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二十七 章 爱 情 里 面 没 有 童 话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103 2015-11-03 13:35:51

  从小面馆出来,米莎莎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她的世界坍塌了,但是,她的人生还在继续,路还在脚下,不由她不往下走。

不知走了多久,一条熟悉的岔道出现在眼前,一幢半旧的多层楼房就在眼前,她原来不知不觉走到了妈妈家的附近。

莎莎踌躇再三还是打算去看看妈妈,她觉得看看妈妈的样子,她会更加的觉得她现在做出的决定是对的。对于以后漫长的人生来说,这是一次长痛不如短痛的最理智的选择。

妈妈对于她的到来,先是惊讶,然后也很高兴,给她倒水,给她削水果。

莎莎喝了水,也吃了苹果,心更沉静了。

妈妈还不到五十岁,头发却已白掉了一大半,染过黑,廉价的染发剂,黑发洗裉了色,泛出一层棕黄色,越发显得头发枯竭和人生的沧桑。她早不上班了,长期的抑郁,肝脏有点问题,多数时间在家里休养。

莎莎一口一口吃着苹果,直到吃得剩下个胡儿,才又去看妈妈的脸。

很多年过去了,妈妈早已经平静,不提往事,她都是个心静如水的妇人,到底时间是治愈创伤的良药。

妈妈拿了毛巾给她擦手,问:你怎么就来了?不上班吗?你这纸箱里是什么?

莎莎用毛巾反复擦着手,说:今天早点下班了,纸箱里是一些文件带回去做的。

妈妈点点头,然后切切地笑着,问:你,你跟你那个男朋友怎么样了?你到他家去见过他妈了没有?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妈看看?

莎莎想了一想说:妈,我跟他分手了。

妈妈顿时就神情木然,好半晌才问:怎么就分手了?之前听你说他挺好的不是?他妈待你不好?

莎莎拍了拍妈妈的手说:一开始不是不了解吗?我到他家看了看,他妈好像是不大通情达理的人,他姐姐也很势利,还有他家的房子是她姐姐出钱买的,以后会很麻烦,他本人也有很不成熟的地方,我还是早早跟他分了好,重新找一个可靠的,妈,我这里你放心。

尽管莎莎说得很轻松,但是,妈妈并没有放下心来,还是很担心地看着她,说:可你已经虚二十六了,再不抓紧就是老姑娘了。

莎莎不经意地笑着说:妈,现在人都很迟结婚的。

妈妈心有余悸地点点头说:可一定要找个可靠的人呵,不能像你妈……妈这一辈子都没有过开心的日子。

莎莎把胳膊搂到妈妈的肩上,安慰地说道:妈,现在年代不同了,人心都不知道怎么了,合适的人还真不容易碰到,所以着急不得。

妈妈神情恍惚着,说:那总还是抓紧嫁人,不然就是老姑娘了,找人更没得挑。

莎莎淡淡一笑说:那我就一辈子不嫁好了。

妈妈眼圈红了,说:妈天天都在心里跟菩萨念叨,保佑我的女儿,碰到好人嫁到好人家,一辈子平平安安,捐出我几年寿我也心甘情愿。

莎莎强忍住泪,把脸埋在妈妈的肩上,说:妈,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你好好保重身体,别胡思乱想好吧。

从妈妈家里出来,莎莎五块钱打了辆摩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跟人合租的两居室的套间,她的房间朝南,四点钟的光景,阳光还在窗户外面耀眼地炫白着,但是,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是没有阳光的黑夜,她坐在床前地上的小地毯上止不住慢慢哽咽起来,然后流泪满面。

爱情原来并不是她以为的那样,只要轰轰烈烈地爱,碍不着旁人的事儿,旁人也碍不着他们的事儿。爱情走到最后其实就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是要溶入对方的家庭里去的。女方要见公婆,男方要见岳父岳母,门第上的差异更也无法忽略,劣势的一方一定会有一些敏感。

莎莎的敏感是来自张野母亲的态度上的一层客气的淡溥,她不是有口无心的女孩,别人的冷眼从小看多了。她是小孩子的时候别的孩子的父母都是没有离婚的,就只她是有别于别人家的孩子。

她的厚嘴唇,她的冗长的脸,她的瘦弱,她歪斜一点的牙齿,都是别的比孩子取笑的地方,他(她)们借故取笑她,是因为他(她)们有正常的家庭,仅此而已,那是他(她)们在跟她前可以炫耀的优越感。

后来,她一年一年长大,五官长开了,眉眼清秀了,脸是长长的鹅蛋脸,嘴唇厚得有点西欧风情了,牙齿也校正整齐了,驴脸妹妹的外号慢慢的听不到人叫了,这个创伤愈合了,但是却有个疤痕在那里的,回想起来有时也会隐隐做痛。

那天,米莎莎穿了件小碎花的连衣裙白色平底鞋,去拜见张野的母亲,张野去车站接她,见了她作不认识的样子,走到跟前还眼向前张望着。

她拍了他一掌,说:看什么看,在你眼前你还看不见?装佯!

张野故作吃惊:哟,原来是你呀!这都不认识了耶,我还当校园里出来逛街的女大学生呢,没敢多看,怕被当成色郎了。

莎莎得意地笑,说:看着还清纯是吧?这个样子见你妈合适吧?

张野眉毛挑了挑,说:合适!老太太肯定不喜欢浓妆艳抹的女孩子,你弄得大学生似的,肯定在我妈心里有加分。

她依偎到张野身边,忐忑不安地看着他,说:人家有点紧张嗳,你安抚我一下下好吧?

张野不屑地撇着嘴说:怕也没用!还好,你只要过我妈这一关就好,公公那关已经不用过了。

她拉住张野的手,紧紧地攥着。

张野笑她:切!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呀!

莎莎甩开张野的手,白了他一眼:谁丑媳妇?谁丑?走到哪里,哪里都喊我美女的哦!

张野呵呵着,说:现在女的都是美女——叫大姐不高兴,叫小姐要挨骂,就只有叫美女喽,四五十岁大妈都有人叫美女,这就一统称了,知道吧?

莎莎不信他的话,走到旁边一家商店的厨窗前对着玻璃照了照,然后回头对他说:怎么看都是一美女嗳。

张野笑得呵呵的:不带这么厚颜无耻自己夸自己好不好?脸长嘴唇厚,也就一驴脸美女罢了!

莎莎扑过去打他,他笑着躲着,然后牵住她的手带她往他家的方向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