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四十三 章 长 夜 漫 漫 行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722 2015-11-19 12:47:30

  张野看着姐姐放不下这头又放不下那头左右为难的样子,才不大情愿地说:要不,姐,你和姐夫回家吧,那头我去接蓉姐?

张涵想了一想,说:那好吧,回头见了蓉姐,你可要给我说清楚了,你姐夫喝多——你开你姐夫的车去,我开你车,咱俩换车。

张野一听,当然乐意。姐夫的奥迪,当然好过他的马自达。他姐买给他的马自达,当时他很高兴,现在总经理的身份,开这车就有点不够面儿了,以他总经理的年薪,换辆好点的车理所当然。

他现在想着换车,淘汰这辆日系车,让小日本玩完儿去吧。

男人没有不喜欢好车的!香车美女,男人的终级梦想。

张野勉为其难替他姐张涵去接送这位蓉姐,一路上车开得飞快。

自从前年跟马雯雯的事情告吹之后,张野就一直怕再见着蓉姐,人家好心好意牵的线,事情没成,自是有负人家好意,拂了人家的面子,虽是没办法的事儿,但对蓉姐,他还是有几分愧疚之意的。

张野知道,以蓉姐的身份来给他牵线做媒是何等有面子的事儿,也知道那女孩子是富甲一方的马有成的千金。如果事儿能成了,他可不就是马俯的东床快婿,身价不可同日而语,想着也是件挺美的事儿!

谁不愿坐享其成拥有半壁江山!谁不想不劳而获轻其一生!谁不想奢华富贵中度年华!有命无运不行,有运无命也不行!当时他脑子一热,决定去试试。

马雯雯,家底丰盈的千金之躯,迁就着来跟他相见,他也心怀感念。他也没成想要人家女孩白富美三全其美,单就这一富,也是可以敌得上千军万马,多少人趋之若鹜。

见了面一相看,人家不但富,还白,就是勉强不能算美,不过,也还能看。他想人家虽不是白富美,但肯是白富贵!彻头彻尾的富二代,配他怎么都是绰绰有余。

长相上原是可以迁就点的,结果在气势上,他受不了。

人家耷着眼皮,带搭不理的样子,就等着他来巴结,他也涎着脸客客气气地跟她攀谈几句,可是他问三句话,人家才答个一句半句的,惜字如金似的,倒像是多说了一个字,他就能凭白地得了一字暴富了去似的!

好嘛,爷心里本来一直对女孩儿是有要求的,一定是要眉清目秀身材苗条长发飘飘气质清新,你这还差一截呢!在相貌上,爷的前任里随便拎一位出来都比你强多了去!有钱了不起!爷还就不侍候了!

一想到马雯雯,张野心里就恨恨的,从小到大,大妈大婶大姑娘小媳妇女老师女领导女同事丫头片子小女孩,谁见了他不是打心眼儿里的欢喜和倾慕?!天生一副人见人爱的好相貌,被追捧惯了,倒要来受她的闲气!一气之下告辞了,抬腿走人让她自己一个人高贵去吧!

本来以为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了,但是他那个一心要攀龙附凤的姐姐软磨硬泡的,又拉了蓉姐来游说他,逼着他又去见了第二面。

那第二次见面吧,人家千金大小姐倒是肯说话了,只是还端着王公贵族的公主架子,赏脸给他似的傲慢着。行,爷就好好看着你傲慢!他自有损招来对付她。

介绍人借故走开后,他跟马雯雯糊弄了三言两语后就开始不停地打手机,打完了这个又打那个,跟手机里的人没完没了地神侃,千金大小姐几次三番想打断他说点什么,他都装作没看见,结结实实地把她冷落在一边,结果她忍无可忍,呼地站起来,一抖手里的遮阳伞,红涨着脸拔腿走了。

他回头打电话给他姐,说人家还是不待见他,撇下他走了,他也无可奈何。他姐后来再不好逼他去巴结那位白富贵了。

他得意洋洋地报复了马雯雯,出了口气心里宽慰了许多。为此得瑟了好几天,爷以后说不定也能混成高富帅呢,再娶一白富美给你看!你有钱,爷有颜,偏不巴结你!

