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四十五 章 好 情 大 好 时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821 2015-11-21 11:08:09

  张涵走进办公室,95后正俯在电脑前手指灵动地在键盘上打着字,她覰眼一瞧那小丫头眉飞色舞的样子就知是在QQ上跟人聊天呢,还以为她看不出来!

那两个男职员懒洋洋地,不知是不是昨晚在同一个牌局上斯混到半夜。

秦玉梅隔着桌子在跟黄玉琴抱怨自己的婆婆,老太太能吃能睡的,不太爱操心之类的话。张涵想,如果老太太真要操心什么,只怕她又不会待见,她那个人总是满身的戾气,分分钟都有想跟人撕,实在讨厌的很。

难得今天自己心情好!张涵对他们投过来的注目礼都还以淡淡的微微一笑,当时就惊得他们面无人色。

当领导,就得能震得住人,压得住场,不然他们稍有风吹草动就想兴风作浪!有她一日在,他们都别想翻出花样来!

张涵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电脑上流览了一遍报表数据,跟打印出来的报表核对发现有一两处小出入,95后做事比起范美美来差了好多,不过用着她放心。

难得碰到得心应手的人,太伶俐的不放心,太蠢钝的又好出差错。

说来说去,一直以来米莎莎的心地和做事上的沉稳才是让人可以最放心的。张涵不由得想到了米莎莎,她不是那种会翻船的人,人品贵重,可惜出家世不好,要是没有和张野搅和在一起,以后是可以当做心腹留在身边的。

手机响了,张涵收住了心,不知为什么她会时有想到米莎莎,大约是对人家心有愧疚。

张涵在背下里跟米莎莎开诚布公地说了她和她妈的意思,明摆给她一道他们张家的官方通牒——你不适合做我们张家的儿媳妇。

她对米莎莎说:我和我母亲都认为你跟张野在一起会比较不适合!我们希望他娶一个家世清白高贵一点的女孩,能门当户对。爱情可以无界线,但,婚姻一定要匹配,这样才能让张家光耀门楣,也能慧及张家的下一代,我向你传达的是我们张家的意思。

米莎莎当时面色苍白,直瞪瞪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她接着又说:如果你跟张野和平分手,我保证你会在公司里享受到更好一点的待遇,我在很多地方会有照顾到你,有机会会推荐提拔你,如果你不想跟我一起做同事做上下级,我可以调你去别的部门或者介绍你去别的公司,我保证他们会给你很好的待遇。

大白天里,米莎莎的眼睛暗到最深的黑夜里,深不可测,测不见底——坠入深渊的眼睛,让她好久挥之不去。

然而她仍然不能心慈手软,继续着说:当然,你也可以抓着张野不放手!我只能跟你说,我和我妈都不喜欢你。不用多长时间,当你和张野的感情淡了的时候,会有很多的家庭矛盾随之而来,生活不由你不信!你那样一个家庭里长大的孩子肯定明白,不用我多说!我们家历代都没有人离过婚,到张野头上就很难说了,和协的家庭里才有和协的婚姻,别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爱不管缘何而起,最后都殊途同归!都说爱情是婚姻的坟墓,要我说,爱情其实只是婚姻里的点缀。

米莎莎点点头说:我一直都在犹豫,现在,听了你的话,我有决定了——不管我跟张野有多么真心相爱,我都不会仅仅因为爱而放下我的人格和自尊,去屈就到你们那样一个一开始就轻看我和我的家人的家庭里面去受欺压,我不会!不会!

后来米莎莎便绝绝地跟张野分了手。

这算不得太恶毒的亏心事儿,但是,张涵老有种隐隐约约的不安在心里,想起来竟觉得有几分诡谲得很,不知会结在以后的什么事情上。

相比而言,从张野身边打发范美美就很心安理得,张涵没有一点的负疚感,张野本来就爱的就不是范美美,她要范美美离开,合情合理,也是对范美美负责。

那三两个月的时间里,她使出十八般武艺降妖除魔,把米莎莎和范美美从张野身边逐一赶走了。那一头,李处长的夫人蓉姐略施小计,马雯雯跟张野就又开始了联络。

马雯雯从韩国打造包装一番回来,张野看她显然顺眼多了。最主要的是马雯雯放下了高傲公主的架子,温柔起来也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女生了。

这就叫爱情!一个千金大小姐,为了一个男人肯改变自己,当然是处于对对方的爱慕。也是蓉姐肯再次为他们说合,这第二次握手也就成了。张野再不懂事,也不能又一次辜负了蓉姐的好意了!

