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五十 章 画 儿 里 有 伏 笔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559 2015-11-26 10:42:59

  米莎莎一副明星走红毯的派头走进左岸咖啡厅,美美忙伸手示意她。

莎莎脸上淡淡的笑,妖娆地走过来,抚着裙子款款地坐下了,墨镜摘下来,一双水眼睛在光线微暗的大厅里幽幽地深遂到梦境里去了似的,美美承认它们很美,但也很认定它们矫情——老是一副伤感的样子给谁看?。

服务生切切地走来,美美拿出她的御姐范儿,对他说:给这位美女也一杯拿铁。

服务生又欠着身退下了,并很快托着咖啡送过来。

米莎莎望着美美,问:画呢?

美美白了她一眼,说:你呀,见了面问个好再要东西好不好?

莎莎于是看着她的眼睛问:你好吗,最近?

美美吃吃地笑,说:算了算了,看不得你这个样子!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讲议夹,递给她。

米莎莎打开讲议夹,这画其实就是用A4打印纸画的,而且上面的脸并不是她,她认真地看了看,说:画得真好!但是,这并不是我呀。

范美美得意地笑,说:当然不是你——是我!怎么样?画得怎么样?

米莎莎淡笑着:画得很像你,我不懂画画的艺术,看着像你就得了——我呢?我的画呢?

范美美伸过她的白白嫩嫩的玉手指,指着讲议夹说:后面。

米莎莎白她一眼:为什么把我放你后面?你有没有礼貌——她翻过了范美美的那张画看到了自己,然后就把后面抱怨的话都咽回去了。

美美心里骂她:丫的,我放你前面是想让你先好好地看看我!老娘美过你好吧!我这幅画人家可是用了心画的,你那幅,人家敷衍几笔就把你画出来了!

米莎莎看自己看出了神,简单的几笔就勾勒出她的眉眼和神情,这人的功底还真是了得。这谁画得?她抬起头问美美。

美美星目闪闪,得意地说:你猜猜?我保你猜不着!

米莎莎气不得笑不得:那你还让我猜,快说,这都谁画的?谁?

美美俯过身去,说:是张涵的老公——高远。

米莎莎哦了一声不语了,眼睛又盯到画上,自己眉目清纯,神态忧郁,失意寂寞的样子在纸上栩栩如生,这是她留在他眼里的印象?

莎莎想,还好高远没有画她哭的样子,那晚她站在四岔路口痛哭流涕时,他停下车带她离开,然后送她去张野身边。如果不是碰上他,她那晚还真不知会怎样!

高远在莎莎的眼里是一个儒雅的伸士,眉目亲和,说话处处彬彬有礼,像是个可以信赖的人,但是,现在他跟她离了好远,他的为人是跟她无关的。

莎莎想把那张画从讲议夹里抽出来,美美制止她,说:现在不忙,一会儿逛完街你再拿走也不迟,放你包里还不弄绉巴了,急得你!

莎莎白了她一眼,无可奈何地说:我答应跟你逛街了吗?

美美切了一声:不答应行吗你!这都在街边上了,还不一起逛逛?也不枉我跑一趟巴巴的给你送画儿——这可是我求高远,他才给你画的,他本来只帮我画的,我让他也给你画一张,他就画了,这人没架子,好说话,不像他老婆那么难捉摸!

莎莎的眼里仍然白眼珠多过黑眼珠:都不忍心说你,还表功?好好的你求人家画我干什么?他喜欢画,画你就好了,你捎带上我,我还得托你带个口信谢谢人家呢!真是你!我不想跟他、他们那些人沾边儿,知道吧?

美美轻蔑地笑笑,说:不就是怕涉及到张野吗?这都物是人非了,你还放不下呢?你对人家还真是旧情难忘啊?

莎莎沉下脸,斥责道:谁旧情难忘?你才是旧情难忘吧,整天把人家名子挂嘴上,你才旧情难忘!

美美息事宁人地举手投降,说:好好好,怪我有口无心,不会聊天好吧?看在我请你喝咖啡的份上,别生气好不好?

