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四十二 章 高 朋 满 座 夜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444 2015-11-19 10:30:15

  三月末的日子,天一天比一天回暖,连日的情天,阳光明媚生机勃发,到处冬去春来的盎然景致。

张涵格外地忙碌着,来来去去一阵风,看得人眼晕。近日来她天天都有回娘家,公司里忙,回到娘家也忙,买洗煮炖得不亦乐乎。

母亲病了,血压一直高,头晕,胃又不好,先住了几天医院,查来查去也没什么大的问题,才办了出院回家调养,天天社区的便民诊所里挂水,还好自己能走几步。张野早上上班前扶她去诊所,挂完水她自己回家,幸好离家近。

张涵亲自过来买菜烧饭,天天晚上家里有好吃的,张野便也几乎天天回家来吃饭了。他天生嘴馋贪吃,闻着菜香饭香,心情有好很多,慢慢的跟母亲和姐姐的话也多起来,尤其姐夫高远也过来这边一起用晚餐,他又插科打诨起来,一家人又其乐溶溶了。

母亲住院的那几天,去医院探病人的人还都不是一般人,其中李处长的夫人容姐就带滋补品亲自去到病房探视,跟张家妈妈聊了些帖心的话,张家妈妈心情顿时好很多。

大半个多月调养下来,张家妈妈的身体基本算是好了,家里原来每天下午的牌局又恢复了,牌友们嘘寒问暖的排遣下,几圈麻将下来,老太太的精神头一日比一日的健了。张涵放心不少,张野也安下心。

母亲住院,张涵和张野都在各自的单位里瞒消息的,只有帖己的几个人知道,悄悄的去擦视了病人,这人情往费的,自然要在日后有所表示。

等到酬客的那天,两桌的客人也都是些有头有脸的各位。

姐弟俩错开日子分别请各自的客人,姐姐做东时,特地邀来弟弟到场帮衬,因为这一桌的客人身份更不同些,其中就有李处长夫妇。

但是,晚上就只有李处长亲自驾到了,李夫人本来也要来的,突然有另外的一个必得到场的应酬便分身去到那边去了,倒是早早有打来电话说明原因,张涵心下虽然有点不甚满意,但也不好勉强。

一桌子的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相谈甚欢,姐弟俩极尽殷勤周到,客人们很是受用。

张野这一晚又多认识了些人,张涵介绍张野时也很有面儿——泓源公司总经理,张野私下底也有几分得意在心。

李处长对张野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席间跟张野多聊了几句,说了些处世之道和为人之道的话题,又聊了些人生的经验之谈,张野虔诚得一直一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受益匪浅的样子。

张涵看着心里暗暗高兴,眼看着弟弟,觉得他自从升了总经理之后矛塞顿开似的世故了许多,不苟言笑时也有几分心机深厚的样子张显人前。

之前张涵以她做姐姐的眼光看张野,总觉得他有点孩子气,总担心他人前说话办事不够圆滑机智,现在他跟李处长聊得投机,也知道什么时候该点头什么时候该哈腰,跟在坐的各位也知随机应便地应付一二,让她不由得另眼看待起来。

张涵小时候,母亲是大医院里的护士,工作狂,业务能手,加班加点常有的事儿,年年都有先进工作者的奖状拿回来,对家里的事儿难免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

家里一直是父亲负责买菜做饭,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帮着做家事,洗碗刷锅洗衣扫地样样都肯干,后来她大了些,父亲连买米买菜也交到她手里了,她持家的本事从小就练就了。

张野小时候有什么事儿回家来都是找姐姐说的,父亲一向严厉,他怕父亲,在外面闯了祸总是要找姐姐帮他瞒天过海,瞒不过去挨打时,能出手救他的也只有姐姐。

父亲看姐姐格外重些,她说句求情的话基本上都会起点作用。后来大了,张涵也看得明白,父亲气头上打弟弟,也疼在心里,乘着她求情就手下留情了。说起来弟弟真正挨打也没几回,张野却感念姐姐无数次救他于棍棒底下。

张涵知道,外人看他们家一直以为她受宠些,那是表面现象,像很多家庭一样,男孩子是被疼在心里的。父母对她言听计从是因为她从小能有当家理事儿的天份,后来越发的连家庭财务都由她掌管作主。

真实的情况是父母疼爱张野还够,还要她也加一份关照给他。父亲时常的会说这只鸡腿留给你弟吃,他小你大你让着他点儿,你明儿再炖点排骨汤,男孩子要营养好长个!母亲会说看着点你弟,别人他给人欺侮了,天凉了记得叫他添衣服——都是叫她照顾他!

张野从小就只知玩皮,大一点就有好奇,别人家是父母当家,他们家是姐姐当家,还好姐姐疼他,不会亏待他,他也没什么意见,当然,他有意见也没用,姐姐大权在握,他也不能怎么样!

张涵代替母亲一多半照顾张野长大,她长姐似母,吃穿用上面也都操心到他。她弟弟,认识不认识的人夸口最多的是他出众的长相——瞧人家这孩子长得!看这孩子多心疼人!这小男孩多漂亮!

他长大了,她才看出他的俊朗,由衷的也疼爱有加!心里也知道他早被惯出一身的坏毛病。

张野依赖张涵一直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只是在终身大事上,他有他自己的主张,但是,从中学到大学到现在,他的每一段恋情都是以失败告终的,还是要有人给他指点迷津。张涵心有谋划,只是要等待时机。

今晚张涵才觉得弟弟原来也已成熟,只是她从前没注意到。眼看着就三十了,而立之年,总得有点安身立命的样子才对嘛!

晚九点多钟时,李处长接到电话,说局里有个紧急的会议要他过去,李处长的脸立刻神情严俊,示意坐在他下首位置的他的司机,司机立刻搁下筷子起了身。

司机问李处长:您夫人那头说等您接她一起回家的,您看?

李处长起身穿外衣,淡淡地回道:哦,我来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自己打车回去好了。

高远一旁听了,忙接过话头说:哎哟,李处长,您去开您的会去,蓉姐这头您放心,张涵一会儿会把她安安全全的送回家的,您放心!

李处长当然放心,挥了挥手说先走一步。其他的客人虽然有还没尽兴的,但却有眼力劲儿,纷纷都跟着李处长一起跟东道主告辞散了去。

一行人跟在李处长的身后步出包厢来到大厅又走到酒店处,争先恐后地握着手告别,护着他上了车,又目送他的车远去,然后才又忙着跟东道主话别,不免又寒喧一番。

新聘来的酒店门童,一脸的雅嫩,只当他们个个都是政府要员,顿时生出一阵敬偎之情,久久都不能平静。

张涵高远是一辆车过来的,高远负责陪酒,张涵负责开车,张野因带车过来,晚上自然不能喝酒,高远酒量虽然可以,但一个人陪了一桌的客人,到了这会儿也有点撑不住了。

张野便对姐姐说:我送姐夫回家,你去接蓉姐?

张涵说:等等,我来打蓉姐手机。说罢忙着打电话知会那头的李夫人,问清了地址,才说要过去,这会儿,高远扶着车门连连作呕一副要吐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