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四十七 章 防 患 于 未 燃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587 2015-11-23 10:43:30

  张涵一路上把车开得飞快,而且还沉着脸一言不发。

高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也沉默寡言着。晚上他没喝多少酒,神志都清楚,他看出他太太的不高兴,但他并没有给予重视,他正沉浸在他的心事里兴奋着。

潘增说加拿大华人一艺术社团举办画展,诚邀各地华人画家及国内画家参选比赛,截止日期是12月31日,中国农历新年之前十一个奖项将尘埃落定。他们的这个比赛每两年一次,艺术界的反响还挺大的,虽然并没有什么业内的权威性质。

潘增问高远有没有兴趣试试,如果能获奖,潘增建议他把丢下的老本行再拾起来,毕竟他钱也挣得差不多了,可以回过头来再以画家的身份示人,他当年在画画上造诣可是一直都被同行认可的。

对于画画,高远其实一直都有种魂牵梦绕的牵挂,像是一种盘亘在心已久的乡愁,不曾忘记,但也不能触及,否则立刻就会有了种欲罢不能的冲动迸发而出势不可挡,现在他就被这种冲动左右着,心潮澎湃灵魂出窍,不管不顾着想要为所欲为一番。

重回画界,并不是件易的事儿,但是,他的功底应该还是没有彻底丢掉,重操旧业,就算不能有所突破,宜心宜情也未尝不可,而且,他自认为他的内心一直就有艺术家的修养。

车到家门口,张涵把车倒进车库,下了车砰地摔上车门,然后一阵风地回到家里。

高远跟在张涵身后,只作视而不见状,她今晚这股火可来的有点邪乎。

晚上马有成一定要做东请潘增吃饭,又一定要带上范美美,又亲自打电话给张涵让她过来一起坐坐,张涵赶到酒店,一眼瞧见范美美立刻惊得无以复加,虽满面春风地跟马有成打了招呼,但对范美美却勉强敷衍了个笑脸,而且整个晚上对范美美都客气得勉强,若不是碍着马有成的面子,她怕是要摆脸给人家看了。

何至于此?高远看着张涵忿忿不平的后脑勺觉得很不可意议,就算她觉得范美美身份不够,但人家是马有成邀请的客人,她也不好笑得那么勉强吧!

张涵跟范美美有过一次这样的场合,李处长夫人马雯雯都在坐,这仨女人也都有意无意地在范美美跟前表现出一种上层社会女流名嫒的清傲之态,虽然也有礼有节的,但,总还是不忘在一个外人跟前一定要把自己的言谈举指定格在一个不同的高度上,弄得范美美一个晚上都小心翼翼的。

当然身份有了就一定要把它张显出来,无可厚非,你自己掉以轻心了去,谁还会拿你重视?但是如果太摆谱,太有心排斥别人的亲近,那就显得有点不近人情了。

你可以有一颗高贵的人,但,一定不可以无缘无故地轻贱别人的人格,弄不好就是一副暴发户的嘴脸。

高远不好责备他太太,深更半夜的,他不想火上浇油气她到发疯,而且她现在正在一种不可理喻的状态里。

张涵怒气冲冲坐到沙发里,她不愿意范美美跻身在他们这个圈子里,觉得她不配。尤其这范美美曾觊觎过张野,现在堂而皇之跟她平起平坐在一张酒桌前,还被马有成殷殷呵护着。

这马老老板也太好色了吧?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一个小小的秘书,不过笑得甜甜蜜蜜的,他就酥软他一身的老骨头,死样!有钱就任性?你任性吧,当心人家想嫁你!

高远躺靠在另一张沙发里,见太太依然满脸恽色也不好再坐视不理,清了清嗓子,说:你说你这是怎么了?你这是在生谁的气?

张涵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说: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儿?马有成请吃饭,你怎么就没把范美美给支开?她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坐在马有成身边笑得那个阳光灿烂嗨!

高远淡笑着,说:马有成一见到范美美就眉开眼笑的,拉到身边坐着就不撒手了,我还真不能当着人就支走她!她若不想去,不用我支她,她自己会有借口推辞了——我看她是愿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也许巴不得有这个机会,我拦她做什么?我又不是她监护人!

张涵恨得直咬牙,说:你也看出来她是个狐狸精了吧?所以你一定要防着她!

高远呵呵直乐:我倒是为什么的要防着她?她在我跟前一直规规矩矩,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再说就算她有什么企图,她也没表现出来,我也不能找人家的岔,生生的把她赶走吧?人家也没来多长时间,做事也认真,脾气又好,人见人爱的,有机会我就介绍她去别处去,是你说要善待她,怕她找张野给你乱说出什么的是吧?

张涵竟学着秦玉梅的样子,一只手拍在另一只手里,说:但是,现在情况有变了,马有成有点注意到她了,而她,我看她也有心要打马有成的主意。

高远惊异地挑了挑眉,说:不会吧?范美美可是比马雯雯还小那么两三岁的吧?!

张涵切地冷笑,说:你们男人,孙女辈的也敢往家里娶!

高远呵呵地笑:那得是多么有魄力的男人呀——他老人家这回的知名度比他的学术论文更能引人关注。

张涵坐直了身子,切切地说:这范美美要是真得勾搭上马有成就麻烦了,会对我们都不利,她是喜欢过张野的,以后要是成了张野的小岳母,那才怡笑大方呢!她要插进他们马家去,说不定张野跟以雯雯的事儿会被她搅黄了!

高远想了想,嘿嘿地笑:你说得像电影电视里的事儿一样——不过,你这怕是杞人忧天吧?他马有成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我身边的小秘书,他好意思巧取豪夺了去做压寨夫人?

张涵冷笑,说:但愿是杞人忧天,只怕他们这一世就真会有这样的一段孽缘在前面等着他们呢!

高远直管笑,摇一摇头笑笑,想一想又笑笑,双臂抱于胸前又笑,说:这也太狗血了吧?你是算命卜卦的神婆子?他们姻缘倒是你给他们定下了?

张涵说:凡事皆有可能!你想,马有成丧妻多少年了,一直没有续弦,这头就正好赶上范美美长大成人了,而且偏偏天时地利人合地给她碰上马有成了,这真是!说起来简直还是我给她创造了这个机会!

张涵这会儿肠子都悔青了,一抬手指住高远说:赶紧的,你明天赶快把范美美给开了,别让她再有机会碰着马有成!

高远眉毛一扬,说:有用吗?

张涵不容分辨:先放她几天假,假期到了就先打电话给她公司不用她了,她要是来找我,我再拿话稳住她再说。

高远摊开双手,耸耸肩说:但是,马有成跟范美美留手机号了,我当时就坐在他们跟前,老马主动要的范美美的手机号,还加了微信,我亲眼所见,范美美当时还用眼神征求我意见,我当然不能拦着她给马有成留号码!

张涵痛心疾首,啧啧舌头,说:这事儿闹的!我看还真有点往道上走了!不行,我得想法子让范美美安分守己点!

高远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不跟你在这儿瞎掰,没影子的事儿,给你越说倒越像真的了——马有成要是娶个比女儿还年轻的老婆回家,马雯雯还不得闹翻了天去!

张涵也随着他站起身,说:天底下这种事儿还少呵,总要防患于未燃才好!

高远摆着手往卫生间去,边走边说:我洗洗,我想睡了我……我就是觉得累,这生意是越做越累——要不然你过来帮我吧,我觉得有点力不从心了。

张涵追着他的背说:胡说,你年富力强的你现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