孩子也就罢了,你还醋男人?你真够可以的你,我现在才知道你的心眼儿有多小——心胸狭窄你!他说着比出一小母指,还用大母指掐着小母指的顶尖给她看。

米莎莎呵呵地冷笑:你现在知道我心眼小心胸狭窄是吧?还有知道更多的吧?

张野一副气哼哼的样子,闭着嘴表示他不想跟她胡搅蛮缠。

莎莎更是心火燎原,怒不可遏地说道:我可不就是小心眼,比不上范美美心胸豁达,天真无邪!是吧?现在她和她的男朋友都被你爱屋及乌一并当成好人天天供奉于心了!现知道我心胸狭窄?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我从前还是丑小鸭呢,我脸长嘴大,嘴唇厚,牙齿不齐,男生给我起外号,管我叫驴脸妹妹!他们有没跟你说?

张野始料未及:哎哟,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

莎莎失控中完全管不住自己的嘴: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我家穷,人笨,性子古怪?爸一个家妈一个家,却还孤苦伶仃没依没靠?他们俩还能不故意说我点什么事儿好让你做到心中有数!他们都跟你好得哥们似的,巴巴的笼络你关心你,关系都好过我了,还不千方百计的离间了你和我?!

张野不屑地笑,说:我这可都是从你嘴听说的,人家他们俩在我跟前从来没说你半个不字,尤其范美美每每在背后都是护你夸你,叮嘱来叮嘱去的不让我欺负了你,说你从小家庭不幸,要我好好待你,你自己心理阴暗,总把别人往坏里想!你对得起人家拿你当朋友吗,你?

莎莎气红了眼睛:谁要她在你跟前做好人来着?!她什么据心?我们俩的事她掺和还不够!还拖了她男朋友来搅和?我倒看不明白了?我心理阴暗?是,我是比不得人家阳光灿烂,你当初怎么没看上人家呀,害人家为你单相思!现在知道人家的好了吧?可惜人家已有男朋友了,你后悔了吧?后悔还来得及呀,人家不是还没嫁嘛!赶快去争取呀——装得一副天真样,也就糊弄你,我可不是瞎子,眼里不揉沙子!她就没安好心,还有她那个男朋友!

张野靠到椅背上,双臂抱于胸前,睥睨着她,任她撒泼,不再说话。咖啡馆里有客人引颈向他们这边张望,这种场合她跟他这样大声确实让他很没面子。

莎莎突然的也沉默了,像是突然清醒,突然明白自己有多蠢有多傻。

猜忌久了,压不住火,终于暴发出来。倒底还是被激到了,心魔澎涨,催毁了她的心理承受力,因而失去了理智,让自己爱的人看到了她不光彩的人性的另一面,这样也许正中了人家的下怀,说到底心机不够呀。

尤其他这样执迷不悟,她越来越看不透。

窗外是深蓝的夜,街面上光怪陆离的霓虹灯下人影憧憧,鬼魅的心看到的是鬼魅的世界,两败俱伤的情形之下,爱,隐退于华灯照不到的黑暗处,浸湿了,脏污了,沉甸甸的,像一种拖累,压得人透不过气。

莎莎拿起桌边的手包,堵气起身而去,在咖啡馆外面的街道旁伸手叫了一辆车,她拉开车门坐进去时,不见张野前来呼唤她阻拦她,因为其实张野并未跟在她身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