那晚上蓉姐热切地打来电话,说事情差不多成了。晚晚她借打电话给张野,张野说他跟马雯雯在一起看电影呢,他们好上了。这说明,张野和马雯雯的姻缘就是早就定好的,任有什么波折都是阻挡不住。

张涵自然是喜不自禁,挨到在外应酬到很晚的老公高远一回来,立刻跟他报告了喜讯,高远虽有意外,也很高兴。马老板马的面子,自然有人会不看僧面看佛面,生意上会有很多方便之处。姻亲的好处,从古至今自不必说。

在这个当口,高远却有另外让他感兴趣的事儿要做,巴巴地问她:我从前画画的那一整套东西,你给我放哪儿了?

张涵好奇:都给你放在储藏室最后一个柜子里,问那干什么?

高远在小客厅里来回踱着步,显得很激动,说:我想看看我还能不能再画画,手痒痒,就想画它一画,不知行不行!

张涵不屑地哼了一声,说:怎么好好的想起老本行来?

高远伸出双手翻来覆去地看着:搁下好多年了,怕是手生得很啊。

张涵看他一副心情难以平复的样子,暗想一定事出有因,不动声色地倒了杯水递给他,说:当了几年的穷画家,好容易一狠心撂下了,这又想再拾起来?生意都做到这份上,现在又想重操旧业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高远接过水杯,一气喝下半杯去,说:潘增从加拿大回来了,在北京开了画展,这又过来看看我们这边的几个老同学,十几年没见了,今晚请他吃了个饭,他还真就熬出头来了他!

张涵陪着笑,说:唔,就是那个潘胖子潘增?他回来开画展了?混出来了?

高远放下水杯,搓着手,说:当初在美院的时候,他一直是把我当目标来追赶的!徐教授跟前就我跟他两个得意门生,徐教授一直认为我比他聪惠些,可惜我半路放弃了。

张涵坐在沙发里,双臂抱于胸前,柔声和气地安抚着高远说:你看,你下海经商,成就也相当不错,见着故人,还不至于会什么错落感吧!当然,如果当年你没听我的话还继续坚持画你的画,也许到今天会画出点名堂也有可能呢!

高远依然兴奋着,点点头,但又摇摇头,说:那时候,就是感觉前途茫茫一片,画不出前程,看不到希望,所以就听了你的话去经商了,感觉这经商比画画容易些,好歹也打出一片自己的小天地,小日子过得也不错,当初的选择也是没错的。

张涵释然地一笑:我还真担心你有哪天会后悔弃画经商了呢,会怪我拖你后腿,没有成为艺术家!

高远挥挥手,说:哪得话,那会儿真是坚持不下去了,要不然你就会跟我去喝西北风了——他潘胖子,当初也差点没坚持住,没出国前,他穷困潦倒的时候,我还有帮过他,刚喝酒的时候,他还说到过呢!

张涵陪着笑,说:每个人走的路不同,最后都功成名就,他是画家,你是企业家,以后你会是大企业家,他的画有拍卖的那一天,你就有去拍卖会上买他画的那一天!

高远哈哈一笑,说:我不会买他的画!我自己可以画!

昨一晚上高远一直兴奋了很久都难已入睡,张涵只当他一时受了回国来的潘胖子的刺激,心想他过几日心情平复了自然又会恢复常态的。

她自己高兴在张野跟马雯雯的事情上,也兴奋着一时不能入梦,后来终于睡过去,早起却迟了,匆匆忙忙地赶到公司,早晨的晨会差点错过。

只是她一回办公室,就看见95后上网,秦黄二人闲聊,两个男职员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实有看不惯,还好心里高兴,懒得跟他们光火坏了自己的好心情,犯不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