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二十五 章 自 圆 其 说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436 2015-11-01 14:57:31

  娟子看着时间不早了,把孩子交到王凯手里,自己便去厨房做饭去了。

范美美把杯子里剩下的半杯水全喝了,肚子的火势渐渐的弱下去,眼睛里,白眼珠不那么白了,黑眼球也有了一席之地了。

王凯把一拨郎鼓拿在手里摇得扑咚扑咚地逗弄着孩子,一边正经了样子跟美美说了张野下午去他单位找他说话的事儿。

王凯从他们单位那个破二楼的办公室一出来,张野显然就明白了,只是覰眼瞧着他淡淡地笑着,随手递了根烟去,两人走到山墙底下说话。

这就你的公司?张野撇着嘴问。

王凯讪笑着,叼上烟自己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火烟,脑子里思忖着该怎么说话。

张野哭笑不得,问:这都是干嘛呀,闹这一出?米莎莎说你们这里头有明堂,我还不信,倒还果真如此呢!不是我成心要调查你,米莎莎跟我又哭又闹的,我要不把事情弄清楚喽,我也说服不了她,结果还真给她猜着了——你们这算是干嘛的呀!

张野说着自己也点了根烟,神情倒平和,并没有生气的样子,想来也猜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王凯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跟张野解释说:哎我跟你说,事情不是米莎莎想的那样——一面之缘吧,范美美对你印象非常好,后来知道你和米莎莎的事儿了吧,简直就当头一棒,有点难受又有点失望,但也明白事理,缘份不是一厢情愿的事儿,大大咧咧一女孩子笑一笑也就过去了,真没什么想法,她跟米莎莎仍是好朋友。

张野吸着烟,眼睛看着地面,嘴角牵出点似有似无的笑意,表明他在听王凯说话。

王凯也不发怵,继续神侃着:女孩子嘛心眼儿肯定小,一直就同学,知根知底的,米莎莎从小家庭不幸,会有点小心眼儿小性子,在平时的相处上大家都知道的,范美美就怕米莎莎会误会她对你还心存念想,所以就要我来扮她男朋友,这样大家一起交往也就不那么尴尬了,就这么点顾虑,她真不是有什么别的意思!

张野脸上始终似笑非笑似信非信的神态,也不接话。

王凯还得再接再厉做解说:我扮她男朋友好几回了,她妈老托人给她介绍对象,她也老没看中,就每一回都要我装作她过去的恋人突然跟她在相亲的地方偶遇了,然后当着人家的面就旧情复燃了,把人家给打发掉彻底免纠缠。

张野听了,脸上竟有点明显的笑意,说:这么说,你还是个老演员呢你!

王凯无可奈何地笑着说:朋友相求,能见死不救?其实追她的人也多了去了,人给她介绍的也有不错的,可她就没看得上的!这好容易吧——呃,这个——哎跟你说,这回我扮的托可是另外一回事儿,跟以前不一样的!她要我跟她演这么一出还真是为了让米莎莎彻底下放心来——她要没我这么一假冒的男朋友,她怕米莎莎早跟她关系淡了——你别不信,你!

张野仍旧笑着,饶有兴趣听他往下说。

王凯也能说得入情入理:你想,那范美美老在米莎莎眼前晃悠,长得吧也还不错,又整天花枝招展的,独生子女,89年的80后,又娇又嗲又刁蛮,也挺招人喜欢的是吧?米莎莎在你跟前肯定会有所介意,你别不承认!我可是过来人,女孩子都这样,没事都会疑出事儿来,何况,你跟范美美不还相见过?主要是还碍着你姐姐,美美她就是要围护好这层关系,怕弄得生分了,你姐姐在里面也不自在,又会被人笑话!

任王凯说得天花乱坠,张野那里也只是一脸淡淡的笑,像是在听别人的事,与己无关。

王凯猜他是对那天德克士那一幕还心存芥蒂,便又主动说起那天的事,他说:那天我约你德克士见面其实是想跟你借点钱,不还是想自己开一公司嘛!后来孩子要打预防针要送要接的耽搁晚了,我就叫美美先去跟你聊着,这范美美吧,当时就跟你犯花痴了是吧?

张野也笑出点意思,说:我就一时没反应过来,她好好的跟我犯什么嗲来着,弄得我浑身不自在——她还真是能弄事儿!

王凯不以为然,说:你看看,我不在场,米莎莎也不在场,就你们俩人面对面,她真是情难自禁哦,也是她一直心里对你有好感,才会一时的意乱情迷!

张野抬手搔着头皮,有点不知所措:也没有吧?没、没那么严重,女孩子嘛,就容易犯嗲,嘿嘿。

王凯不管不顾地继续神聊着:当然很严重,她也不知米莎莎跟踪她,躲在窗子外面偷看是吧,要知道她也不能那样失态是吧?后来米莎莎找回来,骂她个狗血喷头她才如梦方醒,打了辆车到我们家哭得也梨花带雨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我们——我和我老婆做好做歹劝了大半宿才劝住了她的。

张野把手又插到裤兜里,有点不知所措,不是不为所动,也不是心有所动。讲故事的人看着也不能确定自己说的故事是不是有感动到他。

王凯叹了一口气,又说:这两女孩子吧,本来是好朋友,就因为喜欢上了同一个男生,就这么闹生分了,哎呀,这事儿还真像电视剧一样!你说是吧?你可是男主角哦!

大至的情况就是这样,王凯说得差不多了,娟子那头也烧得差不多了,从厨房里出来嚷着收拾桌子上菜。

王凯忙起身要去收拾,范美美从沙发里跳起来,一把拉住了他,对他深情地看了又看,又回头对娟子做了鬼脸,说:我太崇拜你老公了,他可太能侃了,这把我都给侃晕了。

娟子不屑地斜眼笑着,说:这也算是能耐?

王凯眉飞色舞地得意着,说:怎么就不是能耐?没这能耐我能娶妻生子我?

娟子靠过去,依到他身边,含情脉脉地说:哟,还真是,我可不就是给你忽悠得昏了头才嫁给你,给你生孩子,还心甘情愿给你当老妈子了!

美美吃吃地笑着对娟子说:忽悠你算不上本事,主要是你自己好色,一见了这一帅哥,你自己就先昏了头了。

娟子仰天一笑,王凯也跟着笑,娟子立刻收住笑声,转脸对他呸了一口:别得瑟你,帅有什么用?看着能吃饱肚子?

美美马上附合娟子冲着王凯说:那是,眼福不是口福,中看不中——不过这会儿你挺有用的,把张野糊弄住了,这要不是朋友夫不能戏,我差点要亲你一下——娟子,你替我亲他一下,算是我谢谢他。

娟子抄着手笑着,说:你就屈尊亲自亲他一下吧,我特批了!

美美笑着:他侃得那张少爷一定都彻夜难眠了他,新版本的韩剧,我就是女主角了我——来,过来,王凯,过来我亲一下。

王凯吓得往沙发里退缩去,落水似的手脚乱划着。

美美越发的嘟起嘴做势向王凯跟前凑过去,娟子笑得接不上气,直把王凯往她跟前推。

王凯怕被非礼似地捂着脸连连大叫:别过来,别过来!你勾得那张少爷已经心猿意马了,这又来招我?我可是柳下惠坐怀不乱的!告诉你,亲也是白亲——你弄的这事,人家俩人反而又和好了,你这都是瞎折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