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第 四十九 章 粉 色 心 机 婊

不 待 风 吹 花 自 落 清风两袖yhy 2273 2015-11-25 13:46:47

  范美美从高远手里接过他为她画的画儿,定睛一看,虽然只是张素描,但功底深厚可见一般,而且还很快就画好了。

范美美看着画上的自己,觉得是有ba九分相像的,有点美化了,但也太简单了点。可惜没有色彩的炫美,他要是能着上颜色不知会怎样呢!

高总您画得真好,我哪有这么好看!范美美心里不甚满意,嘴头上却不似心头。

高远挥挥人,意思她可以退下了。

美美却站在原地没挪脚,她说:高总,人在跟前您能画出来,要是人没在跟前,但您有过一两面之缘的,凭着记忆您也能画出来吗?

高远看着她,眉毛耸动了一下,问:你这是怎么个意思?

美美娇滴滴地一笑,说:我想让你画一画米莎莎。

高远哦了一声,问:为什么要画她?

美美歪着头,说:没有为什么,就是吧,明天双休日,我跟她约好一起逛街,我想把这画带给她看看,要是您能帮她也画一张,我送她,她一定会很高兴——你一定要画得美一点哦,当然最好别美过我的这张,嘻嘻嘻。

高远笑起来:你还真是孩子气!说完想了想又好奇地问:你跟她还是好朋友?

美美笑着点点头。他是张涵的老公,当然知道她和莎莎为了张野有些扯不清的事儿在里面的,不过这倒更能引起他的好奇心也说不定。

高远说她孩子气,美美很高兴,把歪到这边的头又歪到那边去,张大无故的大眼睛,说:当然啦,我和米莎莎一直是好朋友耶!

高远笑着摇了摇头,好像很不可思议的样子,美美偷偷地笑着,正想说点什么,早晨来找老板签字的那个高管这时又来敲门了,美美替他开了门,自己便退下了。

美美坐在椅子里欣赏着自己的画像,又翻出手机里的自拍照比较一番,素描质朴的雅致是美拍所不能比拟的,当然,美拍的华美素描也遥不可及,她是这么认为的,把两种意境完全不同的艺术形态归在一起胡乱地评判着。

欣赏够了,美美想着要联系米莎莎,她不能跟米莎莎失去联系,尤其现在她有些事儿想透露。美美认定莎莎不会比自己好过,有难同当才是闺蜜嘛。

美美发微信多半用语音,上班时间,她就会用搜狗打字过去,她发给米莎莎:好久不见,明天一起逛街好吗?

米莎莎那边一时没有回音,大约没看到,或者不方便回,或者不想回。

美美并不着急,也不生气,她打定注意要约见米莎莎,好久没见了,她想米莎莎了。当然,米莎莎可以不想见她,但她一定要约见米莎莎——老娘注意打定了,你逃不掉!

范美美心里正得意,老板高远和那位高管从办公室里说着话出来了。高远对她摆摆手说:那什么,在我桌上,你拿去吧。

美美略微怔了一怔,立刻会过意来,忙点头起身去到办公室里,急步走到老板宽大的老板台前,就见米莎莎的脸跃然在一张白纸之上,这也太敷衍了事吧?老板跟人说着话的功夫,寥寥几笔就把远在千里之外的人画得了。

美美心里很几分不屑,拿着画就又出来了,回来她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隔在桌上的手有来电的显示灯亮着,她划开手机,原来是米莎莎有微信回过——明天刚好没空哦,抱歉。

抱歉你个头啊!范美美在心里骂一句,又发了一条给莎莎:上午下午随便选个时间见一见吧,我有东西要送给你。

美美手机刚放下,微信的提示音就响了,她不屑地撇撇嘴:哼,一听有东西送马上就给回音了,还当你没有一颗贪财的心呢!切!

但是,莎莎那头回过来的是:凭白无故的,我才不会要你东西,拿人手短!!!

哇,还三个感叹号啊,这丫儿的还真是不知好歹呢!我呸!美美气呼呼地想着,手指却打过去这样情真意切的几个字:送你一副画!画里的美女可是你哟!要不要?

莎莎回来一条:我才不信——自己哄自己玩去吧!

美美不慌不忙用手机把那张线条简约的素描画拍了照传给莎莎,然后就等着她的回音。

那边当然很快就回过一条:这,谁画的?

美美得意,打出几个字来:见面送你再说。另外还加了个偷笑的表情一起发过去。

米莎莎又回来一条:好吧,明天下午二点,三棵树见。

又三棵树!美美不乐意三棵树,提了个建议:去左岸?离步行街近,还可以去逛逛?

莎莎回过来:好吧。

美美得意地笑,任你什么样的女孩,能抵挡得住逛街的诱惑?!

天就快交六月了,太阳炽热起来,夏天就快到了,街上人们的衣衫五彩宾纷的鲜亮,到处树木葱绿,景色怡人,人宜景色,看起来都是美不胜美的人生。

星期六,美美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起来就敷面做脸护手护脚忙活了两三个小时,午饭随便吃了两口,爸妈的念念碎她只作充耳不闻状,又回房间打扮了好久才出来,然后美美地出门了。

下午太阳当头照着,范美美打了把精美的遮阳伞,大墨镜遮脸,长丝巾围住脖子,手涂防晒霜,脚涂防晒霜,身上还披着防晒衫,她怕太阳把她晒黑了。

她是白过米莎莎的,这是她最得意的地方。

美美进了左岸找个靠窗位置坐下,她要看着米莎莎是怎样走过那块铺在店门口的红地毯。她自己穿着黄灿灿的透视小上衣,里面蓝色的内衣隐约可见,蓝色的短裙,脚上黄色鱼嘴鞋,防晒衫是白色的,脱下来搁在椅背上搭着,白色的包包,跟防晒衫相呼应,没有哪里会有差错耶。

米莎莎嘲笑过她总是喜欢穿粉色,今天她身上可一点粉色都不粘边哦!不穿粉色,老娘也一样漂亮过你!美美一个人得意洋洋地等着米莎莎。

有人站在了窗外,窗玻璃有了底衬立刻成了一面镜子映出了美美的脸,流光水滑的短发,让她透着十足的御姐范儿。她对着“镜子”瞧了自己一眼,然后对走上前来的服务生说:拿铁。

服务生欠了欠身退下了。

就在美美回头的当口,米莎莎从街角的地方走来,走上了门口的红地毯,她竟然一身粉色的紧身裹裙,裙边短在膝盖上面,脚上也是鱼嘴鞋,黑色,手里的包是也黑色,长发及腰,也戴着墨镜,明明是一副男款的墨镜,她戴着却非常的有范儿。

范美美看直了眼,心想,这大太阳的天,米莎莎竟然不打伞,怕是这一身的衣服不知配什么伞才能搭得上吧她?黑鞋黑包黑头发,总不能打把黑伞,所性就不打伞啰——切,她这人穿戴上处处都有心机——心机婊!我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