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四 十八 章 美 人 成 画 儿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554 2015-11-24 14:06:45

  老板高远的画家同学走了好几日了,范美美每天早晨上班依然冲杯咖啡放在老板的老板台上。他一贯是喝茶的,现在她改咖啡给他喝,他也没什么意见,好像她冲什么他就喝什么似的。

那盒茶叶就放在一边再没动过了。他不会白喝她的咖啡,这点美美心里有底。

美美觉得老板这几天不大跟自己说话,淡淡的,像是有心事,又像是有意据她于千里之外,但是,她更觉得他是心里有事儿。

人家是老板,只有你看他脸色做事。美美心里然而不然的,没事的时候不往办公室走动,别讨人嫌就好。

老板是张涵的老公,回家若跟张涵说点什么,她还不得打飞的过来要自己的好看!不过老板看着还真不是那样的男人嗳,美美尽管胡思乱想,心里并不慌张,她看好高远的人品。

但是,范美美一想到张涵心里就会觉得有点堵,那晚跟她一桌吃饭,瞧她那不咸不淡的样子,分明是摆脸色给自己看的!要不是身边有马老板那么位护花大使者,她还不得把人吃了?!

晚上睡在床上,范美美一直在脑了里跟张涵撕杀着:马老板请客,我是他的客人!你想怎的?你拿眼睛瞪我你凭什么你!我吃你家的饭了嘛,要你那么不待见我?你看你笑得那勉勉强强的样儿!老妖婆!你个70后的老妖婆!

也就是那晚吃饭,范美美才在酒席间的对话中听明白,原来现在张野是在跟马雯雯处对象呢!好家伙,张野原来搭上了腰缠万贯的马大小姐,不怪走了米莎莎他活得好好的,走了她范美美他也活得好好的,人家就能丈着几分男色让那马雯雯中了美男计了。我去!

那晚马有成有她范美美这么个美女坐身边,心里高兴,多喝了两杯酒,话越说越多,不知谁提到他女儿身上,然后又自然而然说到他未来女婿身上,他更笑得合不上嘴,不知怎么的不住地跟张涵高远夸起张野来。

当时张涵一定是有心戒备她范美美的,几次三番试图打岔马有成不让他多说什么,但是人家马有成有钱就任性,想说就说,凭你也拦得住!

范美美当时好生的奇怪,碍着张张涵不敢打听,后来听马有成拍着胸脯说要择日给张野和马雯雯办个订婚仪式,她才明白张野原来就是他未来的女婿——原来张野现在又名“花”有主了,原来人家掉钱窝里去了。

美美一时明白过来也就咽下了那口气,就算她坐在马老板身边,张涵也一样敢对她皮笑肉不笑!他们张家现在跟马家是姻亲了,凭你是谁,她张涵也一样敢不放在眼里!我的天,亲帮亲,有钱人靠着有钱人呐!

米莎莎,你要是知道了还不得肠子都悔青了,好好一男人,你一堵气就不要了,好一块肥肉落进人家马大小姐嘴里了,那丫头长得也不怎么样,不过就是有钱罢了!

范美美替米莎莎不值,其实也替她自己不值,那样一颜值爆表的男人有意跟她结为秦晋之好,邀她跟他去领证,她居然被他姐吓着了,傻不傻的打了退堂鼓落荒而去了,看看人家一个华丽的转身就纡回到了马俯,现在人家就是东床快婿了人家!不费什么事儿,半壁江山在握了!

张涵这下称心如意了!瞧不上米莎莎,又不待见我范美美,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莎莎和我都跟你们张家门户不对!你整天在我和莎莎跟前摆了一副高高在上的脸,不就是为的把我们从张野身边吓跑?说来说去不过是嫌贫爱富罢了你!美美气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直想骂人。

美美是见过马雯雯的,心想她跟米莎莎不能比,跟她也更不能比了——张野肯跟她走到一起,还不是看上她们家的钱了!有他那么个势利的姐,他的命运还不得跟钱牵在一起?

范美美看得明白,张涵显然不乐意她溶入他们那个生活圈子里的,明白着瞧不起人的样子!这下她是丢了张野,这份好工作也快到头了,鸡飞蛋打了她。想想还不如当时就死皮赖脸跟张野领证嫁到他家,看他姐能怎样!她现在才真肠子悔青了!

早上过九点了老板还没来,范美美不禁纳罕,老板自己很少迟到。下面的主管有事找老板定夺,没见着老板便跟她一起闲聊好一会儿才走开。

大约又过了半个钟头,高远的身影才终于出现在甬道上,手里除了拎着公事包,还提了个凡布袋子,走近了点点头就直截进办公室里去了。

美美跟进办公室,冲了杯咖啡放在高远面前,高远道了谢,就忙着打开他那只凡布袋往外拿东西,美美伸头瞄一眼,看见那里面都是些粗细不同大大小小的毛刷子,她认得那些是画笔,大约有二三十只,另外还有好几盒油彩颜料。

高总,您这是要画画吗?美美问。

高远没有回答,却抬头笑一笑。

桌上的电话响了,美美抓起话筒,听得是推销电话便和颜悦色地说抱歉我们公司没有这方面的意向,然后就挂了。

高远这时对美美说:我一会儿去小会议室画两笔去,没什么要紧的事儿别让人来打搅我。

美美点头应了,准备离开时,高远喊住了她:等等你。

美美站下了,美目定睛,等着老板吩咐。

高远看着美美,覰眼审视了好几秒,看得她心里打鼓,心想:这眼神这么严肃是不是要炒我鱿鱼?要不然就是这几天我睡眠不好,脸色难看,让他瞧着不顺眼?

高远并不知美美心里在翻江倒海,指着旁边的沙发对她说:坐那去。

美美心惊胆颤地走去沙发那里小心翼翼地坐下了,就等着他下最后通牒。

高远却对她说:身子侧过去一点——再侧一点——头转过来一点,肩膀低一点——好!就这样别动啊!

范美美心里偷偷地笑了,高远这是要拿她当模特,要画她呢。

高远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白纸,又挑了一根碳素笔,随手就画开了。

范美美美美地坐着,她本来就是一颗不安分的心,才稍坐一会儿,灵魂就出了窍了——

老板画她,当然是因为她好看呗!不过这一画起来,恐怕一时半会儿也完不了,她在老板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半天,外面办公区里大大小小的职员一定都会觉得好奇,他们之中当然有张涵的耳目,小报告打过去,张涵真好可以抓个由头来打发她,真愁找不着岔呢!这下可抓了个现行,就算她没做什么,想邀功请赏的人也一定会故意往那方面说去!

不过她不怕的,要是张涵真的痛下杀手,她一定也有能见招折招,到时候她就一口咬定高远有非礼她,这种事儿一说出来,有没有都是说不清的事儿,就算讹不到他,也能气张涵一个半死,有那样一个不明不白的老公,看她还有多少面子在人前猖狂!

万一,后来张涵和高远弄假成真把婚离了,她就去嫁高远,这一暖男型的大叔,也有男神的一面哦,能嫁也不错,反正也是高富帅,他也没太亏,她那么美,那么年轻,他用不了几天就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范秘书!范秘书!

高远一连喊了几声,范美美才有惊醒,脑子里过电影一样的画面嘎然而止。她心想这么快就画完了?他那么容易就把她给画完了?这才十来分钟的哟!

美美小心地看了老板一眼,心里直笑自己刚才的胡思乱想,站起身走到高远跟前,说:我能看看吗?高总?

高远把那张画递她说:送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