米莎莎拿起不锈钢的小匙子轻轻搅着她面前的那一份咖啡,然后端起杯子呷了一口,说:味道还不错。

美美见她脸色和悦了,就又没心没肺地说道:我说你现在怎么弄得跟更年期似的你,也太好生气了吧?你是不是佟大伟跟周迅电影里演的那个《我的早更女友》啊,你?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查一查?

莎莎一听又瞪起眼睛:我去!你才更年期!

美美呵呵地笑,说:看看,又生气?你就没看出来我是诚心的?我逗你玩呢!你当然没更,我也没更,再过个二三十年,我们才会更呢!到时候,我们俩见了面再使劲儿地掐!

米莎莎气乐了,伸手过去,说:我现在就要掐你,不掐你一把我都解不了这气我!

美美笑着往后躲着,说:这这这还有点淑女的样子吗?又爱生气,又爱动手,谁受得了你,将来一定嫁不出去你——哎哟!

米莎莎得了手,还不解恨:我呸!狗嘴吐不出象牙,你从来就没好话!

美美绉着眉,吸着气,揉着胳膊,说:我当然没好画(话),我又不是画家!你瞧瞧,人家画家,三笔两笔的就把你给画出来了,寥寥几笔就把你眉目传神了,你怕是早就藏在他心里了……

她突然住了口,不是因为米莎莎黑脸给她看,而是这会儿,她才翻然醒悟,一副素描画的好坏不在于多几笔少几笔上,把一个统共没见过几面的人寥寥几笔画出,可不就是因为那人物早就印象深刻于心了嘛!只是她到现在才醒悟过来——还老觉得自己的画比米莎莎好看,才真是傻傻分清!

米莎莎望住范美美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约我见面可以,话请别随便乱话!知道吗?!

美美犯了错小孩儿似的嘿嘿一笑,说:我可不是一张口就来的嘛?对不起,我错了,我说错话了——要不你再掐我一把?

米莎莎冷冷地白了她一眼,端起咖啡又呷了一口,然后把杯子托在手里把看着,浅黄色的咖啡杯带了金边的,托在她那样一只纤纤细细的手里倒也显得精致了。

范美美最见不得米莎莎的细微之处,心里嫉妒,便又要寻出由头来生事。她眯起眼睛,笑着说:哎,想不到你今天穿了一身的粉色,我还从没见你穿过粉色——你笑我老爱穿粉色,今天你自己可是破戒了。

米莎莎低头瞥了自己的衣服一眼,说:我这是藕粉色,昨晚参加一个婚礼,一伴娘突然痛经痛到不能直起腰来,找我临时替上,新郎新娘为表谢意衣服就送我了——还挺合身是吧?

美美释然地哦了一声:怪不得,我说呢!不过,你穿粉色其实也蛮好看的——哎我说,今天这么大的太阳,你怎么没打伞呀?也不怕晒黑了你?

莎莎轻叹了一声,说:我缺钙,要晒晒太阳。

美美呵呵一乐:骗谁?你当你婴幼儿,靠晒太阳长钙?

莎莎白她一眼:爱信不信!我倒是要问你,有日子没见怎么舍得把你的梨花头给剪了?

美美脖子扭来扭去把脑袋展览给她看,问:怎么样,这发型配我吧?告诉你,我现在不要萌萌哒,我要有范儿……

莎莎冷笑:你本来就有范儿,你姓范!

美美噗嗤一笑:可不是,老娘我姓范,没范儿也有范——儿!

莎莎又冷冷地回道:是啊,姓钱的,没钱也有钱!姓付的,不富也付(富)!姓左的,靠右走也是在左右人生!

美美哎哟一声指住莎莎,说:哇塞,你现在也是一毒舌了耶!

莎莎丢了个轻蔑的眼风,端起杯子喝完杯子里剩下的咖啡,然后问:走不走你?

美美大眼瞪小眼:走哪儿?

莎莎又白她一眼:逛!街!懒得在这里跟你废话,还不如街上逛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