他在人生的最低谷时,他姐在她的生日派上介绍范美美给他认识,旁边还有另外一位神情恬淡的女孩,米莎莎。

他不是对有颜值的女孩没有抵抗力,他身边的女孩大多都很漂亮,大部分是范美美那样的经典款式,永远都柳眉杏眼樱桃口,笑靥如花小可爱,看着傻傻分不清,猛一看以为是他的哪一位前任意外地碰上了。

也算阅人无数,他的口味不免会刁钻一点。远远的,他看见米莎莎一袭黑色裸肩的公主裙,全神贯注站在客厅的一幅油画前好久没动一下。

他心动了一下,当下肯安安静静的女孩子可很少见了。

那个花枝招展的范美美美美就总是四处游走着,展示够了后来才回到米莎莎身边,跟她说话,她才有吃了一惊。

他和姐夫过去跟她们说话,范美美喜不自禁,笑得花枝乱颤,而米莎莎却神情凝重在那幅画的意境里还没有回过神来。

她看的是印象派莫奈的一幅风景画,他姐夫早年临慕的习作。

站在画前看风景的女孩,不知道她自己也是一道风景,有人也在看她。他喜欢她的沉静,像是修行千年的样子,又像是涉世未深的样子,两可之间,要人费心去猜。

他喜欢她,千方百计地联络她,讨她的欢心然后追求她,慢慢地她也喜欢上了他,但是,后来他们之间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她说她和他两家有点门不当户不对,以后结婚一定要跟他母亲分开住,免得将来有家长里短的是非,他不能答应她的这个要求。他不能让他的寡母一个人住或寄宿到姐姐家去,他做儿子的不能娶了媳妇不要妈,亲戚朋友面前他没法交代。

妈和姐是一开始就存在在他生命里的,她们对他的爱没有人可以取代,何况他也爱她们。就是这些爱情以外的纷纷绕绕隔开了他们,他心痛到心碎,但是,她还是绝决地离开了他。

她对他说:我们都坚持自己看重的事情,不能为对方妥协,也许正好说明了,我们并不是像我们以为的那样相爱!

她说她越来越有点怀疑她爱的只是爱情本身,她说:我不会飞蛾扑火,在你的家人的轻视里焚毁自己的一生,还有我对你的爱和你对我的爱。

其实他是可以保护她的,但是,她就是不信他,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自己也心痛心碎。

她就是听不进他的任何承诺和保证,就是要在她的性格里任性地倔强到底,他也爱莫能助。

她固执地认为家长里短的是是非非是可以一点一点把他们的爱情慢慢谋杀掉的。

她说:与其在若干年后被你讨厌,还不如现在就离开你。

经过很长时间冷静的考虑,他也相信她的话,他们勉强在一起,未来不会有幸福,长痛不如短痛!他爱她的人,但,一直就有在迁就她的性格。

他一直是被别人迁就惯的,跟她在一起后,他却总是要迁就她,虽说是一种爱的迁就,但是,也有一种无形的压力,时间长了,一定有一天他会管不住他自己的耐心。除去伪装,到时候对她的伤害一定会很致命。

他想他姐是对的,范美美的性格比较适合他们家的情况,他返回头找范美美,但是,临到决定终身大事的当口,范美美却打了退堂鼓了。

范美美忌讳他和米莎莎的感情,说他其实心里并没有放下对米莎莎的爱,她不想一直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他又一次被打击到,个人问题一时没有着落,心里还真有点空落落的。

这一晚,他开着他姐夫高远的车去繁华的城市府底的银座去接李处长的夫人蓉姐,然后送她回家。

四月里微风习习的深夜,霓虹灯映照下的城市到处良辰美景,到处歌舞升平,到处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他却孑孑独行,他爱的人和爱他的人都远远地避开他,兀自留他一人在寂寞中沉沦。

他一路上把车开得飞快,剑一样的刺向夜幕低垂的城市最深处的府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