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十九 章 隔 窗 有 眼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504 2015-10-26 13:12:46

  天,一直晴空万里,一连数日。但是,米莎莎的心却始终风雨风摇,她在万分的痛苦中甚至开始怀疑人生怀疑爱情。

在两个人的世界里,爱太用力的那一个,一定会先感知到疼痛。

一连多日,张野都不曾来联系她,他们的爱情也许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她要强,决不肯先联系他,恨他,却又想他。

若是真的要分开,她又不甘心在这样无缘无故一种情形之下。之前他们之间有怄气,隔不过一两天都是他来俯就她。这一次,他却这么绝情,搁下她一连多日不闻不问。

范美美这几天却出奇的安静,不来烦她,也不来亲近她,出出进进又似有忙不完的事儿。

秦黄两位玉姐在窥视中翘首以待着能出点什么事儿,只是她守口如瓶的坚韧让她们望而却步,不好过分热切地打探。

张涵成天坐在办公室里不是打电话就是写东西,要不就在电脑上查资料,对身边的人和事都显得有点放任和无视。

天雨欲来风满楼?莎莎自知谋略不够,便沉静地坐以待裂毙,脸沉沉的,眼里满是忧郁,她没有范美美炉火纯青的演技于人前安之若素。

她认定范美美居心叵测,只是没有有服力的证据来摆给张野看。

明明看着范美美翻云覆雨地玩弄阴谋鬼计,她却不知如何随机应变剥开其画皮公诸天下。范美美中学里那套笑里藏刀的本事又驾轻就熟地使上了——一副天真无邪没心没肺小可爱的样子不费吹灰之力就生生的把张野给蒙蔽了。

那王凯也有诸多可疑之处,每每看着他跟范美美说说笑笑,都是一副熟络得很随意的样子,对美美并没有多少恋人之间应有的痴迷和迁就,怎么看他们之间都更像是一种兄妹似的友情。

米莎莎走火入了魔,越想越觉得那王凯跟范美美的样子不正常。更让她忧心的是,她的男朋友竟然会是为了他们跟她闹到怄气不理她。她在他心里的份量究竟有多少?

她在一本什么书里看到这样的一句话:女人会为了爱情放弃所有的友谊,而男人则是会为了友谊而放弃爱情的——正所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原来她是不信这话的,她不确定自己会是那样的女人,但一定不能容忍自己的男友会是那样的男人。

米莎莎痛到心碎,时常地坐着,走着,站着,看着,想着,一言不发,美到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对之安慰一番。

范美美终于不好视若无睹,走过来问:怎么了你?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莎莎点点头,森冷地盯着她的眼睛,说:是的,吵架了。

美美眯起眼睛笑起来,说:正常,天底下没有不吵架的恋人——我这里还有点事儿,先走了。

她急急地走了,莎莎在门玻璃上看到她行至走廊的拐弯处时还回头看了一眼,分明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

莎莎禁不住疑窦丛生,不动声色地收拾了东西,远远地跟在美美的后面去到了电梯间,看着美美进了电梯,待到电梯门合上后,她抢前一步进了另一部就要闭门的电梯里。

范美美出了公司大门,莎莎远远地跟在后面。范美美打了辆车走了,她便伸手示意也招来了辆出租车。

跟上前面的车。莎莎对司机说。

莎莎坐在出租车的后排,神情落寞举指紧张,司机虽然好奇,更愿意鼎力相助,大约以为是遇上原配追小三儿的事儿了,前两天电视上刚有报道过。

车驶向市中心,经过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然后停在了步行街街角的地方,莎莎坐在车里等着范美美下车进了旁边的星巴克,她方才下了车。

莎莎站在厨窗的角落一眼看到了星巴克里面张野的身影,他正低头喝着一杯冰饮,他对面的空着的位置上也放着同样的一杯冰饮。

范美美婷婷袅袅地走去了坐在他对面,两人老朋友一样说着话喝着饮料。

莎莎觉得心有针锥,怪不得他不来联系她,他现在单独跟美美约会了。王凯都可以不出现了,他和她的关系显然不一般了——也许早就不一般了。

她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和范美美在一起,心痛到破裂。他跟美美是相过亲的,他错过了美美,现在接触多了,发现美美越来越可爱了,而美美也有心要把他夺回去,他们一拍即合走在了一起。

他不要她了,范美美也不要王凯了。莎莎想到王凯,他也许还蒙在鼓里,但是,他的心情与她是无关的。

阴错阳差的情缘,张野虽然对美美没有一见倾心,果真可以日久生情!那范美美何等的聪明伶俐,岂是她米莎莎能对付得了的?

也许张野本来就是属于范美美的,她自己不过是个意外的插曲,现在是曲终人散的时候,她若及时抽身而去,经年的岁月之后,她可能还是他窗前皎洁的明月光也说不定,那聪惠伶俐的范美美人老珠黄时肯定就是他墙上的一抹蚊子血了。

他的性情有不惯别人的刻意和有心和做作,隐藏得再深,也有本性难移的时候!范美美你就好好演戏吧,好好装你的小天真小可爱吧,但愿别有掉链子的那一天!

既然爱情终究是要归于平淡归于亲情,真心的爱过一回,放手了也没什么好遗憾的,莎莎从前德克士的厨窗前走开。

街道一路延伸下去,莎莎就一路走着,一条宽阔的马路横亘于眼前,湍急的车流从眼前自东向西而去。在人行横道等红灯的当口,米莎莎禁不住泪流满面,感情原是抓不住的东西,从来就没有牢靠根基,像梦一样轻意不能寄托。

斑马线上的绿灯亮了,绵延的车流停在了这个闸口,被阻隔在道路两边已久的行人们,脚步匆匆地赶着过马路。

莎莎还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痛哭流涕,忘记了身处这样一个岌岌可危的的四岔路口上——人生的四岔路口。

天已黑下来,霓虹灯从四下里闪耀出来,街面上霎时间灯火辉煌,城市的繁华的夜生活这才拉开序幕。

人行道上的绿灯在最后读秒,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马路上的车辆又开始了一泄千里的流动,但是她还是孑孑地站在斑马线上哭得昏天昏地。

喇叭声声,车一辆一辆从她身边绕过,她竟浑然不觉,人行道上有行人招呼那头的交通协管员过来查看。

这时,一辆黑色的奥迪A6L开至她身边刹住了车,车窗摇下来,一个男人的脸从里面伸出来,唤她的名子:米莎莎?哟,还真是你!米莎莎!

米莎莎睁开泪眼惊惧地看着车里的那张脸,一时没有认清他是谁。

交通协管员急忙忙地走了过来,高声斥责她说:你怎么回事?站在这儿多危险?

然而他也没能多说些什么,因为他看到一张梨花带雨的脸,便不好再发威了。

奥迪里的男人下了车,不管后面的车辆在怎样的使劲地按喇叭,他快步走到莎莎的身边不由分说拉开车门把她推进了车里,然后自己也上了车,很快又把车开进了前面的车流里。

交通协管员站在那里好久才回过神,只当众目睽睽之下,有黑社会劫人而去了。

他纠结着要不要报警,终究也没报,自己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但后来的好多天里,他都念念不忘一个衣着时尚的年轻女孩是在他眼前被人劫走的,至今生死未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